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死于乾隆盛世的爱国书生

余少镭 10月2日 08:56

乾隆朝文字狱腥风血雨,但七十岁老秀才刘震宇的血(见《一个投机者的下场》),并没有吓退忠心爱国的书生们。刘震宇被斩仅过一年,福建又发生了李冠春献策案,其致罪之辞,与刘震宇如出一辙。

【春哥再踩雷区】

李冠春是福建兴化府仙游县生员(秀才),案发时多大年纪,不得而知。乾隆十九年十一月初一,春哥跑到福州,拦了福建巡抚钟音的轿,投递条陈,结果被钟音抓起来,“率同两司讯究”,又派正在福州公干的仙游知县刘钦回县衙带人到李冠春家中,掘地三尺,看看有没有其他违禁书稿。

春哥献的又是什么治国方略?跟刘震宇差不多,也是忧国忧民、治国平天下的良策,共十条,如:重堤澄土永固河防、造排备风急救民命、扑灭火灾歼除虎害、复饬大巡密察刑狱、禁防衙役节制官兵、洒汰流民廓清乱源、搜利山川轸恤馁寒、讲读理礼鼓励民风、别异府庠转移士习等(《李冠春献策被诛案·新柱折》,《清代文字狱档》增订本,p.1005)。听起来高大上,概括起来就俩字:改革。

问题是,我们已说过,按大清律例,“生员不许一言建白”。这些改革方案,在统治者眼里,自然是“荒诞迂谬”的。不过,仅限于此,春哥可能还不至于死,要命的是,他跟刘震宇一样踩了雷区,在十策的第六条,又提出“严颁服制裁抑骄奢”,具体做法,是“请改明季衣冠”。这就不是舔错地方,而是倒捋虎须了,乾隆之不爽,可想而知——去年刘震宇那老家伙就因为这一点被砍了头,现在又有人找死,成全你吧。

这么一来,春哥人头落地,也就意料之中的事。他在十一月初一拦轿献策,十二月二十七,福建巡抚钟音奏准之后,就“随传按察使刘慥,照例会同营员将李冠春绑赴市曹”,在福州把他给咔嚓了。这中间,只隔了一个多月。

【是谁害死了春哥】

李冠春献策被诛案在《清代文字狱档(增订本)》中,仅有四个相关档案,分别是福州将军(福州军区司令员)新柱、福建学政(教育厅长)汪廷玙、闽浙总督喀尔吉善和福建巡抚钟音(联合)的奏折共三件,还有乾隆上谕一件。案子虽小,为此案上折子的,全都是省部级官员。身为福建学政的汪廷玙在奏折中,还因自己治下出了这样的书生而惶恐莫名:“臣职司学政,不能化导约束,咎何可辞,痛自刻责,惭悚无地,伏乞皇上敕部严加议处,以为学臣不尽职之戒,臣不胜悚惶待命之至……”

也就是说,在乾隆朝,文字、思想钳制并不仅仅是文宣系统的职责,军、政、学皆责无旁贷,地方上出了坏分子,几套班子都没有好果子吃。

乾隆更是在上谕中,借警告前任福建巡抚陈宏谋,敲打了那些对异议分子不够重视的地方官。事缘喀尔吉善和钟音的联合奏折中透露,两年前,李冠春就曾将《济时十策》呈送过钟音的前任陈宏谋,但原稿中“并无服色、河决诸说”,所以,陈宏谋“以其无甚谬逆之言起见”,“不行举发”。但乾隆认为,“然以陈宏谋之为人论之,即使当日见此谬逆诸说,亦未必不心存讳匿,或将置之不论也”。

这一点,乾隆倒也说得不差。据说,前任福建巡抚陈宏谋是一个以清廉、爱民出名的中兴名臣,《清史稿·列传》卷三百七《陈宏谋传》如是评说:“乾隆间论疆史之贤者,尹继善与陈宏谋其最也。尹继善宽和敏达,临事恒若有余;宏谋劳心焦思,不遑夙夜,而民感之则同。宏谋学尤醇,所至惓惓民生风俗,古所谓大儒之效也。”

