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舟,乐评人,音乐策划人和唱片监制。现为摩登天空艺术总监,足球评论员,大众文化和媒体研究者,著有《死城漫游指南》《粉红乌托邦》《生于午夜》等书。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博尔特与郎朗,海底捞与小苹果

张晓舟 8月24日 13:07

什么叫洒狗血?这就叫洒狗血;什么叫戏过了?这就叫戏过了。

是谁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让郎朗来演世锦赛男子百米飞人决赛的前戏?

(郎朗在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决赛前表演)

摇滚界有所谓Arena Rock,亦即体育场摇滚,中国的Arena Rocker当属汪峰,可惜只是个中国的头条明星,不是“国际章”。于是誉满全球的郎朗俨然包办了中国今后所有世界级赛事的音乐杂耍节目,乃是当仁不让的Arena Classic巨星。至少在身体语言上,郎朗在体育场表演似乎比在音乐厅要更合适,他摇头晃脑上下摆动的范儿,更像是一个Arena Rocker。从世界杯到奥运会,郎朗的节目已经成了一个俗套。

如果说田径世锦赛的平庸烂俗的开幕式有一股子霉味儿,那么百米决战前的这一出钢琴前戏,就是狂喷劣质香水,令人不得不掩鼻。说的好听点,郎朗的做派像是马戏团里耍猴的,说难听点,跟商场门口敲打着电子琴帮着促销电饭煲的,也没多大区别。对此,博尔特也露出了既费解又不耐烦的表情——这表情用北京土话来表达就是:“操的咧,哥们这是玩哪一出啊?!”

美妙的正餐就要上桌了,但主人却先扑过来往你嘴里狂塞薯片。郎朗的钢琴马戏杂耍实在太不合时宜了,打断了整个赛事准备工作的节奏,更干扰了选手们的心理。这对于选手们来说是很不得体很不尊重的,因为显然事先没有人预告他们,比赛前会有这么个节目。如果是足球比赛还行,但拜托,飞人大赛就那么十秒的珍稀比赛时间,经不起这种简单粗暴的耽搁和打断。

这是一种高潮强迫症。赛事组织者正是考虑到飞人大战关注度最高而比赛时间又最短,想尽可能将这一黄金收视时段再延长一点,再制造一个吸引眼球的收视点。本来只是前戏,但郎朗的风格,是和张靓颖们没多大区别的,那就是从第一秒就进入高潮状态。

郎朗在这个时候上来表演,难道还跟音乐有关?难道这是个欣赏音乐的恰当时机?他的角色只能是洒狗血赚吆喝。从他的神情体态来看,可谓不辱使命。不能说郎朗这样是自降身价自毁形象,因为他一贯如此。美国小提琴大师斯特恩1979年访华,在参观了中国少儿刻苦而神奇的武术体操乒乓球表演后感慨:“他们为什么不可以玩好莫扎特呢?”当然可以玩好,但是他渐渐了解到,中国的乐手喜欢练高难度的曲目,这样才容易胜出,容易找到工作,而斯特恩则教诲他们:音乐不只是技术。那会儿郎朗还没出生,但他的成长和成名,还是延续并发展了视音乐为竞技的套路。尽管从技术来说郎朗确实是罕有其匹的天才,但他太容易将自己那点天才,滥用在那种轻浮而廉价的杂耍上。这一次又完美印证了我以前说过的话:郎朗更像是一个优秀的“钢琴田径运动员”,一个钢琴的刘翔。

但这么说恐怕贬低了刘翔。刘翔的声望如今已经跌到谷底,但必须表扬央视把他请来做解说嘉宾——跟冬日娜成同事了。幸好,刘翔还是那个不失赤子之心的刘翔,他的解说,多少冲淡了由郎朗不合时宜的表演所带来的俗烂之气,他一反央视解说员应有的高潮聒噪风格,将自己代入,仿佛自己站在起跑线上,正在屏息凝神,他要电视观众都跟着安静下来,进入运动员的状态,进入赛前应有的节奏,而刘翔自己,也进入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境界。

