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香火万税万万税

—— 西游解毒·动机完结篇

余少镭 2014年9月7日 10:36

《西游记》面世以来,官方说法,西游=去西天取经,几百年来的潜移默化,就成了共识。但如果我们带着脑子看西游,就不难发现,先有如来想传经,才有唐僧去取经。也就是说,传经是主动的,取经是被动的。

如来为什么要传经,他自己说的,是为了“劝人为善”。但我们已分析过,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首先,从小说情节来看,佛经的劝善功效极其有限;其次,当时的东土大唐,物质文明及精神文明皆是世界No.1,要经济基础有经济基础,要上层建筑有上层建筑,连佛光普照的西牛贺洲,僧俗人等积德行善,都是为了下辈子投胎东土,所以,东土大唐不但不是如来抹的那么黑,而且是全世界人民向往的福地。(详见《西游,以劝善为幌子》)。

扒下冠冕堂皇的外衣,我们可以看到,名义上受天庭节制的西天佛国割据势力,在军事实力(法力)与理论建设(佛经)上,都优于天庭,但在势力范围及经济实力上,则不能望天庭之项背。为了维持面子上的金碧辉煌,灵山也有独特的创收方式:一是向信众提供念经超度服务,收取高昂服务费;二是开设地下银行,通过“借库还库”的方式放贷。但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如来需要的,是一个解决财政问题的一劳永逸的计划。

一个国家的财政收入,主要靠什么?

当然是税收。

【凡人向神佛的纳税】

那么,天庭通过什么方式来向凡人收税?

答案是:香火。

所谓香火,在这里并不是指供奉神佛时燃点的香和灯火,而是实实在在的供品,甚至还有真金白银。

从第六回的一个细节,我们就可以管窥,凡人是怎么向天庭纳香火的。当时孙悟空在天上闹得不可收拾,天兵天将皆束手,观音向玉帝推荐一神:“乃陛下令甥显圣二郎真君,见居灌洲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二郎神出马,孙悟空占不到便宜,干脆变成他的模样,“却说那大圣已至灌江口,摇身一变,变作二郎爷爷的模样,按下云头,径入庙里,鬼判不能相认,一个个磕头迎接。他坐中间,点查香火:见李虎拜还的三牲,张龙许下的保福,赵甲求子的文书,钱丙告病的良愿”……

二郎神在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孙悟空变成他的样子,到了他的庙,第一件事也是“点查香火”,可见这是他平日的主要工作。什么香火呢?有实物,有支票,就是所谓的许愿还愿。同时也可看出,二郎神也不是白享香火的,他也得向信众提供如下服务:提高幸福指数、医治不孕不育、保障身体康复……至于他收了香火之后,有没有提供这些实质性的服务,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如此看来,信众给神佛献香火供,跟公民纳税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求得神权或政权对个人权益的保护,或者再进一步,购买神佛或政府的公共服务。有时候没有具体服务项目,信众也要给寺庙“添香油”以表虔诚。相信大家都曾见识过,一进寺庙大殿,就是一个让你添香油的箱子,它也叫“功德箱”,不管名称怎么变,那形状,明摆着就是纳香火供的收款机。

套用国税、地税的现代叫法,这种香火供,应该称为“天税”。只是,在非民主化的神权或政权统治下,信众与纳税人一样,都是只有义务而无权利的。我们可以想象,凡人赵甲向二郎神纳香火求子,二郎神如果没让他老婆怀上,他敢去告二郎神只收钱不办事吗?先别说二郎神神通广大,单他豢养的那条连齐天大圣都敢咬的哮天犬,吠一声就能把凡人吓死。

从二郎神的例子我们可以想见,来自富庶的大唐信众的天税,给天庭提供了炫富的底气,也成就了安天大会上那天大的排场。这一点,如来看得比谁都清楚。他所想到的解决西天佛国财政问题的长久之计,就是跟天庭争夺东土大唐的天税。

(某寺庙的一条龙功德箱)

【暴力保障税收】

古天竺所在地印度,前几年拍了一部神片《偶滴神啊》,讲了一个让宗教信仰者三观尽毁的故事:商人勘吉因为不敬神且开神的玩笑,神搞搞震,全城都没事,就他的店被震塌了,倾家荡产。他去找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公司说这是神降之灾,不赔,有种你让神赔你。勘吉一急,还真的一纸诉状将全印度的神佛都告上了法庭。而被告者,各个教派的祭司们,也雇了一位律师来应诉。在法庭辩论是否立案时,勘吉跟对方律师唇枪舌剑,表达他为什么要告神的理由:

—————————

“去个佛堂或道场,你就得买花、买毯子、买蜡烛,而香油钱箱就在神像前面,只要你鞠躬就得投钱进去……我还带来了些证据。你看这是献金的收据,我已经付了十八年;我老婆的账本,你看看,第一笔献金1501元,还有一些南部知名的寺庙,我也捐了不少。之后我在象神的摊位上,每年都付了大约1000元……还有,我岳母过去一直病得很重,结果寺庙跟我们说,只要付11000元,虔诚祈求,就会有奇迹出现。我们很虔诚地付了钱,但岳母还是驾鹤西归,他们甚至连一元也不会退给你。还有,放在圣堂的地毯,放在教堂的蜡烛,道场的献金和香油,这些店里我至少捐了有一百万!”

