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西游记》里那些嫁给大山的女人(上)

余少镭 8月7日 10:41

一刘姓女子公开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物证,证明少林寺方丈不止一次跟她开过房,并坦承当时愿意跟大和尚开房,是希望对方能“帮她处理生意问题”。这不禁让人想起,当年CCTV名嘴遭遇类似事件时的一句名言:“本来挺美好的一件事,你们现在非要当做一个丑闻!”

确实,本来挺美好的一件事,掺进了利益博弈,就算不爆出来,那也丑陋不堪了。相比而言,《西游记》里每一个想跟大和尚滚床单的女妖精,动机就要单纯一些——她们并不是希望和尚能帮着“处理生意问题”,而是想夺取他的元阳,这“元阳”可不是要留在内裤上做证据用的,而是能让妖精们跨过辛苦练级的阶段,一步成仙。

当然,《西游记》里,也有一些男妖拼了命想找女人当老婆。刚看西游时整不明白:女妖中不乏玉面公主那样的白富美,何必舍近求远还冒着生命危险?再说,跟人类杂交,也不能给修炼带来丁点儿好处嘛。

几个可能的原因:一、基因改良。身为妖怪,再怎么呼风唤雨,毕竟社会地位太低,所以,它们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也妖里妖气的,不敢高攀神仙,只好找人类勾兑了;二、那些国色天香的女妖,极有可能是自带美图功能,到了子时就露出原形来——谁都不希望两眼一睁一蜘蛛或蝎子趴在你身上说“官人我还要”吧?三、男妖怪想改良基因,女妖怪也想啊,妖怪嫁给妖怪,生个儿女绝对怪怪——红孩儿就是最好的例子,哪个当母亲的,愿意自己的儿子几百岁了还没发育呢?

所以,男妖怪找女人类当老婆,完全可以理解。只是,有哪个女人类会自愿嫁到大山里给妖怪当老婆呢?没有怎么办?很简单,抢呗。

【伤害的转嫁与链式反应】

《西游记》第二十八回—第三十一回,讲的就是一个嫁给大山的女人的故事。

宝象国三公主百花羞被掳到大山里去,并不是因为人贩子,而是在“八月十五夜,玩月中间,被这妖魔一阵狂风摄将来”(第二十九回),然后,事情的发展跟大家预期的一样,黄袍怪将她“直带至半野山中无人处,难分难辨,被妖倚强,霸占为妻”。

(电视剧《西游记》,被黄袍怪掳来的百花羞)

像所有被掳的女子一样,百花羞也想过逃跑,想过找人传音信,可身处山旮旯,周围尽是凶神恶煞,妖怪“法令又谨”,她“步履又难”,再加上“路远山遥,无人可传音信”;“欲要自尽,又恐父母疑我逃走,事终不明”。这就像郜艳敏,媒体报道,她被卖后,“多次逃跑未遂,曾三次自杀,被人发现后救起”。

一句很狗血的话说:“当命运强奸了你,你实在无法反抗,就闭上眼睛享受吧。”百花羞在确认逃生无望的情况下,“故没奈何,苟延残喘”。这一“苟延”,就是十三年,还给黄袍怪生下了俩儿子。郜艳敏则在被拐卖十三年后,被评为“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同时被拍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在此期间,她也给购买方生下了一对儿女。而最近热播的《权力的游戏》第五季,最被“原著党”诟病的情节,就是珊莎被小指头安排(也是贩卖)给了“小剥皮”拉姆斯(也是恶魔)。珊莎也多次尝试逃跑,但在剥皮人的势力范围内,每一次逃跑都只能给自己或帮助她的人带来伤害,最后,她也只能接受被恶魔强暴的命运了。

(美剧《权力的游戏》,珊莎与拉姆斯)

作为被害者的亲属,宝象国王自述,自从“不见了公主,两班文武官,也不知贬退了多少,宫内宫外,大小婢子太监,也不知打死了多少”。毕竟手握绝对权力,可以化悲痛为暴戾,转嫁给无辜者。而郜艳敏的父母,因为女儿的失踪,母亲急瞎了眼,当时才四十多岁的父亲“一年里头发全部变白”。作为社会最底层的百姓,遭遇如此不幸,没条件向他人发泄,只能通过极端情绪来摧残自己的身体——站在另一角度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迁怒和惩罚?

