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江明,知名军事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法博士、军事及国际政治评论人。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普京身边的那些精英

—— 传奇国防部长:绍伊古(上)

朱江明 2014年8月17日 11:20

前不久,全俄社会调查中心所作的民意调查显示,在俄罗斯民众心目中,目前俄罗斯政坛最有威信和工作效率的两位部长,分别是现任国防部长谢尔盖·库茹盖托维奇·绍伊古(СергейКужугетовичШойгу)和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СергейВикторовичЛавров)。两个“强硬的谢尔盖”(俄媒语)是普京政府中最核心的“圣彼得堡帮”中的两员干将,他们也是自乌克兰局势不断升级以来,受西方媒体关注仅次于普京的两位俄罗斯政治家。

谢尔盖·库茹盖托维奇·绍伊古大约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国防部长。这不仅是由于他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安置难民的一系列抢眼表现,也不仅是由于其上任以来主持的一系列军事改革深得军心,更多的是由于其特殊经历,在全球的国防部长中也属罕见。

俄罗斯的政治体制承袭于苏联,国防部长是第一军职军官,总参谋部对国防部负责,其重要性远超过中国的国防部,相当于美国国防部的角色。从苏联时代开始,历任国防部长无不军功显赫,最典型的当属二战中的红色战神朱可夫。然而,现任的国防部长绍伊古,却不仅没有显赫的军功,甚至没有像样的军事经历。实际上,他根本没当过一天兵!

(资料图:2013年5月9日,俄罗斯莫斯科,谢尔盖·绍伊古(右)出席苏联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庆典)

(一)省部级官员的孩子

俄罗斯人以强烈的自尊心和民族情感著称于世,但俄罗斯文化中却并不包含太多的民族主义情结。从沙俄时代到苏联,再到今日俄罗斯,无数声明显赫、对俄罗斯历史文化有重大影响的大人物都非俄罗斯族。绍伊古本人也不是俄罗斯族,而是图瓦蒙古族和俄罗斯族的混血儿。

绍伊古于1955年5月21日出生于苏联图瓦自治州(现俄罗斯图瓦共和国)的柴旦市,其父库茹盖·绍伊古是图瓦蒙古人,出身兽医,后来在当地苏维埃机关工作,曾经有6年时间负责管理图瓦州政府档案,并担任图瓦州《真理报》图瓦文版报纸)的主编。在当时以农业、畜牧业为经济支柱的图瓦自治州,兽医是很受人尊敬的职业。绍伊古的母亲也是一位兽医。

绍伊古的母亲叫亚历山德拉·雅科夫列夫娜,娘家姓古德里亚切夫,出生在莫斯科以南三百多公里的奥廖尔州的奥廖尔市附近,一个叫雅科夫列娃的小村子里,后来随家人迁居图瓦。值得一提的是,亚历山德拉·雅科夫列夫娜一家在二战前夕,曾经短暂地搬迁到乌克兰卢甘斯克州的斯塔汉诺夫市。一些乌克兰网友曾在VK上(注:VK系俄罗斯知名在线社交网络服务网站)翻出这段历史,大骂绍伊古帮助普京是忘恩负义。其实那时候绍伊古还没有出生。

绍伊古从政后对媒体一直保持谨慎低调,很少提及家里的事情。但曾有媒体去绍伊古的家乡采访,得知绍伊古母亲的知识修养在当地颇为优秀,为人口碑也不错,曾是当地的劳动模范。当地老人至今传闻绍伊古的母亲曾经“是一位贵族”。有人据此推断其母从俄罗斯的欧洲地区迁居到图瓦,与革命的大背景不无关系。母亲的经历多少会影响儿子,绍伊古从政之后,始终对苏联时代没有表露出太多好感,尽管他的父母亲在苏联时代都算得上权势显赫。

亚历山德拉·雅科夫列夫娜大约是在作兽医时认识了绍伊古的父亲库茹盖·绍伊古并结婚。库茹盖·绍伊古本人不乏才干,而且在图瓦蒙古人中斯拉夫化程度很高——从他的名字就不难看出这一点——又有较好的文化修养,擅长写作,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还发表过中篇小说《时间与人》《笔锋犀利》等。这些条件,加上娶了一位俄罗斯族妻子,使得他在苏联时代很受上级党组织的关注。

库茹盖曾当过苏共图瓦州党委书记,退休时是图瓦自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第一副主席,如果在中国这相当于省部级官员。亚历山德拉·雅科夫列夫娜也出任过图瓦自治共和国国民经济部计划室主任,还不止一次担任过图瓦自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议员,也算是省人大代表以及实权司局级干部。绍伊古谈不上高干子弟,却绝对是苏联统治阶级成员。这样的家庭背景,使得绍伊古很早就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对绍伊古而言特别幸运的是,他的父母亲都长寿而终:库茹盖·绍伊古生于1921年,亚历山德拉·雅科夫列夫娜生于1924年,两位老人都在2011年去世,享年都接近90岁。

(二)从预备役上尉到少将

年轻时,绍伊古在克拉斯纳亚尔斯科综合技术学院学习,毕业于“工程师-建筑师”专业,随后长期在建筑行业工作。1977年,他被授予预备役中尉军衔。1991年春,绍伊古竞选担任新成立的俄罗斯救援队队长。同年7月,俄罗斯救援队更名为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贫困事务委员会,该委员就是今日俄罗斯联邦紧急情况部的前身,绍伊古任委员会主席直至1994年。