——————————————

当一个祭司说这些捐献都是信众自愿的,为了求家人平安和子孙繁茂时,勘吉反驳道:“即使我付了这些钱,以求家人平安和子孙繁茂,但好像也没实现。而你的神骗走我的平安生活,因为只有神可以操纵天灾啊!但人没有办法,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向神明要求赔偿?”最后,勘吉的陈词打动了法官,成功立案。

这样的电影,出自宗教权威森严的印度,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勘吉的台词,可以看成是纳天税人的觉醒,也道出一个残酷的事实:某些宗教,打着解放全人类的旗号,实则在贩卖虚假希望以敛财。而一旦谁冒犯他们的尊严、触犯他们的利益,则连伪善的遮羞布都不要了,立马稳准狠地进行暴力报复。

(印度电影《偶滴神啊》截图,勘吉正向法庭出示给神庙的献金收据)

《西游记》第八十七回《凤天郡冒天止雨孙大圣劝善施霖》,讲的也是一个被神视为不敬而遭天谴且殃及无辜的故事:天竺国外郡凤仙郡,其郡侯三年前“献供斋天”之时,因为跟老婆吵架,一怒之下“推倒供桌,泼了素馔”,为了不浪费粮食,就叫一条狗来把地上的素菜吃了。这事恰巧被下巡的玉帝看到,认为郡侯对他大不敬,于是罚凤天郡大旱三年,搞得全郡“井中无水,泉底无津。斗粟百金之价,束薪五两之资。十岁女易米三升,五岁男随人带去”;按郡侯的说法:“大小人家买卖难,十门九户俱啼哭。三停饿死二停人,一停还似风中烛……”

这神话版的“三年自然灾害”,跟那场把勘吉的商店弄塌的地震一样,也是神操纵的“天灾”,都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利用神权对不敬者的恐吓和报复,在如此非常暴力面前,谁还敢不乖乖交纳天税?

现在你知道,天庭的巨额财富怎么来的吧?

【高级征税手段】

如来比玉帝高明的一点,就在于他找一条更好的途径,打出“劝人行善”的旗号,虚设一个极乐乌托邦,再通过思想控制,宣扬因果论,让信众更加心甘情愿地纳香火。

西游结束时,唐僧从西方搬来了“真经”,大唐皇帝李世民高兴坏了,亲自写了一篇《圣教序》记录此事,并“选高僧,就于雁塔寺里,修建水陆大会,看诵《大藏真经》,超脱幽冥孽鬼,普施善庆,将誉录过经文,传布天下不题”。从此,他有了满满的理论自信,不用再怕那些被他所杀或因他而死的冤魂来索命了,秦琼和尉迟恭这俩门神,暂时也可以下班了。

通过大唐皇帝的最高指示,如来的三藏真经,就这样成为指导大唐思想的理论基础,在意识形态领域,虽然未能完全占有,至少,已做到佛道共享香火,平分天税。

另一个大家熟悉的情节,可以从侧面证明这一点:传经成功之后,如来论功行赏,唐僧、悟空都成佛,八戒被封为净坛使者,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口中嚷道:“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如来道:“因汝口壮身硕,食肠宽大。盖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第一百回)猪八戒的不平,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使者,在佛、尊者、菩萨、罗汉之下,撑死了就一厅局级,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革命的,凭什么?如来的回答,很多人都把它笑话看,以为是在调侃八戒,殊不知,这里面就藏有解开西游动机的密码:势力范围扩大,佛事就多;佛事多,香火就旺。至于那些七荤八素,让这头猪去落实光盘行动就行了。

“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传经的成功,让如来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而这也是他设计传经——取经计划想达到的目的。

说到底,所有的思想控制,都是为了利益攫取。现在我们可以小结一下了:如来为什么要向东土输出价值观?答案就是:通过传播极乐主义思想,抢占东土大唐意识形态高地,控制东土大唐的知识精英,把东土大唐变成西天佛国的远东支部,打通一条利益输送的空中走廊。自此以后,百代千秋,我佛万税万万税。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腾讯·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46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