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波士顿Suffolk University历史系助理教授。著述包括《直话直说的政治》、《右翼帝国的生成》、《美国是如何培养精英的》、《谁的大学》、《炫耀的足球》 、《中国文化的边界》、《中国不能永远为世界打工》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西方教育教不出中国的王思聪

薛涌 5月19日 09:54

中国首富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最近频频“出彩”,让老爹也不得不面对媒体。在回答王思聪的问题时,王健林承认他做人太过张扬,并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西方成长经历;第二可能与他年龄有关。”接着他反省自己的教子过失:“现在回头看,我可能有失误的地方。比如说让他在国内读完初中或高中,再把他送到国外去,这样更合适。思聪比较小(小学时候)就送出去,受西方的教育比较多,对中国的人情世故、社会复杂程度缺乏深刻认识。他在中国,不能用西方学到的方式去做事。”闹半天,全部不是自己的错误。是“西方”害了孩子。

我们这些在海外生儿育女的人,读到这里,真有点躺着中枪的感觉。周围看看,在“西方”土生土长的中国家庭的孩子比比皆是。哪个是王思聪这样的做派?一个也没有。

再看看西方富人阶层的子弟,比如美国前五十富人或者欧洲前五十富人的孩子,哪个像王思聪这样在网上炫耀“日狗”?我孤陋寡闻,一个也找不到。既然西方人不这样行为,怎么能说你“日狗”的儿子是“用西方学到的方式去做事”?

我对王健林毫无了解,但很愿意相信他是位了不起的企业家。正像他自己说的,成为亚洲首富,“如果不说自己是主要因素,那就是胡说八道,中国十三亿人怎么你就冒出来了呢”。有人可能说:竞争规则不透明,有人就是有关系,能钻空子等等。这话不假。但有关系、能钻空子的,岂止成千上百?怎么王健林能出头?我一向喜欢打这个比方:阿姆斯特朗赢了七届环法冠军。英雄!后来证明他吃药了,跌下神坛。但我还是佩服他。因为我知道,我吃药也赢不了一次。绝大部分人吃药都赢不了。

但是,王健林本事大,不意味着他对“西方”无师自通。他不懂任何外语,也没有在西方长期生活过,怎么可能知道“西方”是怎么回事?而且,从他谈儿子的话中就能看出,几乎每一句都透露出对“西方”的误解。比如,儿子在外面出洋相,就说“可能与他年龄有关”。我上网一查,王思聪1988年出生,已经过了27岁生日。“西方”的家长,会拿这个年龄当理由吗?在过去,“西方人”经常18岁就把孩子扫地出门。现在中高产往往管到大学毕业。但在耶鲁时碰到的一个富家子弟告诉我:“五月毕业典礼,父母高高兴兴地来捧场,好像很为我骄傲。但是,六月父母的支票就收不到了。”道理很简单:你22岁,大学毕业,我们真为你骄傲!也正是如此,我们相信你能独当一面地开拓自己的人生。

另一则相关的“西方”规矩,我姑且剪贴在这里,供王思聪学英语时参考:

There was a time, in these United States, when a candidate for public office could qualify with the electorate only by fixing his birthplace in or near the "log cabin." He may have acquired a competence, or even a fortune, since then, but it was in the tradition that he must have been born of poor parents and made his way up the ladder by sheer ability, self-reliance, and perseverance in the face of hardship. In short, he had to be "self made." The so-called Protestant Ethic then prevalent held that man was a sturdy and responsible individual, responsible to himself, his society, and his God. Anybody who could not measure up to that standard could not qualify for public office or even popular respect. One who was 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his mouth" might be envied, but he could not aspire to public acclaim; he had to live out his life in the seclusion of his own class.

此话是一位叫Frank Chodorov的作家说的。大意是:曾经有个时期,在美国的公职候选人必须有贫穷的父母,然后一阶一阶凭着自己的能力奋斗上去。一句话,他必须是“自我塑造的人”。所谓新教伦理,就是要求个人对自己、对社会、对上帝负责。任何人达不到这样的标准,就难以有资格出任公职。那些含着银勺子出生的可能被人羡慕,但他难以激起公众的喝彩,只能隐居在自己阶层的一个狭小圈子里。

应该说,这是一个颇为怀旧的、过度理想化的说法。但这确实体现了“西方”的理想,特别贯彻到了“西方”的精英教育中。2008年美国大选时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因为是富人,反复被媒体奚落。为什么?一大原因,是他老爹曾是个大汽车公司的总裁。他辩解说老爹把钱都捐出去了,自己的钱全是自己挣的。这些也都经得起媒体的审视和推敲。媒体还特别报导说,他刚结婚生子时,全家要住地下室。这至少说明老爸宁愿看着新生儿的孙子生活在那么差的环境中也不伸手。美国的富人教训子弟时确实有这种说法:“你大学毕业,先到纽约住地下室和老鼠当同屋!”不过,即使如此,媒体依然不依不饶地指出:你罗姆尼的学费是老爹付的。甚至买第一套房子也是老爹帮忙。你抢跑了。你不理解我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的美国人的甘苦!

王健林怎么做?他一下子就给儿子五亿“练手”:“让他自己干5年,上20次当。看看能不能成。”你见哪个西方人这么做的?这难道不是更像中国的做事方式?

王思聪的言行,根本不说明他是“用西方学到的方式去做事”。恰恰相反,这正好说明,他出去那么多年,似乎“西方”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学到。

王健林说王思聪懂几门外语。一个自己不懂外语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话?真懂几门外语,又在网上这么张扬,怎么能不露出一点点关于“西方”的知识?谁听王思聪讲过什么新教伦理、宪政精神、伦敦股市的生成、西方现代财政体系的成立、莎士比亚、奥斯汀、狄更斯、柏拉图、莫扎特、贝多芬、牛桥教育精神、牛顿、达尔文,或者卡内基、洛克菲勒……我不妨“大胆假设”:他SAT能考过国内的高中生的可能性都不是很大。毕竟,忽悠一个爱子不能自拔、又对“西方”一无所知的老爹自己在西方学了多少东西,比糊弄傻子还容易。

(资料图:首富之子王思聪邀少女组合SNH48家中做客)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贾嘉)

阅读(0) 评论 231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