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荣筱箐

专栏作家,旅居纽约,曾为《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等中外媒体撰稿。

《疯狂亚洲富豪》火了,凭什么

导读

看到自己的文化罕见的在美国的大屏幕上被奉为首尊,看到所有的观众一起唏嘘、欢呼、爆笑、鼓掌,你很容易就能理解--这的确就是一场运动。

我一直以为好电影就是好电影,它的魅力超越时空,不管你是坐着看,躺着看,什么时候看,在哪儿看,都会觉得它是一部好电影,但《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证明我错了。

它横空出世,风靡全美,坊间热议,一票难求,8月15日上映后只用了五天就收回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烂番茄评分保持在93。

但这是一部只有在美国的影院里看才能让你叫好的电影。

在中文世界里,除了《疯狂亚洲富豪》这个拗口的直译片名之外,还有《我的超豪男友》和《摘金奇緣》两个通行译名。这三个名字放在一块儿基本已经准确的剧透出了影片的内容。对,这就是你曾经看过或听过无数次的灰姑娘嫁入豪门、霸道总裁爱上我、挥金如土小时代的故事。只不过这个灰姑娘是个美国单亲家庭长大的华裔大学教授,这个霸道总裁是新加坡华人富豪家庭的产业继承人。她不仅漂亮还聪明,爱上他不是为钱;他不仅高富帅还痴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桩相当于宝玉爱上小红的恋情当然得遇到一些阻力,主要是来自豪门挑媳妇对门当户对的严格讲究,好在负责执法的豪门大家长虽然不苟言笑冷若冰霜,心里还是爱儿子的,所以最后云开雾散功德圆满。

不过老套的故事倒不是问题,当今银屏上很多直指人心的好片子也不难找到莎翁笔下人与命运抗争纠结的永恒主题。关键人家把这个老套故事讲得豪气冲天,片子里几乎每个人不是百万富翁就是千万富翁,随便买对耳环就能花上几百万新币;随便一个派对就设在公海里的游船上,必须驾着直升机从天而降才能入场一般的豪宅从门口看不见房子,只有紧闭的铁门和密匝的花木,咱家的豪宅从门口也看不见房子,也有紧闭的铁门和密匝的花木,却多了俩儿印度家丁持枪站岗

当然也有人在这样的巨富面前感到自卑,但这个自卑的人家里住的房子,怎么说呢,跟金碧辉煌的川普豪宅有一拼。就连在金钱面前不卑不亢的灰姑娘,她的单亲妈也已经靠自己的努力做成了纽约皇后区首屈一指的地产经纪。作为一个皇后区居民,我可以给你一个很负责任的估算——她的身家在本市应该位列前百分之一到二。

这么一个金光闪闪亮瞎人眼的成人童话无论怎样都还是能吸引到一些想要跟着镜头开开眼,做一场春秋白日黄粱梦的观众。但单靠这个要成为今年夏天的院线焦点也是做梦,《疯》片在美国引起的疯狂追捧另有原因,正像导演朱浩伟(Jon M Chu)所说:“这不是一部电影,是一场运动。

像很多运动一样,这场运动也是被一句话点燃的。这就是这部电影事先大张旗鼓张扬的卖点: “《喜福会》以来好莱坞首次推出的全亚裔阵容影片。”

美国不是没有亚裔参演的影片,但根据南加州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所有好莱坞影片中有台词的亚裔角色只有5%。这些亚裔角色大多是主流文化大背景下的点缀,他们或是邪恶懦弱,或是滑稽可笑,或是可有可无,有血有肉有爱恨情仇的亚裔主角几乎没有,这一点把成龙周润发在好莱坞和香港电影里出演的角色拿来比较一下就知道了。《喜福会》上映是25年前的事,这就意味着整整一代在美国长大的亚裔在成长过程中没有看过一部正儿八经讲述自己故事的电影