田径世锦赛这样的世界级大赛,自然也是展示国家形象、输出价值观、传播推广本国文化的一大舞台。张艺谋的奥运开幕式尽管争议多多,但即便是招牌的团体操美学,毕竟也有一定的美学积淀,有些节目也不失中国传统美学的神韵;田径世锦赛虽然级别不能跟奥运会比,但总不能把开幕式搞成凤凰传奇演唱会的水准吧。好在那毕竟是个开幕式,不管好歹,不管你看不看,它都必须搁在那儿。但这钢琴前戏就实在来得太突兀了,中国的事儿往往如此:该放松的时候太严肃,该认真的时候又太轻浮,越是想抖露点文化,却越是暴露出没文化,在田径场上搁架钢琴,这效果就像是在衣服口袋上夹一支钢笔。

容我说句废话:刘翔还是那个刘翔,郎朗还是那个郎朗,而博尔特还是那个博尔特——还是那个获胜后张弓搭箭的丛林雷鬼勇士,他的牙买加式英语腔调乃至嗓音几乎和鲍勃·马利一模一样,他喜欢穿鲍勃·马利头像的T恤,喜欢鲍勃·马利关于“重返丛林”的歌。七八年前刚一鸣惊人那会儿,他拒绝了迈克·约翰逊给他的“超人二世”的外号:“我不是超人,不是哥顿侠,我是Blot,Lightning Bolt,我是闪电。”这句子是品牌都想不出来的绝佳广告语。

(2015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决赛,博尔特夺冠)

以体育结合音乐文化做国家形象推广和品牌营销的典范之作,正是牙买加。2008年,牙买加驻华使馆联手彪马,借北京奥运舞台,毫不费力地大秀了一把牙买加的两大国家符号:雷鬼乐和短跑飞人。

2008年8月16日在博尔特震惊世界的当晚,鲍勃·马利的儿子朱利安·马利应牙买加政府之派在北京星光现场献演。朱利安·马利那晚只演了一小时出头就草草收场,但这只是他的上半场,因为中场休息他用来收看百米飞人大战!当时朱利安·马利从雍和宫对面的星光现场杀到世贸天阶的CJW酒吧看电视,刚好没有错过博尔特的表演。精神大振的朱利安·马利随后在CJW出演了下半场。牙买加使馆和彪马精心安排了这个牙买加狂欢派对。在博尔特狂掳三金并三破世界纪录之后,在牙买加女飞人也创造包揽百米奖牌奇迹之后,8月23日晚牙买加人再次在世贸天阶大开雷鬼狂欢派对,这一次换到了当时一个叫Song的酒吧,当时的牙买加驻华大使曾经在那个酒吧客串过DJ。

更令人惊喜的是,当时彪马还将一位二十世纪的传奇英雄请到了牙买加狂欢派对上,他是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的男子200米冠军汤米·史密斯,世界上第一个跑进20秒之内的200米选手,而远比运动成就更伟大的,是他作为黑人人权斗士的英勇事迹:汤米·史密斯和获得铜牌的队友约翰·卡洛斯一起用黑手帕在脖子上打结,站在奥运会领奖台上,汤米·史密斯手上拿着装有象征和平的橄榄树苗的盒子,并且脚上只穿了一双黑色袜子,当美国国歌奏响时,他和约翰·卡洛斯一起高高举起戴有黑色手套的拳头,抗议对黑人种族歧视 ,并因此被国际奥委会谴责,被美国代表团驱逐,汤米·史密斯也就此结束了自己的短跑生涯。

(1968年奥运会颁奖仪式,汤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举起黑色的拳头)

(汤米·史密斯近照)

这是小小牙买加的生动例子:要娱乐有娱乐,要成绩有成绩,要文化有文化,要价值观有价值观。

海底捞的企业文化如此之火,很能说明问题。在阁下点餐之后等待上菜的时候,或者在山吃海喝一轮,准备接着再来一轮的时候,服务员小姐会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给你大跳《小苹果》!

很抱歉,作为博尔特餐前开胃小食的郎朗,让我想到了海底捞的小苹果。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陈小远)

阅读(0) 评论 2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