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振华,大学教师,主要关注中国政治社会转型。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靠抵制赢得最廉价的骄傲?

—— 由抵制马来西亚的明星行动说开

苏振华 2014年4月4日 09:38

现代国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结构,其构成主体包括政府、企业、社会、具体的民众等等。抵制行动,除非指向具体的个体,否则就是犯了一个将个体幻想为整体的思维错误,这是中国人最常犯的错误。试问,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或马来西亚政府的行为,和美丽的梁静茹小姐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抵制”不算“国粹”,在近代之前,抵制这种事情基本上不大有过。因为那时实在是没啥好抵制的。在西洋人的坚船利炮叩开国门之前,国人一直以为,我天朝是居天下之中的唯一的泱泱大国,地大物博,文明悠远,远居海外的那些如英吉利美利坚之辈,还未真正进化为人形呢,连腿都伸不直的。故而彼时的国人,心态好的一塌糊涂。在洋人携精良武器、艨艟巨舰在中国长驱直入之后,国人才明白,这个老大帝国已经被世界不知道甩了几条街了。

面对西洋诸国惊人的文明,老大帝国的臣民们,心态急剧失衡了。除了极少数有识之士明白必须放下身段向洋人学习了之外,绝大多数国人,是既不打算放下架子承认西洋诸国的进步,更无信心能战而胜之,如此就只有抵制一条路可走了。抵制背后的逻辑是:我既不打算接受你,也不打算战胜你,那么我就抵制你,将你拒之于国门之外,眼不见心就不烦了。轰轰烈烈的义和团算是抵制行动的第一波高潮。

故而,抵制活动是现代化的产物,这是国人面对现代化冲击时的不适应而作出的反应。由现代化定义的“进步”,未必就是人类社会真正的方向,也未必是人类的心灵真正向往的美好生活,但现代化毕竟不可阻挡地来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有足够的资源市场自成一体的大国来说,彻底地拒斥现代化和全球化,按照古已有之的价值观念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未尝不可,彻底的抵制、完全的闭关锁国理论上未必不行。然而,即便彻底抵制现代化是一种主流共识,但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总会有一部分人会乐于接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现代化,除非国家机器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能够死死地控制全体国人的所有行动,而要做到这一点,只能借助于高精尖的技术手段,并辅之以强大的舆论宣传,但这两种手段,恰恰就是现代化带来的。就此论之,抵制行动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

现代化是无法拒绝的,必须向现代化学习;同时,现代化进程也带来了屈辱,这种屈辱,或是事实,或是想象。总之,在与先发国家的往来过程中: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先发国家是必须学习的老师;另一方面,先发国家又是想象中的敌人。向敌人学习,这的一种怎样的不甘心。故而,对抵制者来说,明知抵制没有成功的可能,还是要隔三差五地发起形形色色的抵制活动的,以此来平衡内心里的尊严要求和被强加的屈辱感之间的鸿沟。

这种心态可堪玩味。其一,这是一种自卑心态,无望的抵制是无力感的外在体现。其二,这是一种“孱头”心态,如鲁迅所说的,“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在街上英勇地砸日系车的抗日英雄们,是不是就是标准的“孱头”呢。其三,这是一种意图裹胁他人的无赖心态。我的朋友莫之许曾在“一虎一席谈”参与过“抵制家乐福”的讨论,正方辩友说,“抵制家乐福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莫之许的反驳是,“我反对用这种大是大非的强势话语来规范他人的行为”。

于是,在这些离奇心态的共同作用下,一波接一波的抵制行动沦为无厘头的表演就是一种必然。比如“有替代品就坚决不买日货”;手拿着日本相机热血沸腾地参加抗日游行;一边抵制美国一边前往美国领馆排队签证……这是我见过的一个真事:某年在上海梅龙镇广场美国领馆楼下,等签证的队伍排了几十米长,几位美领馆的中方雇员在维持秩序,某位雇员的态度可谓粗暴,活脱脱一副“洋奴”嘴脸,我身边的一位青年人颇悲愤地抗议,“你是中国人你能不能对中国人好一点”,“洋奴”回应“你牛你别去美国啊”,爱国青年硬生生地没再说一句话,脸差不多憋成了猪肝色。这位青年人不知,“洋奴”行为可恶,大可向他的上司投诉,扯得上国家民族么?

这些屈辱感总算要慢慢过去了,中国目前终于强大起来了,甚至到了让“先发国家”侧目的程度,像买大白菜一样买飞机,除了中国,谁能有这样惊人的购买力。国人也有了很多出国的机会,美国不过如此啊,除了纽约和上海差不多,其他城市只怕是连重庆都比不上的,美国普通人的日子也未见得能好到哪里去,而且,这么些年来就没见这些先发国家经济上有什么起色。故而,中国进入了信心空前高涨的时代,要永远地告别百年国耻了。于是,新近的这次抵制马来西亚行动,不复以往的悲愤心态,更多的是一种傲慢的展示了。

他们的傲慢有理。这次抵制马来西亚,行动的发起者是一批“明星”,他们是见多识广的成功人士,他们的确有资本傲视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国”。不过,他们的抵制是选择性的,他们是不会放声抵制美国的,他们还想奔着Jackie Chan、国际章的方向混的。但抵制马来西亚就安全得很:一来马来西亚没有好莱坞这样的行业规则制定者,放声抵制不会影响他们的前程;二来他们和马来西亚也真没什么往来,抵制行动可能还真的能说到做到的;其三抵制行动是一种哲学家式的行为吧,说过就算过做了。抵制,是一种既廉价又能彰显责任感的行为,明星们当然是要逮住机会“咸与爱国”的。故而这次的抵制,星光最是灿烂。傲慢的心态之下,此番抵制也最为轻松,明星们除了在微博上喊上亮嗓子,并不见有后续的实质性行动。

中国这些年高速的经济增长,相当程度上是加入WTO所致。在物质上,全球化让今天部分的中国的确是获得了一些可以傲慢的资本,但这种抵制行为本身又是与全球化的理念相背离的。一个伟大的国家,必定是理念和价值立国的国家;“抵制”这种理念与行动相分裂的行为,除了收获厌恶,不可能赢得半点尊重。

(资料图:马来西亚籍艺人梁静茹)

(资料图:MH370失联后的17天里,马来西亚政府的种种做法引起很多网友的不满。对此,陈坤发微博表示,从内心开始抵制关于“马来西亚”一切商业品和旅游,并称“我看不起马政府”。)

(原标题:《抵制大马:自卑到傲慢的华丽转身》)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5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