那么,在乾隆心目中,陈宏谋如此“宽宏”,会造成什么后果?“生员上书言事已干犯禁令,使陈宏谋早能严加戒饬治罪,该犯或因此知怕儆惧,不至益肆妄谈,毫无忌惮……今该犯之自罹重辟,皆陈宏谋婉词批发,有以酿之耳。”

一句话,思想战线无小事。因为陈宏谋未能及早发现苗头,放纵了李冠春,才导致他越走越远。也就是说,李冠春就是陈宏谋害死的。

说到最后,乾隆对陈宏谋亮剑了:“陈宏谋着传旨严行申饬,嗣后倘不思痛改前非,遇事苟且掩饰,仍蹈沽名邀誉之恶习,必不能逃朕洞鉴,思再邀宽典也。”意思是,下次再不忠诚不老实,就别怪我无情了。

这么一来,那些封疆大吏,谁敢不“绷紧阶级斗争的弦”,盯紧治下不肯安分守己的知识分子们,把所有不稳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可惜没有电视】

一年时间内,连续发生了两起生员上书言事的案子,是春哥明知死罪也要爱国吗?更大的可能,一是鲁迅说的出于“隔膜”,“实在关心皇家”,想为国为君分忧;二是资讯不畅,李冠春是福建一小地方的生员,一年前江西生员刘震宇因献策而在长沙被砍头,他听都没听过,是很正常的。

也因为这一点,李冠春被斩决之后,闽浙总督喀尔吉善和福建巡抚钟音在联合奏折中说:“臣等伏思生员身列胶庠,本为齐民矜式,苟其驰鹜放言、干犯名义,势必煽惑同类,尤易导民为非,罪不容诛。虽李冠春已经明正国法,而海隅山僻未尽周知,臣等现在通饬教官广为告诫,并咨会学臣,于岁科按试诸生齐集之时,随棚晓谕,俾各触目警心,共知炯戒。”

就是说,因为传播途径有限,虽然坏分子已伏诛,但很难在全国收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而且,其思想流播依然具有煽颠作用。我朝幅员广阔,“海隅山僻”之地,还不知道有多少李冠春蠢蠢欲动。所以,“臣等”会敦促教育部门,在所有学生参加公考时,集中警告、镇慑那些学生,让他们老实点。

想想,在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也真难为这些统治者了。

那么,在公考时集中警告有效果吗?

看起来还是有点作用的,至少,在春哥被砍头后的十八年时间里,乾隆朝二十三宗文字狱,除一个神经病杨淮震因献《霹雳神策》(火炮制造手册)被打四十大板外,自己送肉上砧的倒是没有了。

【一根筋被发配】

但是,到了乾隆三十八年年底,找死的又来了。

这年十二月初,五十九岁的山西人戎英跑到四库全书馆献书,称于河图洛书中衍出《万年配天策》一本,又见欲扫平金川,别作《天人平西策》,还开列了幼年所作之书,如《避炮攻碉法》等,“恳求奏闻”。

这个戎英,应该连秀才都没考上,因为相关奏折均称“山西人戎英”或“平定州民戎英”。估计是从小喜欢看三国、水浒、说岳等演义小说,“自己格悟”(供词)出一套战略战术,就想献给朝廷,图个功名。据戎英妻子戎李氏供述,戎英“每日里只是痴痴呆呆写书,小妇人问他,他说功名富贵都在里面”。

