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慈悲与慈悲的切割

—— 西游解毒·天上人间十大酷刑(四)

余少镭 2014年1月25日 09:01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块大石头,石头被采石人相中,劈开两半,一半雕成佛像,被供奉在大殿里;另一半被做成石板,铺在了庙前台阶上。某日,石板对佛像说:“我跟你都是同一块石头劈开的,凭什么你就高高在上受人膜拜,而我每天要千人踩万人踏?”佛像微笑答道:“因为你只被切割几下,我却经过千刀万剐。所以我们不一样。”

这则心灵鸡汤有一个很励志的名字,叫《千刀万剐终成佛》,据说是六世达赖讲的——如果不是,那就是撒切尔夫人或白岩松讲的,反正不是我讲的,否则,它的名字会是《挨千刀的佛》。

千刀万剐也好,挨千刀也罢,在中国,它们有一个别致的叫法:“凌迟”,属于切割类酷刑。在《西游记》里,切割之刑实施最为普遍。

(资料图:1986年版《西游记》剧照)

——No.6 割耳、割下唇

受刑者:黑鱼怪、鲇鱼精

还是第六十三回《二僧荡怪闹龙宫 群圣除邪获宝贝》,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手下那两个龙套小妖,有可能是西游路上最悲催的小妖了。别的死跑龙套的,被一棍子打死也就算了,这对难兄难弟,先是被孙悟空穿了琵琶骨,接着,孙悟空要他们去报信之前,“将金箍棒吹了一口仙气,叫‘变!’变作一把戒刀,将一个黑鱼怪割了耳朵,鲇鱼精割了下唇,撇在水里,喝道:‘快早去对那万圣龙王报知’……”

真是妖怪何苦为难妖怪。究其实,孙悟空如此残忍,除了借机发泄外,还是有传统依据的:古战场上,固然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文明公约,但把敌使割去耳鼻再放回,却屡见不鲜。其目的,不外羞辱、扬威而已。对孙悟空来说,主要还是为了扬威。要知道,这时候刚过了火焰山没多久,那一役中,面对前大哥大嫂,前齐天大圣虽然使出下流手段,仍占不了什么便宜,最后还是借助满天神佛之力,才借到了芭蕉扇。这口鸟气,焉能不出?所以,合该那两个毫无战斗力的小妖倒霉了——你都自己撞到刀口上来了,不割你们,如何显示我前齐天大圣威风?

——No.5 阉割

受刑者:青毛狮子

但是,若论羞辱程度,被割去耳唇的小鱼妖,跟青毛狮子相比,也算是不幸中之万幸了。

在“西游情欲观”系列中,我们已分析过,为了达到报复乌鸡国王、为难取经团队的目的,如来派文殊胯下狮子下去搞搞阵。最后,当孙悟空得知前因后果,转而关心起乌鸡国后宫的贞操问题时,文殊菩萨道:“点污他不得,他是个骟了的狮子。”

骟,即对牲畜进行阉割,相当于对人进行“宫刑”。

宫刑也称腐刑。该酷刑对人身心的伤害有多深,受过此刑的太史公司马迁,在著名的《报任安书》中,作如是说:“……行莫丑于辱先,而诟莫大于宫刑。”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行为比使先人受辱更丑恶的了,没有什么耻辱比遭受宫刑更严重的了。意犹未尽,后面再次强调说:“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作为人,最重要的是不使祖先受辱,其次是不能使身体受辱……其次是毁坏肌肤、断肢截体而受辱,最下等的是宫刑了,这侮辱已到极点。

没有证据表明,这倒霉的青毛狮子,是被文殊选为坐骑就被咔嚓掉生殖器的,还是要被派去乌鸡国执行公务才阉的。若是前者,似乎有点说不过去——皇帝需要太监,是因为他有后宫三千,只许自己殚精竭虑,不许其他男人染指,未雨绸缪才进行阉割。西天佛国,难道也有此必要?极有可能,是派去乌鸡国之前才阉的。这么一来,又再次证明,佛菩萨们对自己掌握的宇宙真理还是没信心的,或者说,他们很清楚,这一套思想教育是失败的。再怎么洗脑,身边的人或兽,一离开就会犯戒,只好把作案工具先剥夺,才能保证不出丑闻。同样的例子,在观音的普陀山莲花池中“终日浮头听经”的鲤鱼精,一到通天河便大吃特吃童男童女,道理是一样的。

