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神仙也鸡汤

—— 西游解毒·心灵鸡汤篇

余少镭 2014年12月2日 09:32

心灵鸡汤以荒谬的逻辑思维及似是而非的价值观,在中国忽悠了整整二十年,但随着人民群众越来越眼明心亮,心灵鸡汤早已露出心灵鸡精的本来面目,网友创作的大量直面现实的“反鸡汤”的出现,更是让心灵鸡汤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唾弃。

现在大家都知道,“心灵鸡汤”这词,来源于1993年由杰克·坎菲尔与马克·汉森共同出版发行的同名系列书,但如果我说,中国古代早就有心灵鸡汤了,《西游记》里面也有不少,你信吗?

【菩提鸡汤樵夫】

第一回,猴子为求不老长生,离了花果山,在南赡部洲流浪八九年不遇,又飘到西牛贺洲地界,遍访多时,见一高山,登上没多久,便听到一樵子扯开嗓子唱歌。也怪,猴子不用翻译便听懂了,樵子唱的是: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歌唱的是樵夫的生活。用歌中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恬淡”,甚至不乏浪漫,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那么,樵夫的生活真的是这么巴适吗?只要脑袋不是石头做的,就能想象得出,当樵夫拼的是身体,每天翻山越岭的辛苦、分分钟邂逅毒虫猛兽的危险、卖不出去就没钱籴米的辛酸、年老体弱将无所依的担忧……上过初中吧,读过白居易的《卖炭翁》吧,都背过吧:“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怎一个惨字了得。樵夫卖薪,炭翁卖翁,境况都差不多。但这首歌,把樵夫的生活粉饰得一塌糊涂,让我们这些写不出稿子的苦逼专栏作家羡慕忌妒恨不得投笔从樵,也抡把斧子上山砍柴去。

你信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那么,如此脱离人民群众生活的文艺作品是谁创作的?樵夫自己吗?不是。且看,当猴子一听此歌,误认为歌者就是神仙之时——

樵夫笑道:“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那神仙与我舍下相邻,他见我家事劳苦,日常烦恼,教我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念念,一则散心,二则解困。我才有些不足处,思虑故此念念,不期被你听了。”

也就是说,这首歌的原创作者,竟然是樵夫的神仙邻居,即将成为猴子师父的菩提祖师。

作为一位神仙唱作者,菩提写这歌并教会樵夫唱的目的是什么?参加“中国好歌曲”大赛?卖给唱片公司收点版权费?当然不是,樵夫说了,菩提搞文艺创作的目的,是要他“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念念,一则散心、二则解困”。

可见,这位神仙先生也是知道樵夫“家事劳苦”、有“日常烦恼”的,但作为一个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神仙,动动手指头就能帮凡人邻居改善生活的事,他不干,偏偏写首歌,麻醉樵夫,并灌输给他一个观念:现在你已很幸福了,应该知足了。如此神仙,安的什么心?

【一碗鸡汤等于一块红布】

中国著名鸡汤师于丹,在《时代病了》访谈节目中,跟一大学生有一个对话,将鸡汤术发挥到极致。

当时那大学生问于大师:“我和我女朋友,我们毕业留在北京,我们俩真没什么钱。我买不起房子,就租一个房子住着,我们的朋友挺多,老叫我们出去吃饭,后来我们就不好意思去了,老吃人家的饭,我俩没钱请人家吃饭。我在北京的薪水很低,在北京我真是一无所有,你说我现在该如何是好?”

于大师如是答:“第一,你有多少同学想要留京没有留下,可是你留下了,你在北京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第二,你有了一个能与你相濡以沫的女朋友。第三,那么多人请你吃饭,说明你人缘挺好有着一堆朋友,你拥有这么多,凭什么说你一无所有呢?”

于大师这话一出,那大学生立马说:“哎,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还觉得自己挺高兴的。”顿时幸福感爆棚有没有。

现在问题来了,于大师的话,回答了大学生的问题没有?

那大学生的苦恼,是没钱没房子,经常吃朋友的饭却没能请朋友吃饭,在北京一无所有,所以他想让于大师给他指点人生:“你说我现在该如何是好?”而于大师却避开问题,只是对那大学生说,你看你在北京有工作、有女朋友、有好人缘,怎么能说是一无所有呢?