需要说一句的是,绍伊古于1977年获得的预备役中尉军衔很突兀,此前并没有资料显示他曾加入过预备役组织。一些西方媒体据此猜测绍伊古曾服务于情报机构。按照部分西方媒体的说法,俄罗斯情报系统的一大传统,就是给一些编外人员授予预备役的军衔,比如顿涅茨克民兵组织的领导者斯特列科夫也有俄罗斯预备役的少校军衔,同时也被怀疑服务于俄罗斯情报机构。在绍伊古担任队长期间,俄罗斯救援队由志愿者组成的民间组织发展成为准军事强力机构却是人所共知的。这其中当然离不开绍伊古出色的领导、组织和沟通才能以及杰出的政治眼光,但来自军队系统的支持也显而易见。

绍伊古命运的一大转机是在1991年的“8·19事件”。当时的绍伊古坚定地支持叶利钦,为他此后步入政府高层打下了基础。同年秋季,绍伊古任民防部队监察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只对总统负责。两年后,也就是1993年的4月,绍伊古被授予少将军衔,是由预备役上尉直接晋升为少将的。这次传奇的晋升让绍伊古的名声大躁,也由此开启了他传奇政治家的生涯。

民防部队监察委员会更名为紧急情况部后,绍伊古继续出任部长,并在此岗位上一直工作到2012年。如果从1991年担任紧急情况部的前身——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贫困事务委员会主席算起,在俄罗斯所有后苏联时代的部长级政治家中,绍伊古创造了长达21年的单一岗位任职年限纪录。

2000年,绍伊古支持普京竞选总统,正式拉开了与普京政治合作的序幕。次年,“统一”“祖国”和“整个俄罗斯”三党合并组成新的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绍伊古为三名联合党主席之一,后被授予大将军衔。2012年11月,普京任命绍伊古为国防部长。据俄罗斯媒体透露,绍伊古出任国防部长是由当时的总理梅德韦杰夫推荐的。如果这一传闻属实,那么绍伊古实际上是和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三位总统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其在政坛深厚的人脉可见一斑。甚至一些反对普京的俄罗斯媒体和政客,也对绍伊古评价颇高。比如被誉为“普京最著名的反对者”卡斯帕罗夫,曾经对媒体论及绍伊古,认为其工作细心,稳重谨慎。

绍伊古在政坛上颇为活跃,曾任俄罗斯联邦“实施‘联合国安理会减少贫困风险十年国际合作计划’”委员会主席、俄罗斯海洋委员会委员、俄罗斯地理学会主席、“格洛纳斯”全球导航与定位系统联邦网络运营商经理委员会主席,曾提案追究“否定苏联在卫国战争中胜利”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还曾建议将首都由莫斯科迁往西伯利亚。

绍伊古连续多年担任紧急情况部部长,为该强力机构建立了严谨高效的工作体系,该部由上至下的官员也大都是其老部下。这个部是绍伊古政治上起家力量,也是俄罗斯政府中一个非常庞大且强有力的部门。一般认为,俄罗斯政府有五大强力部门,分别是国防部、内务部、司法部、外交部,以及绍伊古领导下的紧急情况部。

紧急情况部下设若干局,包括居民与领土保护局、灾难预防局、防灾部队局、国际合作局、消除放射性及其他灾难后果局、科学技术局及管理局等。同时下设几个专门委员会,用以协调和实施某些行动。包括:俄罗斯联邦打击森林火灾跨机构委员会、俄联邦水灾跨机构委员会、海上和水域突发事件跨机构海事协调委员会、俄罗斯救援人员证明跨机构委员会。此外,该部还可以通过总理办公室请求获得私人、国防部或内务部队的支持,也就是说,该部拥有国际协调权及在必要时调用本地资源的权限。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紧急情况部有自己的军队,媒体估计其兵力大约有两到三个师,主要用于搜索和灾后地面秩序维护。这些部队配有轻武器,没有坦克、火炮等重武器,但有航空兵基地,配备mi-8、mi-17、ka-32等民用直升机和部分mi-24直升机,以及伊尔-76等运输机。此外还拥有消防部队、民防部队、搜救队、水下设施事故救援队和小型船只事故救援队等。911之后,部分反恐职能也由该部分担,特别是处理恐怖爆炸袭击事件,主要由该部负责,为此增配的大量的装备和防爆专家。由此看来,绍伊古的紧急情况部类似中国武警和民政部的合体。简言之,几乎一切想得到或者想不到的危险,都属于紧急救援部的业务范畴。

在法律上,紧急情况部只承担和平时期的任务,不担负战时任务,因此其部队不受军队系统指挥。该部工作日程不包含政治内容,也不谋求与政治团体结盟,并可向任何人提供帮助,而不管其宗教和国籍归属如何。所以,除了直接主管领导人之外,该部几乎不受任何政治力量的影响。即便权力大如普京,过问该部的日常事务也必须通过绍伊古。很多人干脆把紧急情况部称为“绍伊古部”。

顺便说一句,在汶川地震中,来自俄罗斯紧急救援部专业救援队伍曾经在灾后奋战在救灾第一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从紧急救援部也可以一窥俄罗斯政坛的门径。外界普遍将普京视为“新沙皇”,但实际上,普京并不具备掌控一切的实力。除紧急救援部外,其他四大强力部门,也都是各自领导人的禁脔。这些部门的领导人忠诚于普京,也满意于自己在普京政府中的位置,是普京可靠的政治盟友与助手,但普京无法越过这些领导人直接影响下面的强力机构,因此也不可能有“动动小指头就打到你”的革命气概。换言之,无论外界怎样看待俄罗斯政权、怎样看待普京,今日俄罗斯的一举一动,都非普京“一句顶一万句”的结果。绍伊古等人在此期间,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是后面笔者要着重介绍的。

(未完待续)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腾讯·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9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