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百人会发起人,近代史学者。多年来关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文化生态变迁、知识分子研究等题目,近年来主要从事燕京大学的史料收集以及相关研究。著有《燕京大学1919-1952》《消逝的燕京》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黄钰生:精心培育中国最宝贵的花朵

陈远 2月13日 16:22

在近现代教育史上,清华、北大和南开具有独特的地位,其独特在于,即使放眼世界范围内,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哪个学校可以和这三所学校一样,与一个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并对其发展影响巨大。

因战争而成立的西南联合大学,既是一个例证,也是一个隐喻:只要这三所学校尚存,中华的文脉便不会中断,中华民族便不会消亡。这也是当时国民政府对于西南联大格外重视的原因。清华尤其如此。尽管是三校联合,但是清华在西南联大中占据主体地位,这不仅是因为在成立之初无论是在学生还是教师的人数上,清华占了联大的半数之多,更在于联大八年,虽名曰三位校常务委员集体领导,但实际上,联大的日常校务和重大决策,都是由梅贻琦主导的。

成志学校因为其子弟学校的特殊性,孩子们的命运天然与国家捆绑在一起,当三校的教授们跋山涉水之际,这些小学生的身影若隐若现。杨振宁在《西南联大启示录1》中曾经回忆起那段艰辛的岁月:我还记得我的母亲怕我们走在路上被冲散,所以她准备了几块大洋。那时我最大的弟弟7岁,最小的弟弟才几个月。妈妈把我弟弟妹妹他们的棉袄拆开,给每个孩子的棉衣里放进几块大洋和一张纸。写上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是杨武之的孩子,而杨武之将要到昆明西南联大当教授,希望好心人见到,将这个孩子送到昆明……这在民国的基础教育史乃至世界教育史上,也是较为罕见和独特的。

(西南联大附小1944-1946年学生)

尽管时局动荡,但是教授们并没有忽视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在西南联大艰难建校后的第二年,为解决西南联大和师范各院教职工为主的子女就学:“1939年9月19日,常委会议决:呈请教育部拨专款,筹设师范学院附中、附小及幼稚园。”

附小有自己的校徽,三环交套,紫、白、黑三色交镶。表示联大由三所大学组成。附小有自己的校歌。由张清常教授制曲,他的姐姐作词,曲词并茂,这也是熏陶集体精神的文艺。

据联大附小校友黄宁、吴庆宝等同学回忆:

我们是抗日战争时期,正当国家、民族处于危机存亡的紧急关头,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到达抗日大后方——昆明的一群孩子,进入了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附属小学。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附属小学,可以看作是成志学校的延续,事实上也是如此,抗战胜利后,成志学校北上复原,教师和学生大多还是联大附小里的老师和学生。

关于联大附小,周友樟校友(1943—1946年在读)在《永远忘不了那段温馨而厚重的艰苦历史记忆》中写道:联大附小的校址位于联大北校区西南侧一土坯墙之隔的原浙江享堂,享堂是个已经很旧的、不大的坐西朝东的四合院。院子是灰色小长方砖铺地,院内西面是一间较大的面向东的房屋,北侧和南侧各有一间同样大小、分别面向南和面向北的东西方向的房屋。小灰瓦尖顶屋上长满了野草,所有的屋内均无顶棚,地面也是残缺不齐、铺着高低不平的地砖,窗的下半部是砖的,门的下半部是整块木板,两者的上半部全是小小的长木块拼成的不同的图案格格。门窗没有玻璃,也不能糊纸,屋里屋外,那真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好在当年昆明的气候宜人、四季如春。

