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丰,读书人,媒体人,现居成都。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女司机”是怎么成为“恶魔”的

张丰 5月4日 10:16

5月3日,成都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男司机把一女司机拉下车,拳打脚踢,动作之残暴让人发指。根据媒体的报道,女子经诊断有脑震荡并骨折。

在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这都应该被定义为故意伤害行为,这种针对他人的暴力行为理应受到谴责。但是,在微博上的众多留言中,却不乏为这种暴力行为叫好的声音。理由是,该男子称女司机驾车从侧面变道,自己的孩子受到惊吓,他一路追赶挡下女子并殴打。叫好的网友普遍认为,女司机的行为不能原谅,不少人表示,如果是自己碰到这种情况也会出手,还有人感叹,视频中的男子做了自己想做不敢做的事,最可怕的是,甚至有不少人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在驾照考试时应对女司机增加特殊环节。

即使信息并不够充分,但是从打人男子的叙述中,也包括了一些有价值的要素,据成都商报报道,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说,女司机变道时別了自己一下,自己急刹车,导致后座1岁孩子脸碰在车窗上疼得大哭,他气不过也別了女司机一下,没想到她也反过来別自己一下。他便追到骄子立交桥,拦车殴打卢女士。不考虑女方证言,无疑还不够公平,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不难看出女司机的“可怕行为”,不过是变道时别了男子的车,如此而已,这完全是交警解决范围内的事情。男子一岁的小孩在后排,侧挂时脸碰到了玻璃,说明他或许没有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对公众来说,这是更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与网友的反应相对应的是,网络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方式也很值得玩味。人民网官方微博的报道,标题是“女司机变道惹怒男司机,遭当街暴打”,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被动句式,主语是“女司机”。在这样的叙述中,女司机成为事件的主体,它暗含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由女司机的变道引起的,“遭当街暴打”,这五个字中流露出一种快意,暴打简直是大快人心。这种表述相当有代表性,在另一个官方微博中,叙述了事件后,链接视频,视频的标题是“实拍女司机”,由于微博只能包含140字,“实拍女司机”是编辑经过细选之后,对打人视频的概括。施暴者没出现,“打人”也没出现,如果没有上下文,“实拍女司机”意味的就是女司机所做的荒唐行为——这样一种针对女司机的语言暴力,某种意义上说比实际的暴力更可怕。

这个社会,每天都在发生车祸和事故,在对车祸的报道中,很少有媒体使用“男司机”这个词。醉驾、毒驾、超速、无证驾驶、多人伤亡、运渣车……这些是让一个车祸成为新闻的要素,但这些车祸是没有性别的,没有人会注意在这样的新闻报道中,“他”所犯下的错误,人们注意的是错误本身。或许,从根本上说,汽车文化,是一种男性文化。《变形金刚》中,作为主角的几辆车,毫无疑问都是男性。而最新上映的《速度与激情7》中,只有一位女司机,而她在影片中的功能似乎并不是开车,只是为电影增添一些柔性元素罢了。但是,这些还不能够说明中国社会对“女司机”的恶意,它还不够中国特色。

和“女司机”同病相怜的,是“女博士”,它们都是网络时代特别是社交媒体普及后崛起的词汇。这两个群体的被污名化,本质上还是因为在中国“司机”和“博士”都是男人的天下,女人是一个误入者。在只有一辆汽车的家庭中,除非有特别的原因,汽车一般都是男方来驾驶,从整体上看,作为家庭共同财产,它为男性提供了社交和生活便利,而最后承担骂名的却是女方。“女司机”的污名化是一种威胁,仿佛暗示着把汽车还给或交给男方。

在中国传统价值观中,女子最重要的不是“才”,而是“德”。我们无法考察,第一个在微博上使用“女司机”和“女博士”的是谁,在何种语境下创造了这个词组。如果你对这两个词组进行搜索,你会得到无数多的段子。相比之下,“女博士” 这一个标签,其所指已经相对稳定,它已经不是一个热门的词汇了,而“女司机”的所指,则要丰富得多。“女司机”这个词组,远远没达到稳定状态,每一天人们都在往里添加内容。比如,关于女性学车的段子,往往并没有真实的姓名和地点,被冠以“有一次,我的教练告诉我”这样的开头。这让人想起小时候听长辈们讲的故事,这样故事,往往缺乏真实性,但却似乎拥有不可置疑的真理性。

对这样贴标签式的污名化,人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我认为可悲的有两点,一是大量媒体的参与,不仅是网络媒体,包括很多传统媒体在内,都对塑造“女司机”立下了功劳。二是很多女性似乎已经认同了这个标签,有的女性甚至会在自己的车后面贴上“女司机,请避让”这样的车贴。在发生在成都的这起暴力事件中,甚至也有女性叫好者,她们或许认为“男人打女人是不对的”,但觉得“女司机确实不靠谱”,在她们的观念中,“女司机”也成了特殊的一类。

在中国,还没有发展出成熟的汽车文化,有“中国式过马路”,也有“中国式驾驶员”。拥有汽车,虽然已经不再是一种特权的象征,但仍然是一种世界观。汽车还远不是普通的事物,作为“人的延伸”,它让一些人内心无比膨胀,很多人一旦钻进汽车,就会变成另一个人,骂骂咧咧,把所有的超车视为一种侵略。在这样的文化之下,把女司机塑造为“恶魔”,也就不足为怪。

从中国人的日常经验看,女驾驶员速度应该比男性慢,喝酒的概率可能更低,晚上开车的概率更低,女人做事也可能更仔细,同时有更少的暴力倾向——这些印象,是否有数据支撑并不重要,关键是这些印象,本来就是中国文化对女性的塑造,是社会对女性的共识。从这些印象出发,不是很容易得出女性驾驶汽车更安全、更靠谱的结论吗?因此,对女司机的恶意和污名化,从常理上看是很难理解的。

事实上,我们并不缺少相关的数据,只是人们不感兴趣而已。以成都为例,2013年,成都1968起立案道路交通事故(均为有人受伤或死亡的事故)中,涉及到女性驾驶员的事故(事故中至少有一方为女性驾驶员)共计227件,占比仅11.5%。而成都车管所提供的数据显示,据2013年10月底的统计,成都男、女驾驶人的比例约为2.4:1。其中,女性驾驶人110余万,男性驾驶人约280万。结合上述事故数据来看,女司机发生立案道路交通事故的概率,还不到男司机的1/3。

在这组数据中,我最看重的是,成都男、女驾驶人的比例约为2.4:1。它部分说明了为何在这个以“耙耳朵”(怕老婆)出名的城市,女性驾驶员的处境为何还如此之糟。在别的城市,恐怕更不乐观?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身中一刀)

阅读(0) 评论 1635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