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证券资讯频道首席策略评论员、总制片人。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西铁城不是中国引资的“滑铁卢”

许一力 3月14日 11:11

从过年前开始,“外企加速撤离中国”的说法就已经是疯狂见诸一些媒体,就在昨天,各大头条《广州西铁城公司突然解散,1042名员工被要求半小时离厂》的报道把这个说法演绎到了疯狂。

西铁城事件被一些舆论视为中国外资“撤资潮”的“标志性事件”。只是,真有这么严重么?

不否认,中国的制造业是遇到点麻烦了。东南沿海招不到工人,这都好几年的事情了。最近两年,知名外企也的确开始要撤退的意思。春节前,就听说微软计划关停在北京的工厂,诺基亚也要把东莞工厂的生产设备搬到越南去了。微软要总共裁员9000人,这是个大数目。其他的一些传闻也不少,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都有计划把基地回迁日本本土,像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这些也都说过要在东南亚和印度设新厂。

但感觉归感觉,报道归报道,这代替不了严谨的数据。本来这些日企或者外企,它们在中国的一举一动就极度受关注,它们的少数案例容易放大到全面感观。

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呢?按联合国贸发会的数据,因全球经济疲软,2014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较2013年下降了8%,降到约1.26万亿美元。不过,中国去年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为1280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约3%,成为外国直接投资第一大流入国。中国已连续23年位居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的首位。

其实这些数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构上的:2014年服务业吸收外资达662亿美元,同比增长7.8%,远高于同期吸引外资总额1.7%的增幅。整个服务业在对华外国投资总额中的占比提高到55.4%。这个数字说明什么呢?说明中国对外资已经不是“来之不拒”,而是开始“质”“量”并重。重要的是中国外资结构在不断优化,即使看总量,总量也没减少啊,而是增加的。

制造业中有个大名鼎鼎的理论叫作“微笑曲线”。在如今制造业的国际分工中,比较优势既体现在不同产业上,又反映在同一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上。而产业链是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再到销售服务的一条长链,从利润空间看,链条两端段的附加值较高,而中间段的附加值较低,看起来像是一条类似微笑脸型的曲线。很显然,两端段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服务是利润丰厚的区域;而处于笑脸中间底部区域的生产制造只能得非常薄的利润,因为门槛低。

大家都知道了,在这个分工的“微笑曲线”中,中国正是位于曲线的最底部——获利最低的环节。过去我们能在这个环节搞出“中国制造”,一直依靠的是成本优势。很可怕的是,这些成本优势正在丧失。这些成本主要可以归纳为三方面:

人工成本。中国的资源禀赋正在发生变化,人口红利消退,劳动力资源将不像往昔那么充裕,民工荒问题很常见。与中国相比,同样条件下,越南的生产成本比中国低15%至30%;相对于我国内地,去年越南工厂工人的平均月薪约为136美元,印度尼西亚约为129美元,而中国工人已经达到413美元的平均月薪,是越南和印尼的三倍以上。更具比较优势的是东南亚与非洲部分国家。

税收成本。主要还是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也正在失效。2008年中国弄了一个新的《企业所得税法》,外资企业不再享有两免三减半的优惠政策。2013年,外商投资企业已经全面失去税收上的优势。

汇率成本。人民币不断升值,制造业的出口受阻。前一阵,中国央行甚至放任人民币贬值,也是基于中国制造业的优势考虑。

谁都知道中国其实已经不具备制造业的优势。但很可惜,不但不能扔掉它,还得加倍重视它。环顾世界,除极少数面积小、人口少的高收入国家和地区以金融、旅游为主要产业,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是制造业强国。对于大国来说,制造业是一国经济的脊梁。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比如日本、美国,这些发达国家的制造业“空心化”之后,不是金融危机就是经济危机。所以2008年之后,重振制造业是欧美的超级战略。美国的“制造业回流”,日本的“再兴战略”,法国的“新工业法国”,都是典型。德国的“工业4.0”之后,更是惊到了我们。

全球产业链都在搞创新,像中国这样原处于产业链低端的国家该怎么办呢?

其实“微笑曲线”本身已经指明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方向。说白了,中国制造必须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和发展,要不然必死。在左边加强研发设计创造知识财产权,在右边加强以客户为中心的品牌营销和服务。

右边的典型,就是类似于小米手机的那种案例。小米公司本身并不生产手机,只专注于设计研发和客户服务,手机由代工厂家负责制造。除了手机本身,小米通过移动端应用APP和家居衍生产品,为消费者提供完整的生活服务解决方案,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创造了巨大的附加值。小米的市值早已是远超大多数手机厂商本身了。

至于左边,说白了就是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从低端制造向中端或高端制造去靠去升级。

中国的中端制造业,以前的确是跟西方有差距,但现在还真不能这么任性的来看:

在工程机械领域,2011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排行榜前十名中,中国企业徐州重工、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占据了其中三席,世界上最大吨位的履带式起重机、臂架最长的泵车,就是由这些企业生产的。

在海洋工程领域,上海沪东中华造船厂生产的LNG船,振华重工的港口机械设备,无一不具有世界先进水平。

在生产设备方面,中国的百万千瓦级超超临界火电发电机组、百万千瓦级先进压水堆核电站成套设备、1000KV特高压交流输变电设备、±800KV直流输变电成套设备、百万吨乙烯装置所需的关键装备、超重型数控卧式镗车床等,都达到了世界一流甚至领先水平。

轨道交通领域,高铁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名牌。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的高速客运列车技术后来居上,已经占据世界领先地位。

……

中国在制造业的升级,其实已经在不声不响地进行着了。中国差在一些极高端的智能制造领域。比如在苹果手机的全部利润中,苹果公司占58.5%,而大陆加工企业只占1.8%。中国电脑零部件配套率已达95%,但主要是周边设备的组装加工,利润率不到5%。

正因为如此,在德国搞了个工业4.0后,院士和专家意识到,中国也需要自己的“工业4.0”中长期规划。此后,中国有了自己的“中国制造2025”,目标就是把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

不出意外,中国在接下来的FDI转向高端制造料成常态。西铁城事件不是中国引资的“滑铁卢”,而是中国引资升级的一种常态反应。

(评论员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频道的观点,转发必须注明来源于个人,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0) 评论 1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