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高校心理学教师,自由撰稿人,从事心理学科普写作。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为什么女明星必须证明自己没整容

唐映红 10月27日 10:13

在盛大婚礼仅仅一周之后,曾被广泛质疑整过容的艺人Angelababy接受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以及代理律师的建议,在公证员的监督下,接受了权威医疗机构对她面部进行全面检查、鉴定,并将相关报告作为回应相关质疑的维权证据。

在娱乐八卦圈里,八一八哪个明星艺人整过容,是人民群众最为喜闻乐见的娱乐广场舞之一。Angelababy绝不是唯一被质疑的明星艺人,但绝对算得上最严肃认真对待娱乐八卦的明星艺人之一。可以想见,如果AB不是这样一张脸,而是像个饱满的土豆,有着完美芒果下巴的黄晓明会这样高调地迎娶她吗?

说好的爱情应该建立在尊重、信任,以及内在品质的吸引之上呢?别逗了,哪个宅男女神没有一张脱俗的漂亮脸蛋?哪个盛大婚礼的新娘有着一张饱满土豆的脸庞?在漂亮就是生产力的时代,那些前赴后继到韩国去,拿着护照却回不了国的名媛们,图的不就是一张脸吗?!

说起来,“颜值”虽然是一个现时代的新词,但“颜值控”却不是什么新现象。人们普遍喜欢和偏爱漂亮脸孔是一个由来已久,比人类文明史还要漫长的传统。有多漫长呢?漫长到人类还不是人的时候。

现在生物学和动物习性学的发现已经使人们普遍相信,无论是鸟类、兽类还是昆虫类,漂亮的那只比平庸的那只更受到异性的青睐。要说颜值控,谁又能比一只母孔雀更纯粹呢?为了博得母孔雀的青睐,雄孔雀发展了极其夸张的尾羽,色彩斑斓的尾羽在求偶时张开,那美仑美奂的劲儿比AB的脸蛋更加生态、自然。可是要知道,在丛林中,拖着冗长尾羽的公孔雀是极易被天敌捕杀的。

你看,被人民群众小小地八一下,相比于公孔雀赌命换来的漂亮颜值,前者为漂亮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微不足道。能与后者媲美的,恐怕也只有一生整容734次的琼里弗斯(Joan Rivers,美国著名喜剧艺人)。

(整容734次的琼里弗斯)

从进化心理学角度,人类作为颜值控的历史,要从人类起源肇始开始追溯。早期人类与孔雀一样,通过漂亮容颜来甄别谁更值得交往,因为高颜值首先就具有进化上的繁育优势。漂亮的容颜至少包含了两种重要的信息:年轻和健康。对同一个早期人类个体,年轻的脸蛋儿一定比衰老的脸蛋儿更漂亮;对不同的早期人类个体,健康的脸蛋儿也比病恹恹的脸蛋儿更漂亮。在资源匮乏的艰难的进化历程中,男人们与母孔雀一样自然而然地发展出通过颜值选择最佳交媾伴侣的最佳策略:年轻意味着生育力;漂亮意味着健康以及基因好。

人类文明的发展不过区区几千年,而自然的进化过程动辄就数十上百万年计。短短的文明发展史不足以改变写在人类基因里面的颜值控倾向。心理学的研究已经证实,就连三个月大的人类婴儿,注视漂亮脸孔的时间也比普通脸孔更多,也更愉悦。生活中,哪怕是个纯丝,在私下撸的性幻想里,对象也一定是高颜值的女神。何况人家黄晓明,实打实的高富帅外挂暖男。

就算是人类的文明发展史,那也是一部赤裸裸的颜值控发展史。虽然偶尔社会文化规范会鼓励男人们不要为美色所惑,那充其量也不过是禁欲的反动反映而已。老和尚稍微一放松定力,脑子里浮现的仍然是高颜值的“老虎”。各种宗教里面的“苦行僧”们,为了戒除高颜值漂亮脸蛋的吸引力,他们采用的办法是鞭笞自己,把后背抽得血肉模糊。

掌握了权力和资源的男人们在文明史上却不受反动的禁欲文化的约束。皇帝选妃可从来不挑骨骼清奇的世外之人,妃嫔的颜值也一定是官宦仕绅、贩夫走卒们垂涎的对象。令特洛伊不惜以战争捍卫的,说起来也不过是海伦的颜值。

不仅如此,人类的文化传统中,古今中外都不难总结出一致的规律。正如文明史是由男权写就的,文明史也是由高颜值写就的。无论是文学、影视还是口口相传的民间传奇故事,白雪公主和灰姑娘是漂亮的,同时她们也是善良的;女巫和继母是丑陋的,同时她们也是邪恶的。这可不是童话故事的幻想,而是真实的人性。心理学家曾经做过研究,让大学男生评价照片中的陌生女孩,他们倾向性地认为陌生漂亮女孩相比于普通女孩更善良、更友好、更合群、更热情也更慷慨。也就是说,仅仅因为颜值更高,人们就倾向于认为高颜值同时也具备其他的积极特质。如果有例外,那也是因为“画皮”,邪恶角色的本身仍然是丑陋的。

所以,AB要竭力证明自己的漂亮脸蛋是天生丽质,而不是后天的“画皮”。因为天生丽质同时也意味着其他的美好品质,整容而来的,与狐仙的“画皮”又有何异?顺便说一下,在《聊斋志异》凡491篇故事里,《画皮》是改编成影视次数最多的一篇。

正是因为高颜值意味着吸引力,意味着美好品质的加持,意味着获得资源的能力,所以“红颜命薄”也相伴而成为文化传统的一部分。高颜值的人在更容易吸引优秀异性的同时,也更容易被同性所嫉妒和排斥;高颜值的人在更容易吸引高富帅的同时,也更容易被矮穷丑所敌视和仇恨。无论是二战后西欧各国的锄奸时期,还是中国文革的动荡岁月,最容易遭受人民群众最残酷对待的,也往往是高颜值的美女。

正是因为颜值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倾向性,所以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颜值焦虑”也是一种普遍的文化神经症。人们热爱高颜值,人们羡慕高颜值,人们嫉妒高颜值,人们仇恨高颜值。没有什么比一个高调眩目的盛大婚礼上的新娘其实有一张作弊的脸孔更令人纾解焦虑了。AB承受的压力人民群众恐怕也难以揣测。

这也就是为什么童话故事里好皇帝的公主都是光艳照人,因为漂亮脸蛋就应该和美好品质联系在一起;而坏皇帝的公主往往就有一张饱满土豆的脸,因为坏蛋不配有一张漂亮脸蛋。

看吧,这当然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而且还是一个充满着颜值焦虑的看脸的世界。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赵琼)

阅读(0) 评论 19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