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西游记》里那些嫁给大山的女人(下)

余少镭 8月8日 13:28

《西游记》里那些嫁给大山的女人(上)

西游里面,抢了女人的男人(妖)们,对那些女人再好,也都“然并卵”。特别是刘洪,被跟他生活了十八年的老婆及其父亲、儿子带到江边,“活剜取心肝”。黄袍怪、赛太岁还好,因为“天上有人”,只是归位而已。

【国情决定命运】

抗争——认命,这几乎是所有被抢被拐妇女的共同命运。不同的是,郜艳敏在引发舆论热潮之后,通过签名信告诉所有关心她的人,称“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这里面的“家人”,当然是包括买了她的公公、强暴她的丈夫,以及,她跟那“丈夫”生下的儿女等。而在西游里,同样是跟抢了她的男人(妖)生了儿女,百花羞却念念不忘回家,一直等了十三年后,将稍纵即逝的机会紧紧抓住,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新版《西游记》,百花羞与黄袍怪)

为什么她能这么做?因为她虽然当了十三年妖怪婆,骨子里仍然认为,人妖殊途,用她托唐僧带给父亲的信说,“论此真是败坏人伦,有伤风化”,甚至连传书告知父母,都是“玷辱”。为了洗刷这耻辱,她甚至不惜献出这些所谓“家人”的性命,“伏望父王垂悯,遣上将早至碗子山波月洞捉获黄袍怪,救女回朝,深为恩念”。

两封同样发自受害者的信,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这里面固然有不可忽视的客观原因,那就是人妖殊途,锦衣玉食的公主,绝不可能在山旮旯里跟妖怪一生一世。但是除了自身态度坚决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外部环境的不同。

宝象国一方,自上至下,救人毫无异议。国王虽有残暴的一面,但其残暴是因痛失爱女而激发,而且,他也不会因为女儿已经跟妖怪生儿育女而视为失节,更不会用什么“木已成舟好好跟他过日子”这样的狗屁话语去劝她;文武百官也不会拿什么“过了追诉期”来塞责,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客观事实:“……臣等俱是凡人凡马,习学兵书武略,止可布阵安营,保国家无侵陵之患。那妖精乃云来雾去之辈,不得与他觌面相见,何以征敛?”此话一出,也不能说他们“竟无一个是男儿”,要凡人去降妖,无异于以卵击石然并卵。

这么一来,降妖救人的任务就自然而然落到已卷入其中的取经团队身上。这个时候,少了孙猴子(此前因三打白骨精被唐僧赶走)的取经团队,竟表现出难得一见的勇猛精进来:八戒雄起,主动请战,上阵前还跟唐僧干了一杯,大有“温酒斩黄袍”的气概。最后打不过,听了白龙马的话,还跑到花果山,忍辱负重把孙猴子激将回来。

也因为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齐心协力,百花羞顺利地回到父母的怀抱。试想,如果她被掳到波月洞并生了两个儿子的事曝光了,父亲劝她跟黄袍郎好好过日子,宝象国授予她“最美山洞公主”的光荣称号,黄袍怪又吩咐小妖时刻盯着她,让她没有机会跟取经团队接触;而宝象国法官又告诉她,“被抢走时是少女,现已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本人又愿意与抢人者继续共同生活的,应当依法补办结婚登记和户口迁移手续”……那么,百花羞也可能会写一份声明,称自己“想平静的生活,希望家人不受到伤害”,并“开始放下过去,开始感激这个社会”起来。

【最无辜的总是小孩】

宝象国这一折,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就是百花羞跟黄袍怪生的两个儿子。在86版《西游记》中,这俩小孩被删得一干二净,大概就是因为,他们的命运太过悲惨,电视剧的编导再怎么想提倡正能量,都无法改写他们的命运。

(新版《西游记》,百花羞与黄袍怪生的一对孩儿)

原著中,八戒将猴子从花果山激将回来,到了碗子山波月洞,“只见有两个小孩子,在那里使弯头棍,打毛球,抢窝耍子哩。一个有十来岁,一个有八九岁了”(第三十一回)。看到孩子,孙猴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赶上前,也不管他是张家李家的,一把抓着顶搭子,提将过来”,然后呢,“站在那高崖之上,意欲往下掼”。猴子可不是吓小孩子玩的,接下来,他真就指使八戒沙僧,“你两个驾起云,站在那金銮殿上,把那孩子往那白玉阶前一掼”,目的,只不过是激那黄袍怪回山来。而那两个无辜的小生命,就这样被“掼做个肉饼相似,鲜血迸流,骨骸粉碎”!

