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冠仁,作家,编剧,曾任大学教师,后留学深造,如今回国,右手写字影视,左手互联网。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空洞中年危机下的港片过度消费

—— 《港囧》影评

张冠仁 9月29日 10:54

一个不满足于讲笑话的徐峥,在港片情怀的助产之下,生下一个票房招牌金蛋。当然必须承认,在横向比较的国产喜剧范围之内,《港囧》的完成度还算不错的,这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电影,只是当聪明的徐峥努力在票房之外收获更多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港片的儿女们】

作为一个70后,在90年代初的大学生,香港电影是那个时期文艺青年的“情感共同体”。此前的80年代,萨特和海德格尔们经历了一场短暂而又怪异的中国“奇幻之旅”后还是回到了他们本该属于的位置,毕竟全民讨论《存在与时间》是一个报复性消费的虚幻语境,在狂飙之后还是会众神归位。

商业大潮的经济基础对应的必然是配套的消费主义文化观,否则上下层建筑的失位会导致再一次的社会崩溃。

于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大陆文化青年遭遇了张国荣、谭咏麟和四大天王们,这既是时代印记,也是文化必然选择。录像厅所代表的粗糙影像和即时性消费的特征迅速成为某种文化消费替代品进入了二三线城市青年的精神世界。

时隔20年之后,这种文化反刍成为了《港囧》的情怀元素。可是当你抽离那些负责在情绪中煽动的港片金曲张国荣们,你会发现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为了圆一个初恋的接吻梦而在油麻地的观光巴士上出生入死是那么滑稽而又可笑。画面与音乐的脱节,让那些未曾成长在港片语境之下的95后们倍感索然无味。

大卫·波德莱尔曾经在《香港电影的秘密》中给鼎盛时期的港片一个评价:“尽皆癫狂,尽皆过火。”可是多年之后,这句并不太客气的评价成为了港片的自我标签。

而《港囧》中关于香港金曲的过度阐述也导致这种抒情变得毫无节制而面目陌生,根据片尾字幕,将近22首歌曲在113分钟的电影以平均5分钟一曲的速率进行现场观众自带麦克风传递,如果开通一个台北纯K或钱柜专版估计效果也不错。在《港囧》中,徐峥从音乐到配角对香港电影的全方位砍伐型消费,让观影情绪长期处于某种过度饱和的状态而无法松弛。看来徐峥得到了“尽皆过火”四字真传。

而包贝尔在电影中的表演也只能说是非常努力地去表演而已。他在演一个自己都不一定认同和喜欢的角色。

【过于廉价的中年危机】

如果说本片A面是囧字招牌系列的国产喜剧和香港电影制作班底的惊险动作场面的话,那么作为本片B面情怀担当的中年危机表现得非常空洞而失去指向性。

徐峥作为一个“上门女婿”,他所有情感危机来自于在丈母娘家中失衡的地位,以及被剥夺了男性尊严的自尊。可是自始至终电影中没有给过他关于自己理想中生活的展示。

于是20年没见的杜鹃初恋情人成为了他唯一而又脆弱的摆脱危机的情感支柱,可是沿途与她不断的微信联系又在不断地消解这种情感张力,于是他所谓“我所牺牲的艺术家生涯”成为了一个一触即破的托词与说法。

一个仅仅遭遇了一场毕业应聘失败之后,就转行去内衣公司当设计师和驸马爷的家伙的人生理想无非是:“容易而又自足的生活着。”于是当他受尽凌辱之后要在医院门口与家人的决裂就显得矫情和莫名。好在徐峥还是用一个自我解嘲的方式接住了他表演的徐来在一大车内地游客的敞篷公交车上关于青春与梦想的宣言。

在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东到八里桥,北至亚运村,南抵永定桥,西达学院路蓟门桥,长期生活着这么一批中年艺术家,他们以才华自诩,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呼朋引伴喝一场大酒,长期恪守逢酒必醉,逢妞必泡的两大原则。

借酒痛陈自己这些年把无限的牛逼投入到了有限的金钱游戏中,最后大腹便便人到中年,万恶的甲方和狗娘养的金钱毁了他本欲将心向明月的艺术青年之梦,他只需要一个别墅一个世外桃源恢复艺术创作,当然此时坐在他旁边的刚认识的姑娘随他同行那是更好,只要三个月,只要三个月,我还你一个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二十一世纪塔可夫斯基。我幸好认识这么一批人,每逢喝高必表态,年复一年花开花落,情深不寿,誓词不变。

此中有酒意,弦断有谁听?学会鉴别中年撒娇和中年危机,是帝都文艺女青年的必修课。

当然徐来显然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中国胸罩设计的半壁江山,于是当他听闻妻子为自己买下一个法国鄂尔多斯,不,法国普罗旺斯的旧仓库给自己当艺术创作基地之后就感激涕零。当他被戳破艺术之梦后,也会乖乖地回归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身边,重拾日常生活的美好,于是这种中年男性以牺牲才华的方式兑现成功后,并不忘时不时嚎叫一把自我提示理想不灭的人们找到了在汪峰演唱会之外的电影情感共同体。

的确,徐来在电影中表现得非常出色,机智地完成了情人和老婆先救谁的千古难题。也经受住了资本主义糖衣炮弹的接吻考验,而吻不下去的那个点,除了杜鹃还要出席发布会所以没有1分钟的时间补妆,但是有时间和我温存,以及在那些贴在橱窗里的男性友人编号里我到底排在第几这样的千古之问以外,全是自己对老婆的爱,这种爱情来的也过于及时和义正言辞了吧?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始终认为在改革开放不过30年的当代中国,缺乏某种纯粹意义上和群体概念的中年危机,有的不过是在物质时代的某种不知足,或者在现实生活中的欲望不满。

毕竟生一个孩子就可以解决的终归不是中年危机,而只是中年不育罢了。

【电影中的亮点】

当然这部电影里,依然有不少亮点,比如铁头套,它是一个聪明又直观的设计。

它是身份障碍的一大物化道具,解决了徐来站在和他当年梦想易位的初恋面前却又无法获得真实身份的现实逻辑难题:他是他,然而又不是他。

除了负责笑料之外,也解决了一个叫拜伦的英国辛弃疾提出关于恋人重逢的千古之问:如果他日重逢,时隔经年,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以铁头套。

恰似《泰囧》带来的电影+旅游潮流之外,接下来,《港囧》会引起另外一股电影+情感共同体风气。

如果,你今后看到大银幕上出现《海贼王大战黑猫警长》不要过于惊讶,因为从大数据上分析,这是观影两大人群:90后和80后能产生交集的文化消费共同体。还有看到《在廊坊的中心呼唤爱》搬上银幕,也不要过于意外,因为那代表了一大批北京郊区大学生的生活经验和恋日都市小清新的情感共同体。还有《流星花园之少林寺十八铜人》也很正常,它开启了言情动作片的先河。言情动作片,一言一语总关情。

除此之外,《港囧》除了符号借用之外,对于真正的香港本土性并没有予以关切与珍重,比如香港精神,比如草根人物统统都不见,只是奇观的展现而已,当然那些刻意复古的片头字幕字体不算。

香港文化成为了打造内地票房金蛋所需要而借用的那具文化干尸而已。联系此前的奶粉代购危机和当下的别让李嘉诚跑了,可见这种消费的背后并不是只是偶然。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刘元)

阅读(0) 评论 129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