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选凝,香港媒体人,文化评论作者。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走不出旺角的“街头表演”

贾选凝 2014年2月4日 14:37

“杀街”是个只会出现在香港的词。

根据油尖旺区议会投票通过的方案,旺角西洋菜南街的“行人专用区”日前正式缩减开放时间,从每日开放变成只在周末两天和公众假期开放。而“杀街”所形容的就是这项新制。那么它对旺角带来了怎样的改变?我们不妨用两组画面去形容。

(图注:典型的旺角街头表演场景。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假如你生活在这里——你就住在“行人专用区”旁边的远景大厦,每天黄昏下班时都要拖着一身疲惫穿过这条被观光客、街头表演者、揽客的电讯商和收费摄影档(主要为游客提供拍照服务)拥堵得水泄不通的街回家,到了家,住在低层不敢开窗,可室外那些表演者震耳欲聋的演奏声浪仍一波一波冲袭耳膜,直到深夜。你头昏脑胀,日复一日被这噪音折磨,觉得自己就快患上抑郁症,日常生活被严重侵扰,多次去向政府投诉。然后终于,“杀街”令这景况有了少许改善,至少周一至五的工作日夜晚,你不用再遭受噪音暴力。

(图注:典型的旺角街头表演场景。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而假如你是街头艺人——这条街是你表演的地盘,多年以来,你和你的乐队早已习惯了每天傍晚在这里摆档开唱,一方面是因这里人流密度高,路人打赏会带来一定收入,另一方面,如果不在这里表演,又能去哪?政府辖下那些文化场馆,专业表演团体都动辄要轮候一年半载,何况你们?生存艰难,所以这街头表演空间实在宝贵。但每每演出进入状态,音响扩音设备一开,附近住户就会嫌吵投诉。政府接的投诉多了,决定“杀街”整改。从今往后,你们只有周六日晚间能再回到这条街上演出——还要从上午就去霸位,跟众多艺人与小贩在逼爆的“行人区”抢出一席之地。

这两组图景两种身份之间的强烈矛盾,就是“杀街”所面临的争议。各执己见各有各理,而如果要说造成这局面该追咎于谁,源头上自然要怪政府。“旺角行人专用区计划”始于2000年,“计划”了足足十多年,如今两头不讨好,因为从一开始政府就完全没有设立“游戏规则”、更对街头表演在旺角这个高度商业性的公共空间里所需依循的秩序全无规划,没有疏导没有规范,直到矛盾变成民怨变成难题才肯正视。

如果你曾在傍晚时分亲身走过这段行人区,就知道它有多蓬勃与混乱。它是一处草根表演空间没错,但也不必给这场域套上过分美好的文化想象。街头表演(卖唱、绘画、杂耍)聚集于此,看中它的人气氛围,而各种彩绘纹身、看相、卖小玩意乃至手机贴膜的商贩同样为这人气而扎堆;更不必说电讯公司、美容纤体、各类补习以及旅行社为了推销竖立起的铺天盖地的“易拉架”,最高峰时整条街上足足六七百枝,看得人惊心动魄。

人山人海的观光客注定了旺角这段“行人区”的基调是商业,艺术行为和明码标价的小买卖缠杂一起,你又如何想象刚从丰泽或百老汇扫货出来的游客走在这条街上,能带着一份悠然去欣赏这些夹在各种推销揽客行为里的街头表演?我们当然深知街头艺人无从选择,更理解全世界都罕有香港这种承受着商业区和居民区毗邻捆绑之苦的城市,但更不能忽视香港政府对公共文化空间缺乏想象与规划。

“杀街”之所以让不少街头艺人不满,感到表演空间被“扼杀”,根本原因不只在于旺角的演出空间受限,而在于他们并看不到官方对“街头表演”这件事有足够的规划和重视。他们也不知道除了旺角,更适合表演的空间又在哪里?虽然铜锣湾也有“行人专用区”,但那里的街更窄,能容纳的表演者更有限。

那么香港是否还有其他值得开拓的“公共表演空间”?当然。尖沙咀文化中心的露天广场、沙田大会堂的户外广场、还有荃湾大会堂广场、葵青剧院广场……不过它们都属于“公开表演场地”,你不经过预先申请,想去那边随地演奏是绝对行不通。

在立法会议员质疑政府现时是否有就推广街头表演活动制订任何政策或措施时,民政事务局给出了这样一组数字:全年“将有共145项由康文署及其他团体举办的文化活动在(康文署辖下)四个演艺场地的户外范围内举行”——听上去香港的“户外演出”已经相当蓬勃。但问题在于,那“145项文化活动”是有系统地、经过协调地去分配场地和时间给不同的表演者,这和“街头表演”的民间自发、不受空间与时间限制的的演出特性大相径庭。诚然“街头表演”是“户外演出”,却绝不是政府想象中按时按点循规蹈矩的那一种。

公共文化空间的建设需要有mission和vision。但香港政府的mission通常止于规规矩矩高效专业。这一点可以参照香港公共文化场馆的建筑:功能标准盖过所有美感,建材一律用瓷砖、玻璃或不锈钢(文化中心更夸张到连大堂有些围栏都用瓷砖),干干净净无垢无痕,二十年过去依然簇新。典型香港官方的、公务员风格的美学。但事关民间,却不能如此。

就像街头表演这种草根文化空间的规划思路,不可能一刀切,更难以一步到位,政府首先要用开明和雅量去理解个中需求,才能真正进入状况——街头表演者想在人流密集的“行人区”演出,但这种地段一方面往往因高度商业化,难以作为纯粹的公共表演空间。另一方面表演的人多了,势必带来阻街、噪音、安全等隐患。那么“行人区”之外,如何酝酿出能吸引人们的街头表演氛围?目前,政府在这方面根本没有vision。

为“街头表演”开拓合理发展方式的前提,是理解“民间自发表演”这件事,理解它与经过官方协调安排的户外表演之间的差别及它所独有的活力。之后再广泛去咨询表演者与公众的意见,调研哪些公共空间有可能成为容纳“街头表演”的场域?湾仔?中西区?还是广场和花园较多的中环?香港虽小,却并不至于小到“街头表演”永远走不出旺角。

………………………………

责编:贾嘉

阅读(0) 评论 9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