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8+1评孙悟空:拍马成精

—— 西游解毒·我来剥孙悟空的皮

余少镭 2013年11月26日 22:25

11月16日下午,网络大V@司马南诗兴大发,连吟了两首打油诗。本着奇文共欣赏的原则,兹净手敬录如下:

咏三中全会

好会褪愁思,习风去旧残。温水煮蛙险,深改赖国安。贫富分化急,厦华棚户寒。凝识救中华,旌旗三中全。 舆战域内外,自信惟亮剑。遥瞩万里远,初段涉深难。崛起何所计?两个一百年。泽东润民心,近平岂孤单?

再咏三中全会

共富诚其意,民主镌红岩。道统悉马列,找补校航线。茅台不洗心,五粮聚淫眠。倘与民同苦,风景在我边。 作风谨三条,知行可通连。笃行不夸口,公道自在天。乘势掀巨浪,历史起苍烟。刮骨疗毒狠,远今兹帖然。

司马南此诗一出,端的是洛阳“砖”贵。不怪围观者感性有余理性不足,若要认真评价此二诗,还真不容易——内容上,你说它狗屁不通吧,不仅司马南先生不同意,很多京叭肯定也不同意;思想上,他都把“民主”镌在“红岩”上了,“近平不急司马急”之情跃然纸上,你还能说啥?

所以,此人此诗不在本篇讨论之列。只是有网友不解,说这位以好斗出名的司马公,居然也会文绉绉地以诗献媚。我说这就不了解了吧,别说司马南,给人以“西游第一斗士”印象的孙悟空,也干过这事呢。

【写马屁诗】

《西游记》第五十一回《心猿空用千般计 水火无功难炼魔》,孙悟空遇到太上老君的独角青牛,不仅拿它毫无办法,还被缴了械,搞得“没棒弄”,彻底被打哭了。没辙,使出万试万灵的神通——上天求助。玉帝闻奏,宣可韩丈人真君去查查又哪个神仙偷跑下去。真君和孙悟空在天上兜了一圈,别说神仙,神马都没发现。于是,孙悟空要可韩丈人真君去回旨,“我只在此等你回话便了”。那可韩丈人真君走后,“孙行者等候良久,作诗纪兴曰:风清云霁乐升平,神静星明显瑞祯。河汉安宁天地泰,五方八极偃戈旌。”

孙悟空这首颂诗,若用司马体来翻译,当是如此:

好风知时节,晴云庆升平。诸神乐和谐,众星显瑞祯。天地安且泰,银河波不惊。五方传捷报,八极息刀兵。

表面上看来,孙悟空吟此马屁诗,只是在等可韩丈人真君时,看到天庭在玉皇大帝有力的领导下,呈现一片和谐祥瑞景象,有感而发。但是,我们读西游至此,岂能不联想到他当年不服管制大闹天宫搅得周天不宁的“英勇往事”?五百年后的孙悟空,借此诗否定五百年前的孙悟空,是痛定思痛真心臣服,还是拍马舔菊讨巧卖乖?要知道,当时孙悟空就在天庭左近,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可全都在玉帝的耳目之中。他作此诗,是为了向玉帝表白呢还是表白呢还是表白呢?

以诗打脸,献媚表忠,唯望上达圣听,这正是孙诗和司马诗的异曲同工之处。所谓的斗士,别看他张牙舞爪,七十二般变化,变来变去,一个华丽转身,摇得正欢的,还不是那根尾巴?

【说马屁话】

齐天大圣的马屁功,不只是写一两首诗这么简单。就在吟诗之前,他见到玉帝时,虽只是“唱个大喏”,表面没跪,言语中已近奴颜婢膝了:

“……疑是上天凶星思凡下界,为此老孙特来启奏,伏乞天尊垂慈洞鉴,降旨查勘凶星,发兵收剿妖魔,老孙不胜战栗屏营之至!”却又打个深躬道:“以闻。”

如此低声下气,连一旁的葛仙翁都看不下去了:

旁有葛仙翁笑道:“猴子是何前倨后恭?”行者道:“不敢不敢!不是甚前倨后恭,老孙于今是没棒弄了!”