那么,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百花羞对孩子又是什么态度呢?

在托唐僧带给父亲的信中,百花羞在诉说被妖怪强掳到大山里之后,说:“是以无奈捱了一十三年,产下两个妖儿,尽是妖魔之种。”请注意,“妖儿”、“妖魔之种”的措辞,已将她对孩子的态度定了调:虽是亲生骨肉,也逾越不了人妖之间的鸿沟。

八戒将猴子请来,猴子一出手就捉了她的两个孩子,这时候,百花羞得报,“忙忙走出洞门来”,看到猴子要将孩子往下掼,“慌得那公主厉声高叫道:‘那汉子,我与你没甚相干,怎么把我儿子拿去?他老子利害,有些差错,决不与你干休!’”当猴子提出以两小孩换沙僧时,她立即回洞里亲自动手,将沙僧放了出来。这就是母性的自然反应,为了救孩子,甚至拿妖怪老公出来吓人,浑忘了她曾经写信向父亲求救,要他“遣上将早至碗子山波月洞捉获黄袍怪”。

沙僧被放出后,猴子竟让他和八戒将小孩带到他们的父亲面前当场掼死,以逼那妖怪回洞——想激妖怪回来,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N个方法,猴子为什么这么残忍?别忘了,在此之前,他因三打白骨精,被唐僧以随意杀生为由赶回花果山,这口恶气还没出呢,这下好了,你没我不行,我倒要真的杀生一次给你看看,有种再赶我啊!结果证明,这一次,唐僧对那两个小孩的事,也一声不吭,只是对猴子万分感激:“贤徒,亏了你也!亏了你也!这一去,早诣西方,径回东土,奏唐王,你的功劳第一。”别说这两个小孩了,之前是因为什么而赶走他的也忘了,也把自己赶他时说的狠话“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第二十八回)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以猴子为首的取经三徒无人性,杀起小孩来眼都不眨一下;当师父的也学乖了,只要能完成取经任务,对徒弟们的残忍杀生保持沉默;只剩一下当母亲的百花羞,但她对两个“妖魔之种”残存的丝丝母性,很快也被孙猴子擦洗干净了。

当时,百花羞放了沙僧,猴子却不还她孩子,所以她痛骂猴子“全无信义”。猴子祭出儒家“万善孝为本”的主体思想,一番循循善诱,竟说得她“耳红面赤,惭愧无地”,完全认同了猴子的价值观,而彻底割断了爱子之情。最后得救回到宝象国,她对两个孩子被虐杀不可能没耳闻,但却没有一言问及;同样,当父亲的黄袍怪,确认了两个儿子被掼杀之后,虽也说过“只好拿那和尚来与我儿偿命报仇”的狠话,但直至被带回天上,他也只是供出跟百花羞的木石前盟,对那两个惨死的亲生儿子,再无一言提及。

当父母的都如此绝情,难怪电视剧的编导们,干脆将两个孩子删掉,让黄袍怪跟百花羞白睡了十三年,只开花不结果。

有时想想,也怪不得吴承恩——那两个孩子若不是被取经团队解决掉,当他们的母亲回到宝象国、父亲回归天庭时,他们将何去何从?跟着上天?别逗了,就算天庭全部放开二胎,这些计划外生育出来的“孽种”,也不可能罚点款交点社会抚养费就可以解决天庭户口的;跟着去找外公外婆?更不可能,他们的母亲都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妖魔之种”,宝象国王怎么可能接受两个人妖外甥?让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收去当什么童子?别天真了,也不看看观音收的都是什么样的妖怪:熊罴怪、红孩儿,那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孙猴子都斗不过他们,而这两个孩子,只会在山上玩曲棍球(他们出场时就是在洞口“使弯头棍,打毛球,抢窝耍子”),观音姐姐又不是想组团参加奥运;那就让他们继续留在碗子山波月洞?可以想见,十八年后又是一对魔头,一想起父母如此抛弃他们,还不得疯狂报复社会?

而在现实中,解救被拐卖妇女,最难处理的,就是被拐妇女跟对方生下的孩子。

(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女主角原型郜艳敏和她的女儿。图片来自网络。)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刘元)

阅读(0) 评论 115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