——No.4 活剜心肝

受刑者:刘洪

——No.3 钉木驴、剐千刀

受刑者:李彪

按第八回之后、第九回之前附录所载,刘洪与李彪,原是洪江渡口两个撑船的“艄水”(艄公)。唐僧他爹陈光蕊带唐僧他妈殷小姐到江州赴任途经洪江渡口,刘洪见殷小姐漂亮,“陡起狼心”,便与李彪密谋,半夜将家僮杀了,将陈光蕊打死,推落河中。之后,刘洪便“将船付与李彪自管,他就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西游版“让子弹飞”的故事。

从这两贼的犯罪事实来看,虽不是惯匪,但临时起意,杀人也该偿命,这没得说。只是,他们所受之酷刑,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按书中所载,殷小姐被劫持时,已怀有身孕,“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十八年后,唐僧长大,在金山寺长老启示下,上京找到他外公殷丞相说明父母不幸遭遇。十八年没有女儿女婿音讯的这位丞相,一听忙奏明唐王,唐王一下子就“发御林军六军,着殷丞相督兵前去”——你没看错,就是派六万兵马去抓两个贼。贼抓到后:“丞相大喜,就令军牢押过刘洪、李彪,每人痛打一百大棍,取了供状,招了先年不合谋死陈光蕊情由,先将李彪钉在木驴上,推去市曹,剐了千刀,枭首示众讫;把刘洪拿到洪江渡口先年打死陈光蕊处,丞相与小姐、玄奘,三人亲到江边,望空祭奠,活剜取刘洪心肝,祭了光蕊烧了祭文一道。”

不知有多少读者,在看到唐僧如此报父仇时会觉得大快人心。不得不指出的是,如此报仇,既践踏了唐律,也亵渎了佛法。

从犯罪事实可知,刘洪是主犯,李彪是从犯,但从受刑情况来看,刘洪被活剜心肝,比起李彪被钉木驴与剐千刀,其惨酷程度却要轻得多——活剜心肝可求速死,钉木驴后再剐千刀,却是长时间的极刑。这么一来,已是不公平的判决。而最关键的,还是剜心肝、钉木驴、剐千刀这三种酷刑,都严重违背了唐代律例。

稍为了解中国法律史的人都知道,唐代,特别是初唐,正是中国历史上“慎刑”观念最为盛行的时代。唐律一方面大幅削减死刑条款,另一方面将死刑的执行方式限定在绞和斩,摒弃以残酷折磨为目的的酷刑。也就是说,活剜心肝、钉木驴、剐千刀等,在当时是完全不被法律允许的。

活剜心肝,最早见于商朝比干。但一直到酷刑登峰造极的明清两代,肉刑中有黔面、刖足、截舌、挖眼、断手、去势等,都不曾将剜心肝正式列入。它一般只用来对战俘进行虐杀,还有就是如《水浒传》中描写的,黑道中人对仇人进行的报复,如武松杀潘金莲、花荣杀刘高、李逵杀黄文炳等。至于钉木驴,更多的传说来自演义,正史律例中皆无所载。唯一被正式列入刑条的,是剐千刀(即凌迟)——但那也是《大明律》,跟大唐无关。

所以,刘洪、李彪所犯之罪,最多也就是被斩首或绞刑。殷丞相唐玄奘这对外公外孙,对二贼执行的酷刑完全是挟私报复。身为丞相,知法犯法;身为和尚,活剜仇人心肝祭奠其父,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也跟所谓的“慈悲为怀”背道而驰。真不知道,这位一出生就当和尚的“高僧”,在金山寺那十八年受的是什么教育。而就在他如此残忍地报了父仇之后,很快就被观音遴选为西行路上的领导人,去完成取西经并传播“大慈大悲”思想的革命任务。

而就在他踏上西游之路没多久,就因孙悟空打杀了六个跟刘洪、李彪同样性质的盗贼而“大发慈悲”,教训孙悟空道:“出家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不分皂白,一顿打死?全无一点慈悲好善之心!”他却不想想,“一顿打死”比起剜心肝、钉木驴、剐千刀来,正是大大的“慈悲”!

其实,再想一下就明白了:这六个贼,并没有杀他父、睡他娘,所以可以享受我佛的慈悲。而慈悲的双重标准,我佛拥有最终解释权。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120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