享堂原先三间较大的房屋作附小教室或老师的办公室后,屋内墙壁只用淡淡的白石灰水刷了刷,下半墙仍可透见灰色的小长砖;屋内填了教学必备的黑板、桌椅和老师的办公用桌。大屋前台阶下的正中树了一个旗杆,校园南侧四、六年级教室和享堂大门对面一、二年级的教师及小院,均是因建校所需先后扩建的,后者教室是在小院的东侧,墙东窗外即是联大北校区,校内西南侧是一排排茅草屋顶的学生宿舍。这两间一、二年级教室除了上课外,还供中午在校用餐的同学就餐,所以这两间教室内的桌、椅和其他班级的不同,都是四方黑色的小矮桌,桌的四边各放一把黑色的小木椅。小桌在教室内均是斜着摆放,这样就不影响每桌的四位同学看黑板和听老师授课。每当暑期开学后的前一两天,这些小方桌则在教室内围成一长方形,摆放各年级的优秀作业本、手工作品,供新老同学、家长参阅。家长们很珍惜学校的每次邀请,都非常仔细、认真地观看,并纷纷点头认可,有时也和在场的老师笑眯眯的、文文静静的交谈几句。这个小院的西南角是伙房,厨灶用具也是很简陋的,粗米饭,有个炒菜、有个汤,小朋友们在一起吃饭就觉得非常高兴、非常好玩儿,什么好吃不好吃的,不吃这、不吃那,剩下的全倒了,那是当时没有的事儿。

联大附小的掌舵人,是黄钰生。据齐钟久(1943-1946年在联大附小上2-4年级,曾任中国革命博物馆陈列部副主任,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回忆:联大附小的校长是由师院校长黄钰生兼任,黄校长德高望重,是知名的教授,他常来学校指导。记得有一次他给我们讲了一个隐身人的科幻故事,引起了我们对学科学的兴趣。当时常来学校的还有查良钊教授和张清常先生,他们都很热心附小的教育。

现在知道黄钰生的人已经不多了。申泮文院士就常常感慨像黄钰生这样一位“国家级人物”竟然不被重视。但是在1937年出版的《古今人物别号索引》中,收录了黄钰生,却没有闻一多,可见黄钰生在当时的影响。2007年西南联大70周年,笔者在《新京报》操刀《西南联大的遗产》专题,专门邀请南开的王昊兄撰文介绍黄钰生。事后很多人谈到这个专题,一致认为专题最大的价值是打捞了几位以前被忽略的人物,黄钰生即为其中之一。

(黄珏生,1898-1990)

论渊源,黄钰生与南开更为深厚,但是他在联大附小却留下了浓重的痕迹。在芝加哥大学获得教育学学位的他,对于教育理解深刻。从《大学教育和南大的意义》一文可以窥见壮年黄钰生的教育理念。他认为,大学的目的,简言之,一是“润身”,二是“淑世”。这种教育理念在他执掌联大附小时得到了延续。黄钰生在《回忆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及其附校》一文中把附小比喻为“花圃”,他说:“关于附小,我只用一句话概括:年轻的园丁精心培育幼苗。”

黄钰生特别注意培养孩子的身心健康,下面的话,正是出自黄钰生之口:

——————————

一个优良的学校,首先要注意儿童的身心健康。积极注意儿童身体的正常发展和卫生习惯的养成。为了贯彻这个目标,学校的安排,器具的设计,凡与健康有关之处都要加注意。学校的卫生和学生的饮食由有专业训练的职员负责,使每个学生未有疾病。每半年受校医检查一次,低年级每两月测验体格一回,以观察其生长发育。这样,在家庭、学校双方小心操护之下,个个都可以茁壮起来。

至于心理的健康,卑之无甚高论,只求学生有“出息”,能做的事自己做,能受的自己受,能负责自己负责,可尝试的鼓励他去尝试,遇到困难自己去设法克服,这就是有出息,有出息不见得全好,无出息好也好不了,而不坏不即是好。有出息即可以好可以坏,好坏之际是教育下手的去处,我们宁愿要顽皮淘气的孩子,而不愿要无生气的孩子。根据这种认识,本校对于每一个儿童的兴趣、胆量、气质加以爱护。对于艺术、音乐、劳作、团体活动等表现自我的科目,将给予特别注意。本校同仁不敢希冀培植天才,但绝不践踏天才。

