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曾用ID忽如远行客,尔林兔。著有《误读红楼》《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张爱玲爱过的那些人》《诗经往事》《周郎顾》《彼年此时》《如果这都不算爱:胡适情事》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从邢夫人到秦可卿,豪门这地方不好混

闫红 5月3日 09:54

“国民老公”的说法也许更多是个玩笑,但嫁入豪门,却是很多女孩或是她们的家人货真价实的梦想。不但现在如此,以前也这样,《红楼梦》里,就有个名叫傅试的暴发户,只因妹妹傅秋芳“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便“安心仗着妹妹要与豪门贵族结亲,不肯轻易许人”,他把主意,打到了宝玉身上。

不说豪门自有琼闺秀玉,只说普通门户的女子,就算嫁入豪门,真的能够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吗?《红楼梦》里的婚姻,大多在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之间缔结,如门子对贾雨村所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贾府也有几桩婚姻,或因娶的是填房,或因另有缘故,普通门户的姑娘得以登堂入室,她们无一例外地成了活生生的例子,告诉读者,豪门这地方,真的不好混。

最有身份的,当是邢夫人。她是荣国府的大太太,贾赦的夫人,但在贾赦面前,她只有一个“怕”字,跟贾政王夫人的相敬如宾模式完全不同。贾母私下里数落起她来,也毫不客气,说:“你倒也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你还怕他,劝两句都使不得?”一句话揭穿邢夫人的真实处境,邢夫人羞得满脸通红。除此之外,贾母不跟大儿子贾赦却跟小儿子贾政住在一起,还把贾赦的儿媳妇凤姐叫到这边来,也摆明了不给大儿媳妇面子,凡此种种,荣国府的人当都心知肚明。

曹公将邢夫人称之为“尴尬人”,在荣国府里,她总是显得那么别捏,一出场就是找茬,找麻烦,闹情绪,有点像那个倒霉的赵姨娘。但她为人并不像赵姨娘那么恶劣,黛玉初入荣国府,去拜见大舅舅,贾赦懒得露面,邢夫人却一再“苦留”她吃饭;邢夫人对宝玉也疼爱有加,二十四回里一见到他就叫他坐到自己身边,“百般摩挲抚弄”,并特地留下他,要他在这里吃了饭,“还有一个好玩的东西给你带回去玩”。

邢夫人有她有人情味的一面,她的“尴尬”缘于她在贾府的无力感。她出身不佳,弟弟邢大舅极其粗鄙,两个妹妹,一个嫁了个穷人,另一个老大守空闺,要说是后来没落的,但刘姥姥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邢夫人娘家若原先是豪门,不可能迅速地潦倒至此,也不可能一早就给贾赦做了填房。

她自己说了,她无儿无女,以凤姐对出身如此看重,对“嫡出庶出”如此强调,贾琏应该是原配之子,而这,正是凤姐与邢夫人之间那些口不能言的心结之所在。凤姐作为豪门千金,眼中并没有这个婆婆,邢夫人很清楚,所以不时地敲打找茬。

毋庸讳言,邢夫人的性格也自有问题,但贾府里另一个填房,贾珍的妻子尤氏,为人好到让人怜惜,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

尤氏的出身,书中没有详说,但她父亲能给她娶一个带了两个“拖油瓶”的继母,足以说她的娘家的境况。

也许因为这出身,她特别能体谅别人,凤姐过生日,贾母张罗大家凑份子,凤姐特地提醒不要漏了赵姨娘和周姨娘。尤氏便笑她说,有这么多人为你凑份子还不够,何必再拉上那俩苦瓠子。凤姐理直气壮地说:“你少胡说……她们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但尤氏最终还是把钱偷偷还给了赵周二位,说:“你们可怜见的,哪里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应着呢。”

她从不为难别人,关键时刻,还能为平儿说话,当初对秦可卿,也是真心实意的好,秦可卿一生病,就把她愁得什么似的,见人就打听知不知道哪里有好医生,平日里对可卿也是赞不绝口。

从她和凤姐的那些调笑来看,她并不是笨,而是为人太好,对黑暗缺乏想象力。她也不像凤姐说的那样无能,后来贾敬去世,她办理丧事,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但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只因出身寒微,贾府上下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贾珍能勾搭她妹妹,凤姐也能拿她撒气,撕扯她,啐她一脸,后来弄死她妹妹,一点都不看她面子。就是那些丫鬟们,对她也不甚恭敬,端水给她洗脸时只是弯腰而不是按照规矩跪着,主子们吃的米饭没了,就把下人吃的盛给她。

那么《红楼梦》里到底有没有寻常门户出身,却混得风光体面的女子呢?也有,就是那位最为神秘的秦可卿。

关于秦可卿,确实有很多疑团,比如说她的养父秦业不过是个营缮郎——清代并无这种官职,从后面秦钟去贾家私塾读书,秦业“宦囊羞涩,那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贽见礼必须丰厚,容易拿不出来……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来看,也不是什么殷实人家。这样的人家能跟宁国府结亲,成为长房长媳,书里也说了,是“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这就让人浮想联翩,到底,秦业能跟贾家有什么瓜葛?

