authorImg 周黎明

周黎明,文化评论人,以影评著称,以中西文化解读见长,著有中英文著作20余种。

拉拉蓝不是拉拉,月光男孩确实是同志

导读

因此,可以大胆地下结论,奥斯卡越来越偏小众,越来越像欧洲一些电影奖,越来越像影评人的选择。这也是奥斯卡颁奖典礼收视率越来越低的一大原因。

说实话《拉拉蓝》用作《月光男孩》的中文片名更合适。该片源自一部没有上演过的话剧,剧名叫做《月光下,黑人男孩看上去是蓝色的》。“拉拉蓝”其实是洛杉矶的别称,因为Los Angeles简称LA。这相当于把乌鲁木齐叫做“乌市”,但被懂半吊子中文的老外误解成盛产乌木什么的。

《爱乐之城》里居然没有同志角色,而且那位黑人爵士乐手居然被塑造成为了钱愿意将爵士乐庸俗化的人。要知道,爵士乐是黑人发明的。当然,当一种音乐或其他艺术门类被广泛接受并喜爱时,受众一定会超越原先的粉丝群。但在美国,《爱乐之城》席卷各大电影奖后,出现的异见便是从这个政治正确的角度入手的。在一个所有人都打政治牌的年代,竞争对手自然也可以那么玩。

《爱乐之城》海报《爱乐之城》海报

我这么说,不是在暗示《月光男孩》用小动作挤掉了《爱乐之城》稳操胜券的最大奖项,但一部一路遥遥领先的影片,最后输给另外一部,通常是因为前面那部被抬高到一定程度,大家觉得过誉了,然后在投票的一刹那,把票投给了先前忽视的另一部。这样的事情在《聚焦》对《荒野猎人》,《鸟人》对《少年时代》,《国王的演讲》对《社交网络》,《撞车》对《断背山》都发生过。按照圈内人士的说法,领先那部风头过早过猛,用短跑的劲头去跑长跑,最终被人超越了。

无论是《月光男孩》还是《爱乐之城》拿大奖,奥斯卡摈弃宏达叙事,偏向独立影片的势头则是毋庸置疑的。在十多年前,奥斯卡最佳影片是商业和艺术平衡术玩得最好的电影奖,通常提名影片中会包括欧式文艺片、美式文艺片、商业小片、商业大片,最终把大奖颁给两者兼顾那部。代表美式文艺片的,通常是比奥斯卡提前一天开奖的独立精神奖得主,比如《杯酒人生》《断背山》《阳光小美女》这样的影片。但近年它跟奥斯卡最佳影片越来越贴近,《艺术家》《为奴12载》《鸟人》《聚焦》,还有今年的《月光男孩》。因此,可以大胆地下结论,奥斯卡越来越偏小众,越来越像欧洲一些电影奖,越来越像影评人的选择。

《月光男孩》海报《月光男孩》海报

这也是奥斯卡颁奖典礼收视率越来越低的一大原因。我们如果把我们对奥斯卡的理解停留在《泰坦尼克号》得大奖的那个年代,恐怕会跟不上形势。

不过,奥斯卡向文艺靠拢,并不表示好莱坞整体向文艺靠拢。好莱坞是一门生意,一如既往地把赚钱视为终极目标,这从暑期档几乎只拍大片续集可以看出。但奥斯卡评委构成的年轻化、国际化,显然正在导致该奖的审美取向发生变化。

应该说年轻化胜于国际化。四年前大表姐干掉了法国老戏骨,这次石头姐再次干掉了另一名法国老戏骨,可见影帝和影后的评选早已不再遵循早年不成文的积累效应,即年轻演员通常获多次提名后才能得奖。而于佩尔被西方电影专家称为“全球最伟大的女演员”,到了好莱坞多数人连她的名字都不会念,恐怕有不少评委压根没看她那部作品。要知道,美国人不爱看外语片是出了名的。

说回最佳影片吧。《月光男孩》让我想起去年咱们国内的《路边野餐》,不是常规叙事,故事不是最强,但才华横溢,有好多闪光点。该片有政治正确的宣传点,但我并不觉得主角的同志身份是一大卖点。在美国黑人社区,他的内向恐怕是更大的特色,因为黑人男孩从小接受的熏陶是怎样变得彪悍,而这个从小受欺负的男生,即便是直男,必定是要被边缘化的。他最终长大为毒枭,中间的转折被跳过了,省略了,这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因为,传统叙事里,这种转折是最出彩的,也最难写。不喜欢该片的影迷,多半会觉得它偷懒。但三段式的故事,如同《山河故人》,肯定是非常规的,但那种浮光掠影,有生动的细节做支撑,使人能够脑补省略的部分。该片饱满的色彩、流淌的镜头,为这个故事增添了一种迷彩的效果。在几组人物关系里,主角跟母亲、跟“师傅”的关系,远比跟暗恋者重要。如果仅仅把它看成爱情片,那就把自己局限住了。

《月光男孩》一个重要的幕后功臣,是布拉德·彼特。显然,老帅哥的审美能力远高于他的前妻,他投资、制作和力捧的几部影片,如《为奴12载》等,均征服了好莱坞同行。在好莱坞,越来越多的超级巨星利用自己的资源和实力,来促成一些缺乏商业性但有意义的小众项目。除了这部,本届获最佳故事片提名的还是《海边的曼彻斯特》,是马呆萌的项目,原本他要自己主演,结果转让给朋友的弟弟。看到卡西走上领奖台,呆萌应该是又高兴又后悔吧。《藩篱》如果没有丹泽尔·华盛顿,恐怕也不可能搬上银幕,至少不会拍得那么像话剧。说《驴得水》有话剧味的朋友,一定要看一看这部,才会明白,话剧味应该如何定义。

关于乌龙,我一直认为,不会是一群高层人士精心策划的结果,而是某个级别极低的工作人员不小心而造成的。你以为川普会当即骂回来,偏偏他没有回音。哪天他要发射核导弹,多半也会闹出各种乌龙,是多少国际关系专家都无法预料的。根据奥斯卡规则,只有两名统计选票的会计师提前知道赢家结果,他们把信封交给颁奖人。如果颁奖人有意或无意念错了,他们必须立马纠正。当然故意念错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尽管好莱坞明星爱开玩笑,但他们都知道玩笑是有尺度的。1993年最佳女配角选出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结果,好莱坞盛传是颁奖人念错了,最后会计师出来证明,他们重新数票,发现没有出错。这回,好莱坞可能对这家会计行有了更多尊敬,因为,按照之前的预测,《爱乐之城》的胜算最大,如果他们不出来纠正,没人会怀疑中间出了错。

奥斯卡颁奖现场的乌龙奥斯卡颁奖现场的乌龙

你会问:奥斯卡为什么不公布具体票数呢?

我不知道。但近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收视率一直低迷,有人曾建议,让最佳影片的颁发变成电视选秀,入围影片一部一部公布具体票数,最后得票最高者上台领奖。这一定能提升这台节目的关注度,但可能会降低它的格调吧。

【责任编辑:赵琼】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