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mouse,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曾任职于《南都周刊》、《香格里拉》、《明日风尚》等媒体,目前供职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穿越Across》。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伟大乐队能否像品牌一样被传承?

张海律 5月3日 14:52

过去的几小时,我刚在利物浦北郊的南港剧院(Southport Theatre),心满意足地看完了一支名为“私贩披头士”(The Bootleg Beatles)乐队的两小时现场。

顾名思义,所谓“私贩”,大抵听起来该是翻版、冒牌货之意。但在唱片业领域,就唱指那些最受音乐人死忠追逐的、由现场调音台私录下来的演出音频,虽本来未经艺人或唱片公司授权,但后来也自觉珍贵,也就常堂而皇之拿出来,打上“Official Bootleg”(官方私贩)的Logo,拿到正版市场售卖。

至于这支把自己蔑称为“私贩”的乐队,是实打实的从形象、声音到舞台设计上,都坚持多年的披头士“致敬乐队”(Tribute Band)。不过他们是否有着保罗·麦卡特尼、林格·斯塔等在世成员的“官方认证”,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前前后后的12支披头士致敬乐队中,已成军35年并经历过多批成员的“私贩披头士”,绝对是最被观众认可和追逐的。

再现披头士辉煌,从来就不是这座海港城市“印象利物浦”般的旅游名片,甚至没有“Let it be”那样的伦敦常备音乐剧。但“私贩披头士”巡演到前辈家乡时,门票就几乎早早告罄。

(几可乱真的“私贩披头士”[The Bootleg Beatles]乐队,作者供图)

当我一走进剧场,就立即感到怀旧是一股多么壮阔的力量。坐在最前排的我,往身后仔细扫了一圈,大致可以断定,在场观众平均年龄能达到65岁!有老夫老妻相依相偎跟着拍手并卡拉OK的,有拄着盲杖站立全场鼓大耳膜想象画面的,也有跟随爷爷奶奶来见识一下他们激情燃烧岁月的。我身旁那位长得像拉尔夫·费恩斯的,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年轻人,带着六岁儿子来看现场的他,很肯定地告诉我,“在座的这些利物浦老人,可能有很大一部分都见识过真正的披头士。”而那位正在学钢琴的小男孩,也说自己很喜欢披头士,尤其他们解散前最后的专辑《阿比路》(Abbey Road)。

台上的高仿乐队,倒也非常对得起台下的原版观众。先是留着邻家男孩般的乖巧发型,在打扮成披头士初出茅庐时洞穴俱乐部(Cavern Club)的舞台上,唱着1960年代初的名曲《She loves you》《Love me do》等等;等到了1960年代中,他们又换上有着夸张色彩的戏服,在迷幻感十足的舞台帷幕前,开唱中期的《黄色潜水艇》《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等名曲;期间,“盗版”的保罗·麦卡特尼和乔治·哈里森,还各自独唱了自家招牌曲《Yesterday》和《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等到了尾声,戴黑框眼镜的冒牌列侬和鼓手林格·斯塔开始活跃了,坐在钢琴前,带领全场吼着《Ob-la-di, Ob-la-da》以及《Let it be》。返场曲,当然少不了英国人民的民间国歌《Hey Jude》,在一片“Lalalala”的高歌中,老人们盈眶着回家睡觉。

这并非我第一次看这样的高仿致敬乐队。两年半前,在斯诺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也曾赶上一支名为British Floyd的乐队。那自然是向迷幻音乐大师Pink Floyd致敬的青年,而他们竟也有本事和财力,把室内体育馆舞台装点成音乐大师们曾经营造的神秘太空氛围。

我一位定居丽江的魁北克朋友非常喜欢这类致敬乐队,并期望通过在某家精品酒店担任经理的契机,渐渐将束河建设成顶级演出扎堆的免赌版拉斯维加斯。首先,就想把这支“私贩披头士”请来常驻,每周演出。在他看来,高仿致敬乐队绝非烂大街的翻唱乐队,他们一方面让传奇乐队像公司品牌一样得以传承,另一方面他们的水平或许还高于因年事已高状态远去的原版货。

其实,已经有乐队在这么做了。牙买加Metto音乐鼻祖The Jolly Boys的创始成员均早已过世,而今80多岁的主唱Albert Minott老头,在1950年代那阵,不过是乐团大哥哥们的小跟班。

(The Jolly Boys乐队)

诞生于1950年代中的摇滚乐,已经开始面对老牌传奇乐队成员纷纷到达人生终点的时候。让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名字,纷纷封存于名人堂和博物馆;还是可以如老牌企业那样,找来一代代钦定的合格传人?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既然就连传奇乐队们的忠实拥趸,都觉得高仿致敬乐队实在不错,何不让他们来接力大旗,并且拥有再创作新曲扩张新风格的权力。要不,真正有音乐理想的艺术家,谁又愿意真活在前辈偶像阴影下一辈子?“私贩披头士”作为致敬乐队,都在35年的历史中,换了一批批成员,告别列侬、麦科特尼、哈里森、斯塔等人Cosplay身份的乐手们,也渐渐独立成为新晋大牌歌手身边重要的演奏家,但距离他们模仿过的传奇,确实还远得很。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陈小远)

阅读(0) 评论 5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