而在吟诗之前,即和可韩丈人真君查无神仙下凡之后,他对可韩丈人真君说的是:“既是如此,我老孙也不消上那灵霄宝殿,打搅玉皇大帝,深为不便。”

瞧见没有,孙悟空为他曾经反过的玉帝想得真是周到。想当年,周恩来死前,给毛泽东写了最后一封信,汇报自己的开刀情况,同时“为人民为世界人的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恳请主席早治眼病”,“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并再次重申“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信后,周又以央求的口吻,给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一张便条:“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现在,知道毛泽东为什么喜欢孙悟空了吧?你以为他喜欢孙的所谓“斗争精神”吗?错,他喜欢的是他的奴颜婢膝,更喜欢把跟着他打江山的人当孙悟空耍。

当然了,孙悟空要忠心的,可不仅是玉帝,凡是能制他、能帮他的,他都毫不吝惜他的奴颜婢膝。

第四十二回《大圣殷勤拜南海 观音慈善缚红孩》,孙悟空差点被红孩儿整死,无奈又去南海求观音帮忙。观音答应,两人出了潮音仙洞,观音要孙悟空先过海:

行者躬身道:“请菩萨先行。”菩萨道:“你先过去。”行者磕头道:“弟子不敢在菩萨面前施展。若驾筋斗云啊,掀露身体,恐菩萨怪我不敬。”

孙悟空这番话,让人联想起官场上流行的潜规则:你在官场上混了多年仍不得升迁,甚至莫名其妙被撤职,有时仅仅是因为,你不会走路。关于这个,网上有详细教程:

跟领导一起走路,一定要走在领导二三步之前,配合步调,让领导走在内侧。上下楼梯:领导上楼时,应该让领导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下楼时,你应该走在前面,领导走在后面。

看来,这些官场规矩,孙悟空早就无师自通了。

第七十七回《群魔欺本性 一体拜真如》,孙悟空被大鹏、青狮、白象打趴,又以为唐僧已死,跑去西天找如来哭诉,求如来退下他头上紧箍,“见如来倒身下拜,两泪悲啼”。当如来说“那怪须是我去,方可收得”时,孙悟空又“叩头,启上如来”:“千万望玉趾一降!”

“玉趾”一出,谁与争锋?估计也就《屁颂》里面的“洪宣宝屁”能与一匹罢。广州话把孙悟空称为“马骝精”,我看,“马屁精”更适合他。

【探马屁源】

用葛仙翁的话来说,同一个孙悟空,何以“前倨后恭”若此?

答案就在第八十二回《姹女求阳元神护道》中,孙悟空对猪八戒说的一番话,道尽了他前倨后恭的心路历程。

当时唐僧被金鼻白毛老鼠精掳进无底洞中,孙悟空要猪八戒去打探。猪八戒巡山时,碰见俩女妖在打水,他走近前叫声“妖怪”,被那俩女妖打得抱头鼠窜。孙悟空问:“你叫他做甚么的?”八戒道:“我叫他做妖怪。”于是——

行者笑道:“打得还少。”八戒道:“谢你照顾,头都打肿了,还说少哩!”行者道:“温柔天下去得,刚强寸步难移。他们是此地之怪,我们是远来之僧,你一身都是手,也要略温存。你就去叫他做妖怪,他不打你,打我?人将礼乐为先。”八戒道:“一发不晓得!”行者道:“你自幼在山中吃人,你晓得有两样木么?”八戒道:“不知,是甚么木?”行者道:“一样是杨木,一样是檀木。杨木性格甚软,巧匠取来,或雕圣象,或刻如来,装金立粉,嵌玉装花,万人烧香礼拜,受了多少无量之福。那檀木性格刚硬,油房里取了去,做柞撒,使铁箍箍了头,又使铁锤往下打,只因刚强,所以受此苦楚。”

孙悟空这段话,简直就是后世茅盾、杨朔之流的“借物咏志”散文的滥觞,再稍为加工,冠以《白杨礼赞2》之名,又可选入中学语文课本了。撇开这点不谈,此番话中的“杨木”和“檀木”,就是五百年前后的孙悟空。

自恃神通大闹天宫时的孙悟空,正是不折不扣的“檀木型人格”,性格刚硬,被做成榨油用的大木楔,“铁箍箍了头,又使铁锤往下打”,这不正是孙悟空被紧箍箍头、受尽挫折的写照么?他被剥夺自由逾六百年,正是“因刚强”才受此苦楚。而取经路上的孙悟空,正在一步步朝“杨木型人格”发展;或者说,成为杨木,“装金粉”、“嵌玉装花,万人烧香礼拜”、“受无量之福”,正是观音所许诺也是孙悟空所追求的“正果”。而要得到这个正果,关键就是要“性格甚软”。

对玉帝服软,对如来、观音服软,不惜奴颜婢膝,以诗献媚,一个识时务的孙悟空,成为被主流所接受的“俊杰”,却不再是原来那个“披着黄金战甲,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所谓斗士,莫非如此。

一心同源的六耳猕猴没把孙悟空击溃,斗战胜佛却把齐天大圣彻底打败了。如此战胜了自己,却迷失了本性,呜呼哀哉。

(“我来剥孙悟空的皮”小系列至此告一段落,“西游解毒”专题还将继续,欢迎拍砖。)

(责任编辑:杨光)

阅读(0) 评论 136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