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大人,《第一财经周刊》 个人商业与生活方式主编。 一线吐槽工作者。 在《第一财经周刊》开设有办公室专栏,在《红秀grazia》、《Womenˊs Health》主持Q&A情感专栏。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像我们这种性格不好的人出门旅游

富大人 2014年10月19日 15:57

有个性的人据说都嫌弃跟团游。我认识的人都有个性——没有也要强行有。如果与一堆陌生人一起跟着一个举旗子的人度过一周,这必定是种俗气腾腾的行为,是没有品德和品质的象征。因为你大权旁落,没有头脑,是走马观花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散客,精神境界贫困潦倒。

所以,都不好意思说,我又跟了一个团去了一趟长白山。实在被问到了,就畏畏缩缩表示因为既没有时间自由行,又没有心思做攻略,才偷懒报了团。

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除此之外,我其实完全不愿亲力亲为背着几十升的双肩包走进大自然。

理想的情况是,没有路途遥远和艰辛跋涉就好了。掐头去尾,把排队刷卡买吃的坐车换乘堵车等等琐事统统扔掉,直接降落在天池的火山口,吹点冷风,看看雾看看雪,直接下山。剩下那些事都不要发生。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我至少得混进常委,而且还得退休后,才能不落封道锁路游山玩水的话柄。随后,下完山就有美味奉上,大快朵颐之后就倏地一声到达下一个景点,如此等等。

有点科幻?要求太高了太贪婪了,其实根本不适合出门祸害人。出门之前,我已经被指定观看了一篇文章,标题类似于“像我这种性格不好的人怎么出去旅游?”看完,我有点反思,总结过往,的确对这世界有过高的要求,老大不小了,该平和一点了。

但人总是故伎重演。当一桌八菜一汤的菜全都难以下咽,别人一般也只是默默忍着时,我却要跟送饭上桌的老板说:“炒个青菜土豆丝到底有多费劲?”“这鱼这么腥怎么吃?”她说:“那不能怪我,是厨师做的!”“你们这还有厨师啊!”我迅速跟进,然后人家就走了。

朋友后来问我你说这些有意义吗?我说,有啊,意义就是让她也跟着不爽,就是你们这些端盆土上来也埋头啃的人给惯的。

由于下雨又下雪的缘故,长白山封了两天,等我们6点多到达门口时,导游说临时情况,可能还是会封山,你们要进去呢,这个240元的西坡门票和85元的倒站车票,就只能保证你们看看其他景点,天池可能看不到,他们不让上顶,要么就赌一把,也许中午出太阳,要么就回宾馆。这位身高175,长得也有点彪的女导游一脸的“哎呀我去,摊上这么个倒霉情况,不过你们最好给我别吵吵”的表情。底下的可怜观众还没完全明白人家懒得管了让你自己做决定的意图。最终在一部分赌一把的性急游客的带动下,群众们决定就算浪费钱也进去。

就剩我小声嘀咕,“如果不能上山,景区不该做出折扣赔偿么,你买了故宫的票,结果人家说整修,都白布围着”……说了两句,我也知道我这种性格不好的游客,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没有人会听取我的牢骚的。

也许是运气好,我们的倒站车一路没有停,开了20多分钟后径直往天池方向开去,山上竟然出现了阳光,雪山也浮现了出来。满车的人开始欢欣鼓舞起来。

受此感染,我也感到了一丝愉悦,看来,真是被眷顾了,随后的行程的确一路都像是被特别庇护,不仅在雾气弥漫的雪山顶等来了雾散的时刻,还清晰地目睹到了天池的蓝色面容。此后的第三天第四天也是阳光明媚。所以在回程的车里,导游给每个人发出一张意见评价表时,我想着还是看在风光的面子上,给个“优”,其实这位导游小姐至多是“良”吧。比如购物环节按规定是没有了,可导游小姐还是想了巧妙的辙,借口说送大家杏仁糖吃,将大巴停在卖韩国食品的商店门口。

尤其眼下居然守着我填表。算了算了,和为贵。画勾之际,忽然看到饮食这一栏,说什么,我也不能昧着良心。朋友看出我这种性格不好的人的意图了,“不填优,良怎么样?”“不行。”我坚持投了“差”的票。轮到建议一栏,身后大高个导游以一句冷冷的“你们想填啥就填啥,不填也行,因为填了也没人看”做了了结。

(注:本文首发《第一财经周刊》,作者授权转载)

阅读(0) 评论 2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