这话就相当于,樵夫去问菩提,说神仙啊,你看我整天上山砍柴,又辛苦又危险,砍下的柴卖不了几个钱,哪天卖不出去我母亲就得挨饿,将来我砍不了柴,老无所依,只有死路一条,你说咋整?菩提回答:“第一,有多少人想上山砍柴而不得,可是你天天砍,相当于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第二,有多少人从小父母双亡,而你还有一位爱你的母亲;第三,你每天都能砍那么多柴,说明你有一副健壮的身子骨;第四,如果有一天/你老无所依/就请人把你/埋在春天里/春天里……”于是,樵夫就既散心,又解困了。

你说这是人话吗?哦对了,确实不是人话。

现在问题又来了:这些天上人间的神仙、大师们,为什么要用如此拙劣的鸡精去忽悠凡人?

本专栏“西游解毒·动机篇”已分析过,神仙是不事生产的,日常所需的一切,基本就靠凡人的“香火”供养(参加专栏文章《香火万税万万税》)。也就是说,神仙们那可都是不劳而获的统治阶级。凡人们作为纳税人,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他们有觉悟,尤其不能让他们有不公平的感觉,否则,只要凡人们停止香火供,天上的神仙就得饿死(别跟我说神仙不用吃饭哦)。要保证这一点,首先就得让纳税人觉得,“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于是,他们在天上天天琼浆玉液、龙肝凤髓,时不时还切一个蟠桃当果盘,吃完抹抹嘴告诉你,山珍海味吃了会三高,粗茶淡饭才有益健康;其实你要的不多,简简单单就好。

现在你知道,神仙搞的文艺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吧?

在崔健歌中,这种蒙蔽靠一块红布来实现:“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而在《西游记》中,神仙教唱的歌,就是那块红布。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被鸡汤了而相信自己很幸福的樵夫,一旦有人对他说:“你过着这么悲惨的生活,辛辛苦苦砍柴为生,吃了上顿没下顿,年纪这么大了还娶不了老婆,逢年过节却还得拜神供香火,稍有不敬神就要降罪,这太不公平了!”他肯定会反驳你:“你懂个屁,我这叫恬淡。神仙才惨呢,你看那卷帘大将军,只是失手打破了玻璃盏,就被贬下凡来,还天天遭受酷刑!”

没错,神仙的文艺就是这么为人民群众服务的。

【渔樵自我鸡汤】

第九回一开头,长安城外泾河岸边,也有一位樵夫跟一位渔夫在歌颂劳动人民美好的生活。樵夫叫李定,渔翁叫张稍,“他两个是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即文艺渔樵是也。

当时他们卖了鱼和柴,沽酒喝得半酣,张渔翁说:“李兄,我想那争名的,因名丧体;夺利的,为利亡身;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去。算起来,还不如我们水秀山青,逍遥自在,甘淡薄,随缘而过。”樵夫李定深以为然,都觉得幸福感满满的。接着,两人就为了到底是“水秀”好还是“山青”好而争执起来,这一争,便是十几首诗词,遑遑两千多字,把逍遥、淡薄、随缘这些古今鸡汤常用的鸡精,滚得鸡香四溢。

泾河岸边渔樵以“比一比,看谁更幸福”为主题的赛诗会,确实是他们自发自觉的行为,并没有人拿着一支咪戳到他们面前问“你幸福吗”。所以,如果说灵台方寸山上的那位樵夫,还是被菩提洗脑洗得很幸福的话,泾河岸边的两位,简直就是“鸡汤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自干鸡了。

赛诗会最后,以李定的一句“乐山乐水真是罕,谢天谢地谢神明”压轴,发自肺腑地讴歌了神仙的英明领导,表达了幸福的东土人民真心感谢“神的恩情比海深”的心声。只是,会歇之后,两人“行到那分路之处,躬身作别”之时,真相来了:

张稍道:“李兄啊,途中保重!上山仔细看虎。假若有些凶险,正是明日街头少故人!”李定闻言,大怒道:“你这厮惫懒!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么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

遇虎遭害、遇浪翻江,两个词一下便把刚才还生活在天堂里的渔樵打下地狱,因为这正是他们每天都必须面对的危险。这就相当于两个自干五在网上唱双簧讴歌这个美好的时代,最后甲对乙说,你明天摆摊要注意提防城管。乙怒了,也说,我要是遇到城管,你家必被强拆!

咣当一声,盛着满满鸡汤的锅,就这么被打翻了。

《西游记》中被神仙给鸡汤了的,只有这些凡夫俗子吗?当然不是,请关注下篇《炖鸡儆猴》。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5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