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白,书评人,专栏作家,评述作品包括外国文学等诸多领域。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谁会牺牲自己来成全你

—— 玛丽昂·歌迪亚的《两天一夜》

朱白 2月1日 13:52

电影、小说等叙事艺术在展现主题时,某种意义就是为主人公设置障碍,观众或者读者跟随主人公一起度过障碍、消除困境,或旁观他人的灾难达到自醒和警惕,或在他人的困惑中陷入居安思危的思考。

编导达内兄弟为《两天一夜》中的桑德拉设置的障碍是:她因病即将面临失业,唯一挽回的机会是全体工友展开投票,在一千欧元奖金和她的留下之间选择一个。早前一次投票的结果是十六个人中十四个都选择了奖金,但是桑德拉在朋友的帮助下,得到了重新投一次票的机会,所以在这个周末,她要一边克服忧郁症,一边去挨个动员说服自己的工友放弃一千欧元奖金,投票让她留下来。

以此,桑德拉碰到的困境是自身肉体上的(忧郁症、大量违背医嘱地吃药),也是现实中家庭生活上的(失业后无法承担现在的家庭负担,要搬到廉价公寓等等),更是精神上(她觉得自己像乞丐一样去乞求别人,况且这个请求又是那么无礼——让人放弃就快到手的奖金,而她并没有什么回报给工友)。

透过桑德拉的困境,编导让观众看到了更多的关于人和人的生活的困境,比如那些冷漠的工友,冷漠之外也各有各的现实困境,一千欧元对于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需要之处。当桑德拉鼓起勇气敲开一位工友家的大门时,她没有我们熟悉的那种泛着廉价庸俗气味的寒暄,而是先简单的问好,然后直接说出自己的请求,被拒绝后也没有产生恨意。她宽忍对待着这个她所生存并熟悉的世界,并对自身不时产生自卑和放弃心理。

真正的困境不是一千欧元,也不是失去一次工作机会,对于《两天一夜》来说,编导提供了更多的困境来让观众寻找共鸣。人心的荒凉,大概也是现代人必须要经历的一种困境。桑德拉去找一位平时跟她关系最好的工友,那位工友却选择了避而不见,连当面告诉她一千欧元对自己更重要都不能做到。于是,桑德拉在失败颓丧之余,还要领教一份伤心难过。表面上是收入、钱的人情的困境,其实更是现代人心正在以一种不可挽回的颓势向下荒凉的困境。

民主投票表面上也许是一种冷冰冰的行为,每个人都在考虑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之后,去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投票这个现代社会的一项人类行为,却可以折射出非常复杂人性问题,其作为行使者的主体,即,人,也可以是充满人性的温度的。是袒护,还是冷漠?是怜惜,还是拒绝?是动容,还是以自己的现实为重?是关切之后的自责,还是毫无顾虑地选择一己满足?是通情达理地换位思考,还是无言以对的婉拒?这些既是人与人之间不同的选择,也是同一个人身上的进退两难之境。

玛丽昂·歌迪亚的演技自不必说,她为这部影片奉献出了一种可以暂且称之为“实心的演出”,获得2015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也算实至名归,这样一个悲剧中顽强抗争的女性,在歌迪亚的诠释下,总是让观众可以滋生出几分怜惜的表情。与其说歌迪亚是那种将演技玩弄得如火纯情的人,正如她在的《玫瑰人生》、《锈与骨》、《移民》这些影片中所实现的那样,不如说她是那种先天条件太好、后天又敢于豁出去忘我表演的人。邋遢破败、绝境崩溃,这些几乎是每一个女演员想要突破光鲜亮丽角色时的一条必经之路。可是仅仅是角色上的决绝并不能让观众就此发现“演技”,或者一名演员在艺术上的贡献,而是要真的有表演上的洞察和奉献。从光鲜亮丽中走出来饰演颓废脏兮兮角色的女演员太多了,但就此被认定拥有艺术造诣的人并不是全部,比如范冰冰在《玉观音》中破釜沉舟地扮演了一名叛逆少女,虽然也获得了诸如东京电影节影后称号这样的成绩,但也没多少人就此认为范冰冰是一位在演戏这件事上多么有造诣的演员吧。

歌迪亚不同,她快速摆脱花瓶角色后,能在这种苦大仇深的角色中找到一种释放,这才是一名演员的原动力,而不是获奖或者攀上其他高枝。甚至对比起来,歌迪亚也不存在章子怡身上的那种狠劲儿,就能把一个角色诠释到位。《锈与骨》中失去双腿的女人,从充满磨砺的生活中,观众能看到一个女性的坚韧和不屈——而这,并非依靠过度的狠劲儿就能完成的。

在备受忧郁症折磨中刚刚走出的女人、两个孩子的母亲、频临失业的女工——玛丽昂·歌迪亚将一个狼奔豕突的底层但非弱者的女性形象诠释得淋漓尽致。她不是要战胜这个世界,以及对抗周围的人,而是要对自己下手,并且越狠越能实现目标。

不得不说,玛丽昂·歌迪亚的成功跟影片本身的故事有关,这是一个基于人性的基本层面展开的故事,换言之,无论观影者身处何等境地,都会产生感同身受,那种悲剧和困窘是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相比而言,《一代宗师》也叙事了章子怡扮演的宫二复仇、完成自我的故事,但这是建立在江湖、传承、宗派等宏大叙事基础上的,对于演员来讲,已经失去了更多的诠释空间。如果非要做一个比较,那么可以说章子怡对于宫二始终是在“演”,而玛丽昂·歌迪亚对于桑德拉是在“讲述”。前者可以诞生诸如十二个电影奖项影后这样的成绩,而后者则是可以贡献一件艺术品传世。

达内兄弟不时给予影片以温暖的调子,比如丈夫的亲情可以打消抑郁、自卑、碰壁带来的伤害,途中的音乐也能让心情就此变得靓丽,但这种短暂的温暖并不能完全对抗人世间那些随处可见的困境。

跟之前欧洲的艺术导演一样,达内兄弟也在对宗教旁敲侧击甚至发出质疑,桑德拉去见一个正在教堂做礼拜的工友,工友用需要奖金这个理由拒绝了她,甚至对桑德拉撒谎想让其放弃继续争取工友投票。这种信念在现实面前仿佛瞬间变得一文不值。

虽然桑德拉最后失去了工作机会,但这里仍有人性的温暖,那些答应过投票给她的人都做到了,人类在失败的拥抱中更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本文原标题:《投票也许冷冰冰,但人性却可以暖意如春》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贾嘉)

阅读(0) 评论 6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