关于秦可卿的诸多猜测,影响力最大的是刘心武“太子之女”之说,那一大堆考证,我没太细看,因为我不大相信,曹公十年辛苦,呕心沥血,只是为了写一部上佳的悬疑小说。倒不是看不起悬疑,而是他那样精细的描写,努力还原旧日的气息,若只是看成谜团里指东道西的线索,而不是借此对于不能回头的往日疼痛的复原,未免是对曹公默默努力的轻贱。

其实,即便不做那些耸人听闻的联想,仅就文本而言,秦可卿一路遭际,也是说得通的。贾府习惯于豪门联姻不错,虽然贾母请张道士帮宝玉物色结婚对象时,提出只要长得好性格好就行,门第什么的倒不要紧,但看看荣国府的媳妇多是千金小姐,就可以知道,这句话不过是一时一地的心情的。

但宁国府不同,贾珍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又早早跑去修仙炼丹去了,贾珍就成了家里说一不二的主。他没有享受过父爱,把贾蓉也看得不怎么要紧,加上为人也不怎么靠谱,闻听秦业家的小姐貌若天仙,一时来劲,替儿子提亲也不特别奇怪。

至于说为什么秦可卿嫁入贾家之后,能成为贾母眼中“重孙媳里第一个得意之人”,首先我们要知道,荣宁二府,贾母的重孙媳就这一个,那些廊上廊下的远房亲戚自然得意不起来。其次书里也说了,秦氏“极妥当”,“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寒微之家的姑娘,也有资质过人者,况且,秦氏性格又与他人不同:“她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

这是优点,秦可卿的“极妥当”皆是由此而来,她的缜密、细致,追求完美,因此赢得了宁国府上下一致的爱戴。这也是缺点,尤氏说了,她的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窃以为,这个病,还包括心病。

给秦可卿算命的那位张友士,看病倒像算命,他说秦可卿,“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这话不错,某些时候,“心性高强”和“温柔和平”也可以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它们是追求完美的人性格里的两面。当这样一个人,嫁入宁国府,她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她无法拒绝贾珍的诱惑。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秦可卿与贾珍)

秦可卿美貌与智慧兼具,又“心性高强”,她不可能像尤氏那样,甘心充当一个总是被忽视的人。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单靠攒人品没用,势单力薄如她,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靠山。这个靠山明显不是贾蓉,贾蓉在他爹贾珍面前,就是一个小跟班,唯唯诺诺,鬼头鬼脑,一个不小心,他爹就叫小厮去啐他,连贾母的陪房赖嬷嬷都知道,他爹管他管得“道二不着两”。他自己在家人面前尚无尊严,自然也不可能帮秦可卿树立起地位。

但贾珍能,他是宁国府的王,他的抬举,会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她,当然,想得到这个抬举,就要付出代价。如果秦可卿是个缺心眼的姑娘,拒绝起来也许还要容易一点,但当她把此事“度量上三日五夜”,就会知道,在贾珍一手遮天的宁国府,她其实没有更多选择。

即便是诱奸,即便是拿肉体换体面,有时也会显得温情脉脉,但聪明如秦可卿,一定知道这件事的实质,关于选择的纠结刚刚结束,她一定会再陷入自我谴责的纠结中。这是她的病根,张友士说:“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老天给聪明人的一个大陷阱,就是永远让他们知道哪儿不如意,给他们解决这不如意的机会,再把他们带入更大的不如意里面去。

如此看来,聪明人混在豪门,甚至比呆笨的人更危险,呆笨的人只是受欺负,气不顺,聪明人则一步步地,把自己带入灾难里,送掉自己的性命。

一入豪门深似海,豪门里很难有比较自然的关系,资源分配,常常重过亲情流露,人人都靠着自己的力量活着。最要命的是,豪门的威严与个人的欲望结合在一起,形成无法抗拒的力量,若你不能配合与享受,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想要嫁入豪门的姑娘们,千万不要忽略掉进入豪门的风险成本,虽然,世道已不同,但你能眼睁睁看着“老公”永远用同一个姿势搂着不同的嫩模吗,以及其他不为人知的种种。当然,世事皆有例外,豪门里不是还有李家诚?碰到谁还是得看运气,问题是运气这家伙,可比“霸道总裁”更难搞定啊。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陈小远)

阅读(0) 评论 7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