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终极酷刑:无形、无期、无痛

—— 西游解毒·天上人间十大酷刑(六)

余少镭 2014年3月17日 11:04

前文说过,酷刑的施行目的,不外逼供或惩治。但在《西游记》中,酷刑的逼供目的为零——这可以理解为,天庭高层皆神通广大,能知过去未来,三界中神人妖所干的一切勾当,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所以,逼供是无能的人类才需要的。

本系列前五篇,按痛苦指数及惨烈程度由低到高,分别倒数了《西游记》中天上人间九种酷刑:毒打、穿刺、水刑、火刑、割刑、剜心肝、钉木驴、剐千刀、大山压,这些酷刑的施行,都是为了惩治犯错、犯罪或犯上者。而在受刑者中,孙悟空刑量最多、刑期最长:火刑四十九天,山压六百多年。普通酷刑奈何不了他,最后是如来一招“压力山大”,才把他镇住。

但镇住不等于就万事大吉了。要彻底降服他,还得靠佛家的终极酷刑:紧箍咒。此咒一闪亮登场,所有酷刑都黯然失色。

何以见得?

我们先来看看,此咒到底是什么东东。

(电影《大话西游》剧照)

【定心神器】

紧箍咒的出场,在第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 观音奉旨上长安》。观音出发之前,“如来又取出三个箍儿,递与菩萨道:‘此宝唤做紧箍儿;虽是一样三个,但只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你须是劝他学好,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他若不伏使唤,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自然见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那菩萨闻言,踊跃作礼而退。”

在这里,如来说得很清楚,三个箍,三种咒,作用一样:眼胀头痛,脑门皆裂。诸位,头之痛,比肌肤、筋骨痛之更甚。想当年曹操一世枭雄,头风一起,痛不欲生。为什么?头者脑之所寄也,为神经中枢之所在。肌肉筋骨再痛,人尚能思考;头一痛,脑力活动即难以进行,再坚强的意志,都无从发力,你拿什么去抗争?所以,有了这三个箍,如来也就有了三个自信,“管教他入我门来”。

读西游至此,我们不明觉厉,还是要问:箍咒既有如此神奇功效,如来被玉帝请去收孙悟空时,拿出来一套一念,妖猴自当服服帖帖,何须又哄又骗才弄一五行山将他镇住?难道如来那么喜欢耍猴?不是,这问题有且只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当时如来尚未研发出箍咒,也尚未有西游计划。他颇费周章镇压了孙悟空之后,痛定思痛,悟出了一个道理:肉体折磨甚至肉体消灭,都无法让这些草根反抗者真正屈服;只有从脑根上进行钳制,才有可能让他们出卖灵魂。

作为如来的左膀右臂,观音当然也深明这一“大义”。他在化为“老母”教唆唐僧套悟空时如是说:“我那里还有一篇咒儿,唤做定心真言,又名做紧箍儿咒。你可暗暗的念熟,牢记心头,再莫泄漏一人知道……他若不服你使唤,你就默念此咒,他再不敢行凶,也再不敢去了。”(第十四回)在如来的命名基础上,观音又给这箍咒增一名,叫“定心真言”——“定心”二字,比“紧箍”动听;“真言”也没有“咒”字那么凶巴巴的。但谁都知道,“定心”的近义词,便是“洗脑”。可见,观音对文字游戏也玩得挺溜的。

按佛旨,金紧禁三个箍儿,应该都套在取经人徒弟头上才对——也就是说,除孙悟空,八戒、沙僧也应该有份“享受”,可最后,观音却将另外两个给了熊罴怪和红孩儿。为什么?八戒、沙僧都是原体制内官员,只要跟他们说有机会将功赎罪官复原职,他们就会自带干粮参与取经,何必浪费箍咒?熊罴怪、红孩儿武功、法力都比八戒、沙僧高不止一个层级,而且他们跟孙悟空一样,都是难以驯服的草根妖怪,所以才需要另两个箍。

问题是,观音用箍咒降服他们后,并不是给唐僧当徒弟,而是据为己有:一个负责巡山,一个陪侍左右当男秘。因为他很清楚,在西游这款结局毋需修改的游戏中,有孙悟空当主角,八戒沙僧当配角就够玩了,配太多大咖完全是浪费。此事如来知道,也只能睁眼闭眼了,毕竟,没有观音,西游这盘棋他是很难玩下去的。

【最可怕刑具】

那么,箍咒到底有多厉害?