就是这样一个迂腐呆子,所献兵法,在上奏折的军机大臣(未具名,其时刘统勋刚死不久,应该是于敏中领班)眼里,“俱系小说中无稽之谈,毫无实际”,但秉承一个都不能放过的原则,军机大臣除了将戎英管押外,仍在奏折中请旨“派员前往该犯原籍平定州地方严查该犯家内有无不法字迹”。此话正中乾隆下怀,于是便下了一道《严查戎英家内书籍谕》,命山西按察使黄检,“派委妥员前往平定州地方,将该犯家内逐一严查,起出呈内各书详细检阅,倘有悖逆语句即行据实复奏,自当将该犯从重办理,并查此外有无别项不法字迹,一并严查具奏”。真是杀气腾腾,让人不寒而栗。

戎英家被掘地三尺,抄家人员并没有发现什么“悖逆语句”,最后,他仍被发配到乌鲁木齐种地,“以示惩儆”。

【两个字死全家】

戎英献书后七年,乾隆四十五年,广西平南县生员吴英,又演了一出“拦舆献策”的戏码。

吴英献策时,已是六十高龄,平时靠训蒙度日。《清代文字狱档》中载有吴英所献策书原本,一开始,他便声明,他的献策,是为“上陈时务以广圣恩以固国本”,他也明白,以生员之身,“今而高言越俎代庖,罪该万死”,但是,“生所欲言皆国家利赖之事,使生之说行,不但家国民人蒙其休,即生之若子若孙亦与沾其泽”,也就是说,为国为民为自己,“虽言出祸随又奚顾哉,试言之”。真是皇皇数千字,拳拳爱国心。

吴英所献五策:备荒、盐政、弭盗、种烟、减僧。逐条看去,可行可不行另说,相对还是比较理性的。而且,他也没跟刘震宇、李冠春一样,扯什么更易衣冠。但是,他踩到了一个更大的雷区:干犯御名。

啥叫“干犯御名”?就是没有避讳,行文间直呼皇帝名姓。乾隆名弘历,此二字便成了敏感词,如上面提到的名臣陈宏谋,原名陈弘谋,就是为了避开御名,才改“弘”为“宏”。

在广西巡抚姚成烈的奏折里,吴英在献策的第一条“备荒”便“干犯御名二处,语涉狂悖数处”。笔者查了一下,这二处分别是:

“圣上遵太后之遗命,免各省税粮,其德非不弘也,但其恩未远,其泽未长……”“虽曰租亦免,然田主征足,佃户其敢抗而鸣于官乎?是圣上有万斛之弘恩,而贫民不能尽沾其升斗,甚可惜也。”

吴英是不懂?不可能。估计是疏忽,行文至此,如一江东逝顺流而下,忘了致命的“弘”字,也没有专业校对来把关。结果,就因为这两个“弘”字,吴英被凌迟处死,子吴简才、吴经才,胞弟吴超,胞侄吴达才、吴栋才,因为年纪都在十六岁以上,被“斩立决”;其妻、妾、幼子等“发功臣之家为奴”。

儒家倡修齐治平,皓首穷经,学得满腹经纶,如果不“货与帝王家”,屁都不是。但屡考不中怎么破?上书、献策也是首选。自汉尊儒始,历代书生都有公车上书的传统(汉制规定,吏民上书言事均由公车令接待,故曰公车上书),而上书人多有因此被破格重用者,最著名的,就是东方朔了。

这条传统的上书之路,到了清代,就被滚滚人头堵住了。“生员不许一言建白”,你是读书人,只有考上公务员,才有资格说话,否则就给我闭嘴。想献策、想改革,我先把你砍了、剐了,看看你是否如俗话说的,“死剩一张嘴”。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爱国书生,前仆后继,把肉往砧板上送,染红了康乾盛世。但吴英实在死得太惨烈了,爱国书生们应该都被吓破胆了,自乾隆四十五年后,文字狱仍不断,但天真自撞的,倒是没有了,全国噤声,万马齐喑,乾隆的目的也达到了。

只是,115年后,“公车上书”再次出现。这一次,书生们不再孤军奋战了,康梁振臂一呼,十八省举人响应,一千二百多人连署,数千人参加,统治者再也控制不了了。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贾嘉)

阅读(0) 评论 66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