拐卖人口之所以是重罪,就因为它所造成的伤害,是呈几何增长的,也是链式反应的。前不久关于“人贩子一律死刑”的呼吁,为什么能引起病毒性传播,就因为它虽然在法理上说不过去,但在情理上却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受害方:同命不同运】

百花羞的遭遇,在《西游记》中并不是孤例。另有两个女子被魔头掳去当老婆:唐僧他妈满堂娇、朱紫国金圣宫娘娘。

唐僧他妈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陈光蕊中了状元,打马游街,适逢丞相殷开山的女儿满堂娇彩楼抛绣球,相中了他,结为夫妻。新婚第二天,被窝还没暖呢,陈光蕊被授任江州州主,起身赴任。途经洪江渡口,艄公刘洪垂涎满堂娇美色,与另一艄公李彪合谋,杀了陈光蕊。变起之时,满堂娇想跳水殉夫,被刘洪一把抱住,满堂娇“寻思无计,只得权时应承,顺了刘洪”,于是刘洪“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

(电视剧《西游记》,唐僧的妈咪殷温娇,别名满堂娇)

一句话,就是唐朝版的《让子弹飞》。不同的是,《让子弹飞》中,刘嘉玲本是烟花女子,跟葛优没啥感情,见到剽悍粗犷的匪首姜文,投怀送抱,也是水性使然。满堂娇则是丞相千金,嫁给新科状元,正是幸福感爆棚之时,老公被杀,自己被强暴,岂能相从?吴承恩给她找了一个极好的理由:“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得食肉寢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

刘洪虽不是妖怪,但对于被掳的满堂娇来说,他就是一恶魔;江州不是大山,但在满堂娇眼里,也是人间地狱。所以,她的命运,跟百花羞是一样的。

跟百花羞、满堂娇不同的是,祭赛国的金圣宫娘娘是被丈夫——祭赛国国王献给妖怪的。根据国王的回忆:

“三年前,正值端阳之节,朕与嫔后都在御花园海榴亭下解粽插艾,饮菖蒲黄酒,看斗龙舟,忽然一阵风至,半空中现出一个妖精,自称赛太岁,说他在麒麟山獬豸洞居住,洞中少个夫人,访得我金圣宫生得貌美姿娇,要做个夫人,教朕快早送出。如若三声不献出来,就要先吃寡人,后吃众臣,将满城黎民,尽皆吃绝。那时节,朕却忧国忧民,无奈将金圣宫推出海榴亭外,被那妖响一声摄将去了……”(第六十九回)

为了救国救民,牺牲了自己老婆。然后,就害了三年的相思病。而金圣宫娘娘毫无怨恨,虽是被动,也算是以一己之身救了一国百姓了。想想,这对夫妻,才应该入选“感动天上人间十大人物”。

也许正是因为这牺牲精神吧,跟其他被掳的女人不同,金圣宫娘娘没被妖怪玷污,最终“完璧归赵”。这是因为有个好管闲事的紫阳真人,“将一件旧棕衣变作一领新霞裳,光生五彩,进与妖王,教皇后穿了妆新。那皇后穿上身,即生一身毒刺”。说白了,就是神仙忽悠妖怪,让娘娘戴上无解的贞操带。皇后就是皇后,同样是西游路上的棋子,却享受到公主和丞相之女所没有的待遇:保住贞操。

(电视剧《西游记》,被妖怪掳走的朱紫国王后金圣宫娘娘)

【加害方:从暴力到温柔】

西游里面这些“嫁到大山里的女人”,不管是三年(金圣宫)、十三年(百花羞)、甚至十八年(满堂娇),都没有一个跟抢了她们的男人(妖)日久生情的,而且一有机会,就都会里应外合置“老公”们于死地:满堂娇跟儿子定计,请父亲派兵来灭了刘洪;百花羞与金圣宫,都哄骗、色诱丈夫,帮孙猴子偷到宝贝。

而那些抢了女人的男人(妖)们呢?不得不说,他们对抢来的女人,都经历了从粗暴到温柔的心路历程——一开始,那肯定都要用暴力,收拾得她们服服帖帖的,让她们死心认命,这才对他们展现温柔的一面。

十八的夫妻生活中,刘洪是怎么对满堂娇的,书中没有记载,但从满堂娇一说需要一百双僧鞋去还愿,他立马升堂吩咐手下去完成任务这一情节,我们也不难猜出,他对这个抢来的老婆,还是很在乎的。

作为妖怪的黄袍怪、赛太岁,对抢来的老婆就更好了。百花羞跟黄袍怪生了俩儿子,黄袍怪对她甚至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唯一的发怒,是因为发觉百花羞托人带书给父亲,觉得我这十三年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还想离开我——这正是所有男人都受不了的。赛太岁就更加不用说了,把一美女抢来三年,却碰都不能碰,只能不断地去抢宫女来“顶缸”,饶是如此,他对金圣宫仍是一片痴情,金圣宫给他一点好脸色,他立马就灿烂起来,满屏“欢喜”、“大喜”、“满心欢喜”、“大笑陪礼”、“骨软筋麻”(第七十一回),整一副谄媚的嘴脸,哪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

所以,当郜艳敏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丈夫现在对我很好”时,我们完成可以相信——对她好,才能换来她不离开的承诺。这时候如果还想实施暴力,无异于找死。

(郜艳敏与丈夫、孩子。图片来自网络。)

在这些掳掠事件中,被抢的女人及其家人无疑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们却不算是最大的受害者。那么,最大的受害者又是谁?请关注《<西游记>里那些嫁给大山的女人》(下)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刘元)

阅读(0) 评论 8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