1993年的《喜福会》,由周采芹、温明娜、俞飞鸿、邬君梅、卢燕等多名华人女星主演1993年的《喜福会》,由周采芹、温明娜、俞飞鸿、邬君梅、卢燕等多名华人女星主演

如果中国的影院里整天放的都是美国大片,观众恐怕早就闹翻了天。但在美国,你没得闹。亚裔文化在这里本身就是亚文化,亚文化基本没有发言权,生活在亚文化里的人大部分时候只有夹起尾巴去模仿主流文化的份儿,美其名曰“融入主流”。“融入主流”是个正面词,是大多数人追求的目标,是社会对你的期许,事实上融不融入也由不得你,一个在大屏幕主流文化中找不到自己文化代表的人,除了去追别人的星也没有其他选择。在这个亦步亦趋削足适履的过程中,你心里的痛苦挣扎和扭曲都只能默默的自己揣着,直到有一天,突然得了《疯狂亚洲富豪》这样从天而降的机会,让你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在片中出演配角的华裔演员欧阳万成(Jimmy O yang)最近在晚间脱口秀《每日秀》里分享了自己13岁从香港来到美国后面对的这种夹缝中的纠结:

“最难的还不是要在学校里交到朋友,而是面对父母对一个亚裔孩子的期待。他们要你听话、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而美国文化讲究独立和追梦。可从小我爸就跟我说,追梦的结果就是到街上要饭。我怎么选择,我如何应对?”

Jimmy O yang,欧阳万成,美国华裔演员,参演过《破产姐妹》《神盾局特工》《硅谷》等美剧。Jimmy O yang,欧阳万成,美国华裔演员,参演过《破产姐妹》《神盾局特工》《硅谷》等美剧。

在那期节目里,欧阳万成还聊到这次跟全亚裔剧组一起拍片的超爽感受:“我们整天混在一起,拍完了戏去吃夜宵,我不需要跟他们解释说:我们现在去一家中餐馆,是地道的中餐,但口味也不是太奇怪,你们应该能接受。我们的文化背景是一致的,我们喜欢吃同样的东西,我们每天晚上都去唱卡拉OK,那种感觉太棒了。”

这些对于生活在亚裔主流文化国家中的人来说再自然不过的事,对生活在美国的亚裔来说都是奢侈。

对于欧阳万成和他这一代人来说,《疯狂亚洲富豪》就是一场等了太久的狂欢

这种狂欢的氛围当然也延伸到了影院中:当你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其他亚裔一起坐在影院中,听着背景音乐里那些中国流行歌曲,看着屏幕上的人包饺子、打麻将……然后看到片子里的亚洲富豪这样教育不爱吃饭的小朋友:“美国有很多人挨饿,你看那个姐姐(灰姑娘)那么瘦,你想变成那样吗?”看到杨紫琼演的大家长对未来的儿媳妇说:“你们美国讲究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我们的文化不是那样,我们把家庭放在第一位。”

看到自己的文化罕见的在美国的大屏幕上被奉为首尊,看到所有的观众一起唏嘘、欢呼、爆笑、鼓掌,你很容易就能理解——这的确就是一场运动。

这些年来,美国影院里不是没有这样的影片上映过,从《英雄》到《老炮儿》常常也能满座,但外国片的吸引力大多局限于侨民之中,《疯狂亚洲富豪》的出生证上盖着“华纳兄弟”和好莱坞的金戳子,因此也顺理成章的带来了主流的关注和追捧。

这才是这场运动的最动人之处。它不是亚裔关起门来自己乐,而是给了你一个在其他族裔的观众面前得瑟,和他们一起向自己的文化致敬的机会。这相当于在国内看升旗和在奥运赛场上看升旗之间的区别,懂了这种自豪,也就不难明白这部电影为什么能在美国引发一场“不看不是亚裔”的狂潮。

当然,这也是我并不看好这部叫《疯狂亚洲富豪》的影片在亚洲国家放映效果的原因——没有在边缘文化中生活过的人,不大会理解文化压抑下的反弹和宣泄能够带来的快感。但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未必不能从中看出点门道来:在文化的竞技场上,这部好莱坞电影破天荒地把金牌挂在了亚洲文化(具体说是华人文化)的脖子上,但显然,亚洲文化这次的胜利靠得并不是什么源远流长的历史、行云流水的智慧、饺子、麻将甚至俊男靓女,而是“”。是剧中人奢华的生活方式和人们对这种生活方式跨文化、跨地域的集体向往造就了这部片在美国的强劲票房。甚至可以说,观众膜拜的不是文化,而是钱。

世界就是个霸道总裁,但他不会爱上灰姑娘,他自始至终只钟情于财富。在世界文化的碰撞、角力和传播中,财富一直是张畅通无阻的门票,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无奈又悲哀的现实。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