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张海律

seamouse,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曾任职于《南都周刊》、《香格里拉》、《明日风尚》等媒体,目前供职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穿越Across》。

《水形物语》,跨物种的爱情如何可能

导读

两个有问题的孤独角色相遇相知,这让《水形物语》这场“不会说话的爱情“,更算是前些年高口碑动画《玛丽和马克思》的成人版,而且是情色意义上的成人版。

《水形物语》拿到最佳电影金狮奖,对于电影节来说算是个稀罕事儿。因为讲求创新甚至鼓励实验,是电影节尤其是历史最悠久的威尼斯电影节存在之根本,美国类型片大规模露脸放映再是欢迎不过,但拿到大奖,可就让记者和影评人吃惊了。

故事置于冷战年代的美国,主角Elisa(莎莉·霍金斯 饰)是一位失去语言功能的寂寞姑娘,她每天往返于公寓和做清洁工作的实验室之间,唯一称得上朋友的,是邻居老头和黑人同事Zelda。当Zelda带Elisa瞥见实验室运来的一个神秘水怪后,Elisa的命运就此被改变了。姑且不论这是否是评委会主席安奈特.贝宁的个人口味,我们来看看这部《水形物语》有着哪些类型的传统,以及是否有着在类型之上的不一样成色。

《水形物语》剧照《水形物语》剧照

它首先是一部奇幻片。虽然2小时片长中的相当一部分场景都在与美国军方相关的实验室中,但始终算不上一部科幻片。1960年代的大型计算机以及秘密车间满布的管道和线路,始终都只是反映时代感的美术背景,而没有在功能上参与叙事,也就是说观众不会有任何需要烧脑思考才能跟进剧情的需要。次主角神秘水怪,只是作为一种超自然物种而存在,电影没必要给出它的来源、功能,虽然军方寄希望于从它身上弄出点有用的东西。

再次,因为有水怪,它当然能算一部怪兽片,只是这个满身鱼鳞、面目狰狞的家伙在结尾到来前,除了弄死一只无辜的小生物之外,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和推动怪兽类型电影前进的破坏性,它从没成为人类必须对抗的大敌。而故事背景置于冷战时期,也有希望抢夺水怪情报的苏联人存在,因此电影具有一定谍战片属性,也通过分量不大但逐渐紧张的明争暗斗,对整体剧情有着推动作用。

更主要的,它是一个真正的爱情片,或者说是超现实的爱情童话。说到这里,或已算得上是无奈剧透了,哑女Elisa和水怪相爱相依了。那么当我们将《水形物语》拿到电影史的纵坐标去比照,它应该就该与《美女与野兽》这一类奇幻童话为伍。

Elisa和鱼怪Elisa和鱼怪

而我们从小到大所看的童话中,美女和野兽不管是不是同一物种,为了让故事顺起来,彼此都是能够对话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水形物语》的不一样之处,就在于他设立了两个不会说话更不能彼此对话的主角,哑女Elisa和神秘鱼怪。在这个收藏海量怪物模型和玩具的墨西哥古怪导演看来,“人类语言只可能带来误解,而真正的爱情从来都是超越言语的不可思议力量。

这段“不会说话的爱情“,也就超脱于误解、敌意、对抗和不包容的1960年代,形成一个飘在空中的美丽而奇妙的泡沫。为让这一”跨物种爱情“显得弥足珍贵和感动,德尔·托罗塑造出人类的种种阴暗面,迈克尔.珊农饰演的实验室主管Richard是大反派,他对抗起异己分子来心狠手辣,而除了国家意识形态层面不得不选择为敌的苏联间谍外,其他被他威胁、伤害甚至杀害的,就包括黑人和同性恋——两类在那个年代的绝对弱势群体。

《水形物语》剧照《水形物语》剧照

放心,这可是有着恶趣味的德尔·托罗电影,绝对不会纯洁干净到只以一吻结尾的孩童童话。从一开场,我们就能看到女主角Elisa在浴缸中自慰,顺便带出“欢水“意象之后,到中段干脆在同样的浴室内,完成了不可描述之事。不可描述在这儿不是担忧剧透,而是因为这场戏可能就是全片最大亮点,不该以文字和言语事先去透露。

因此这则“美女与野兽“的童话,带有相当浓烈的黑色气质。2小时片长中,从公寓阁楼到黑白影院,再从工业实验室到大雨磅礴的夜晚,场景始终是暗色的,为了让这场”来自水底的爱情“显得感人,德尔·托罗又在黑色基调上,为其染上一些耀眼的明晃色彩。年产量惊人的亚历山大.德斯普拉,这次终于没有不断重复自己用烂了的旋律动机,而是重新彻底写了符合德尔.托罗黑暗童话气质的新配乐,让故事也有了些许《返老还童》的气质——另一出银幕上的奇幻童话。至于女主角Elisa脖子上从一开始就被特写展示的三道疤,不知是不是有意留着悬念意象,电影直至结尾,也没去交待让观众燃起期待的这个细节。

两个有问题的孤独角色相遇相知,这让《水形物语》这场“不会说话的爱情“,更算是前些年高口碑动画《玛丽和马克思》的成人版,而且是情色意义上的成人版。它是常规商业片与古怪气质的矛盾结合体,或许与《玛丽和马克思》一样,它也能集中一些孤独者的内心吧。

【责任编辑:陈编辑】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