在儿童与物之间,儿童与人之间,儿童与事之间,碰着是难免的事,教师虽然关心,而绝不做褥垫、靠山,围墙、代劳的使者。让孩子们在现实的雨阳中长大,而不是在暖窖中熏出来。

但是有一件东西,我们当作嫩芽看待,那就是儿童的兴趣。例如画画一事,那个小孩子不好画?可能是顽皮的缘故,教师看孩子的作品无一是处,于是在讥笑、谴责下绘画的兴趣夭殇枯槁了。绘画如此,其他兴趣也莫不如此,于是兴趣往往不是禀赋之发展而是踏践的残余。本校同仁对于儿童个人兴趣必须小心翼翼地培植灌溉。

——————————

在黄钰生的倡导下,爱的教育在联大附小大行其道。当时读一年级的校友周友楠回忆:附小的师资水平很高,不少是联大毕业生,哪个学生学习好,老师就亲吻他的脸,大家都把这看成最好的奖励。我是经常受到亲吻的学生之一。当时在北平的小学里,学生不听话,老师可以罚站、用教鞭抽手心。附小则完全采取教育的方法,学生有错误老师必须耐心教育,使学生心服口服,达到纠正。还有一个在当时是很新鲜也是很成功就教育方法,级任老师每年要到学生家走访一次,了解学生在家的情况,并与家长共同研究,以便因人而教。老师向家长反应的情况,一般是学生的优点多,绝不向家长告恶状,对学生的缺点,只是以要求或希望的方式请求家长配合教育。

爱的教育是“润身”,在联大附小,还有另一种“淑世”教育。学校对学生在卫生、礼仪、待人接物等方面的要求非常严格,每年要评选先进的班级和品学兼优的个人,发给奖品并照相以示鼓励。当时,附小的学生常常受到外界的称赞:“附小的学生有礼貌、明事理、知识多,将来会有出息。”如今我每天经过附小时看到附小的“三张名片”,其来有自。

尽管后来黄钰生在后来追随张伯苓担任南开的“大管家”,但是他回忆起联大附小时依然深情款款:

——————————

当时的附小,学校有自治会,经常出版《附小壁报》,有合唱团,表演精彩,有音乐家的风度。同学们自己管理图书馆,各班有菜圃一块,比谁经营得好,附小的路面上很干净,种满了鲜花。我们经过附小时,嗅着花香,看着花色,便想到在这儿有个花圃,里面培养着中国最宝贵的花朵。

——————————

是的,联大附小的学生们不愧于“中国最宝贵的花朵”的称号,70年后,他们在联大附小成立70周年大会上如此赞美自己的母校:

哺育我们成长的园丁都是师范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所开的国语课要注意“说话、表达、阅读、写字”全面的训练;算术课要求“理解、速度、准确”;常识课强调“兴趣、理解”的培养;唱游课包括体育、音乐,唱得最多的是抗日歌曲。纵然体育设施简陋,但仍为我们健康的体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工作课包含“劳作、美术”,自幼培育动手能力,艺术实践与鉴赏功底。操行的考核更是细致入微,有“整洁、礼貌、守时、秩序、公益、勤敏、诚实、互励和悦、勇敢”十项。几乎囊括了一个人道德品行的方方面面。综上所述附小给我们的启蒙教育自始至终贯穿着“为学要严,为人要正”的主线。优良的小学教育使我们受益终生。

1943年,清华中文系教授、著名语言学家张清常先生给西南联大师范学院附小写的校歌中这样写道:

在这里四季如春,

在这里有爱没有恨。

我们要活泼有精神,

守秩序,相敬相亲。

我们读书要认真,知识要够多,头脑要清新。

能独立判断,能俭能勤,发奋努力,好好的做个人。

好好的做个人,这是联大附小的教育,也是教育的真义所在。在今天的清华附小,我常常能看到这一传统的延续。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陈小远)

阅读(0) 评论 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