严格来说,箍咒还是属于挤压刑的范畴,它的原理是这样的:通过咒语发出的超声波,导致金属箍表面气压急剧增大,金属箍受压收缩,紧勒脑壳,给头部皮肤、颅骨、脑髓等造成挤压,使人痛不欲生,丧失独立思考能力,进而放弃抵抗。

一言以蔽之,就是将你脑袋夹扁了。

且看具体案例:唐僧骗孙悟空上套了,开始试咒。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悟空,立马“叫道,头疼、头疼。那师父不住地又念了几遍,把行者疼得打滚,抓破了嵌金的花帽。三藏又恐怕扯断了金箍,住了口不念,不念时他就不疼了,伸手去头上摸摸,似一条金线儿模样,紧紧地勒在上面,取不下,揪不断,已此生了根了,他就耳里取出针儿来,插入箍里,往外乱捎。三藏又恐怕他捎断了,口中又念起来。他依旧生疼,疼得竖蜻蜓,翻筋斗,耳红面赤,眼胀身麻”。(第十四回)

此后每次受刑,情况大致如此。在孙悟空打杀白骨精之后,唐僧施刑时,更有直观描写:“可怜把个行者头,勒得似个亚腰儿葫芦。”单是这一个喻象,便可想见,箍咒有多么可怕,怪不得英雄一世的孙悟空一次次疼痛难忍,“跪于路旁,只叫:‘莫念!莫念!有话说了罢!’”(二十八回、三十九回、五十七回)

同样,跟孙悟空打一整天不分胜败,搞得他第一次主动求观音帮忙的黑风山熊罴怪,被观音套上后,“菩萨将真言念起。那怪依旧头疼,丢了枪,满地乱滚……却说那怪苏醒多时,公道难禁疼痛,只得跪在地下哀告道:‘但饶性命,愿皈正果!’菩萨方坠落祥光,又与他摩顶受戒,教他执了长枪,跟随左右。那黑熊才一片野心今日定,无穷顽性此时收。”瞧见没,所谓“定心”,便是如此定的。

再看比孙悟空、熊罴怪还NB的红孩儿,初生牛犊不怕佛,着了观音的道,备受利刃穿刺,仍然不服,持长枪“望菩萨劈脸刺来”。观音没辙,将“未曾舍得与人”的金箍一化为五,将他头及四肢套住,“菩萨捻着诀,默默的念了几遍,那妖精搓耳揉腮,攒蹄打滚”。这才算彻底收服了红孩儿。(四十二回)

孙悟空、熊罴怪、红孩儿,搁妖精堆里都是一等一高手,啥神佛菩萨都不在他们眼里,箍咒一出,让他们喊声“如来佛万岁”,他们绝不敢喊九千九百九十九岁。在“8+1评孙悟空”系列中,我们谈到,西游路上的孙悟空,之所以会从桀骜不驯到奴颜婢膝,甚至主动唱诗歌颂玉皇大帝,根本原因并不是他被压了六百多年,而是戴上紧箍后,脑袋被夹扁了。这一点,毛泽东看得最清楚,1957年7月,他在一次会议上谈到对地、富、反革命摘了帽子的,要调皮再给戴上时说:“唐僧这个集团,猪八戒较简单可以原谅,孙悟空没有紧箍咒不行。”

凡戴在头上的,金箍也好,帽子也好,都是最恐怖的刑具。

【自我施刑】

箍咒之可怕,尚不止于此。

从四十九天的火刑,到六百多年的压刑,孙悟空所受刑期,一直在刷新纪录。但是,紧箍咒这个纪录,却是谁也破不了的。

为什么?有人说,紧箍不是才戴了十四年吗,孙悟空一成佛,那箍儿就没了,不信请看第一百回所载:“孙行者却又对唐僧道:‘师父,此时我已成佛,与你一般,莫成还戴金箍儿,你还念甚么《紧箍儿咒》掯勒我?趁早儿念个松箍儿咒,脱下来,打得粉碎,切莫叫那甚么菩萨再去捉弄他人。’唐僧道:‘当时只为你难管,故以上法制之。今已成佛,自然去矣,岂有还在你头上之理!你试摸摸看。’行者举手去摸一摸,果然无之。”

没错,这个时候,孙悟空头上真的已“空”了,那箍儿摸不到了。但是,正如浮屠山乌巢禅师授予唐僧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第十九回)所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经中之“色”,即物质,存在,“空”不是“没有”,而是变幻无常之意。成为斗战胜佛的孙悟空,头上箍儿并不是真的没有了,而是由有形转为无形,所谓头上无箍,脑中有箍是也。受了十四年的酷刑,一旦觉得那箍没了,这个时候,斯德哥尔摩效应便开始产生作用,感恩戴德,那是必须的;而长期的思想钳制会导致自我阉割,巴甫洛夫的学说,也足以验证这一点。著名漫画家廖冰兄1979年的经典作品《自嘲》,想必大家都眼熟能详:一个长期被禁锢在瓮中的知识分子,在那个瓮被打破后,身体仍然保持着瓮的形状,手脚不敢放开来。而那些戴了几十年右派帽子的人,后来变成“摘帽右派”的时候,大都一辈子诚惶诚恐,也是这个道理——头上的帽子没了,它只是转到脑里去了。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进入体制内且政治地位比观音还高的孙悟空,一旦再有想当玉皇大帝的念头,或者想坐蟠桃宴首席,他一定会主动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狠斗私字一闪念”;如果再有妖怪敢跟他一样闹天宫,他绝对会“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毛泽东诗),成为一个称职的维稳斗士。

所以,箍咒的刑期是无限的,你在三界中存在一天,它就在你脑里控制一天。无期酷刑,永无止境。最恐怖的还在于,受刑人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也就是说,他自己和箍咒一起,完成了对他灵魂的酷刑。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13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