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八评孙悟空:势利之徒

—— 西游解毒·我来剥孙悟空的皮

余少镭 2013年11月14日 09:50

受主流“西学”的影响,孙悟空给人的印象,总是目空一切桀骜不驯,其实不然,得看对方是谁——他自有其势利的一面。

所谓“势利”,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形容看财产、地位分别对待人的表现”。财产一项,对孙悟空来说,基本没什么吸引力。我们已分析过,他骨子里权欲熏心(见“二评孙悟空”),像每一个低层公务员一样,按权势大小来区别待人,则是不可避免的了。

(资料图:电影《西游降魔篇》孙悟空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忘师背祖

吴承恩再世,也不得不承认,《西游记》是一部虫眼密布的小说(将另辟专题探讨)。其中被挖最多次的一个Bug,出现在第三十四回《魔王巧算困心猿 大圣腾那骗宝贝》中:

平顶山上,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抓了唐僧,循例不先吃,派俩小妖去压龙洞请他妈来共享。孙悟空在路上把俩小妖打成肉饼,变成他们模样去请“老奶奶”。到了压龙洞,他却哭了。哭啥呢?就因为见“老奶奶”非磕头跪拜不可,孙悟空心想:“……我为人做了一场好汉,止拜了三个人:西天拜佛祖,南海拜观音,两界山师父救子我,我拜了他四拜……今日却教我去拜此怪。若不跪拜,必定走了风讯。苦啊!算来只为师父受困,故使我受辱于人!”

为什么说这是Bug?稍为用心读《西游》就会发现,孙悟空此时尚未去过西天,更没拜过如来。他拜的三个人,按顺序是:菩提、观音、唐僧。所以,包括吴闲云先生在内的不少读者,都以此为“菩提即如来”的铁证。

好吧,就算菩提真是如来,那么,有什么证据表明,此时孙悟空已知道真相?没错,他是跟观音说过“如来哄了我,把我压在此山,五百余年了”,但是,他说的哄,指的是如来跟他打赌时,说过“若不能打出手掌,你还下界为妖,再修几劫,却来争吵”,最后他翻不出如来的手掌,如来言而无信,用五行山把他压住。

既无确凿证据表明“菩提即如来”,我们就得重新审视,孙悟空为什么说“止拜了三个人”。

未拜佛祖,却“西天拜佛祖”,不矛盾吗?

真的不矛盾,因为他说了“我为人做了一场好汉”。这场好汉结束了吗?没有,至少要到他保唐僧取到西经才告一段落。也就是说,此行上西天,“拜佛祖”是个铁定的事实。孙悟空心里想的是,他这“辈子”,已拜和非拜不可的,有佛祖、观音、唐僧“三个人”。

请注意,当年他被菩提赶走时,菩提只是跟他说,不管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孙悟空也承诺:“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问题是,师徒双方说的,都只是“说”和“提”,想都不能想吗?当然不是。

这只能说明,孙悟空内心深处,把菩提这位师父成功地忘了,一干二净。

为什么能忘得这么干净?无他,势利故也。他所认识的菩提,确实神通广大,但在佛道两界高层名单中,根本没他的名字。也就是说,他有“力”而无“权”,只教给孙悟空一身武艺,却无法对孙悟空的“位列仙班”或“修成正果”再提供一丁点帮助。

俗世之中,那些功成名就者,逢年过节只会给顶头上司或手眼通天者送礼,有几个还记得教过他们的老师?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二)趋炎附势

对唐僧这一位“师父”,孙悟空的感情应该是比较复杂的。对唐僧动不动念“紧箍咒”,他很害怕;对唐僧动不动哭哭啼啼,他很鄙夷。甚至,在他身上还有一定程度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是缺少该有的尊敬。

第二十四回,西游刚开始,团队刚成立,“四圣试禅心”之后,到了五庄观,八戒在厨房里偷听到人参果的事,于是喊孙悟空过去说话,孙悟空以为他吃不饱,便道:“呆子,你嚷甚的?想是饭不够吃,且让老和尚吃饱,我们前边大人家,再化吃去罢。”不敬之情,溢于言表,于是八戒受他影响,说唐僧不吃人参果时,也这么说:“那老和尚不认得,道是三朝未满的孩儿,不曾敢吃。”

要知道,师兄弟口中的“老和尚老和尚”,跟宋美龄、孔祥熙、戴笠等人私下子称蒋介石为“老头子”可大不一样。先不说“老头子”原是青帮徒众对“头子”的昵称,就说蒋介石当时已五六十岁,称“老”即显亲昵也显尊敬。而对二十岁左右的师父称“老和尚”,除了不敬,还是不敬。

但是,到了第八十回,西游已近尾声,孙悟空一路上也就想明白了,他的功与名,只能搭载在唐僧身上。当时过了乌观国,走进一片黑松林中,唐僧拿孙悟空去化斋,这里有一段描写,就很能说明孙悟空的心理:

——却说大圣纵筋斗,到了半空,伫定云光,回头观看,只见松林中祥云缥缈,瑞霭氤氲,他忽失声叫道:“好啊!好啊!”你道他叫好做甚?原来夸奖唐僧,说他是金蝉长老转世,十世修行的好人,所以有此祥瑞罩头。“若我老孙,方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之时,云游海角,放荡天涯,聚群精自称齐天大圣,降龙伏虎,手下有四万七千群怪,都称我做大圣爷爷,着实为人!如今脱却天灾,做小伏低,与你做了徒弟,想师父头顶上有祥云罩定,径回东土,必定有些好处,老孙也必定得个正果。”

瞧见没有?这就是痛定思痛,用这后五百年对前五百年进行否定,为了“正果”,做唐僧的“小伏低”(即小奴才)做得甘之如饴。

(三)媚上欺下

如来、观音、唐僧,以及能帮他收服妖怪的各路神仙,孙悟空总是执礼甚恭。但如果你以为他对所有妖怪都“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那就错了。

第五十三回,唐僧八戒误喝子母河水,刚好两人都在危险期,立马中招怀孕。一老婆婆指点孙悟空去解日山落胎泉找如意真仙求水打胎。面对这个垄断落胎泉水谋个人私利的妖怪,孙悟空之彬彬有礼,简直到了自甘作贱的地步。当号称如意真仙的妖怪问孙悟空“你可认得我么”时,孙悟空道:“我因归正释门,秉诚僧教,这一向登山涉水,把我那幼时的朋友也都疏失,未及拜访,少识尊颜。适间问道子母河西乡人家,言及先生乃如意真仙,故此知之……因我师父误饮了子母河水,腹疼成胎,特来仙府,拜求一碗落胎泉水,救解师难也。”

同样,对有求于她的铁扇公主,孙悟空第一次上门也是极尽谦恭之能事,“躬身施礼”,还“嫂嫂”前“嫂嫂”后的,要多亲热有多亲热。当铁扇公主大声喝斥“谁是你的嫂嫂,哪个要你奉揖”时,孙悟空文绉绉地说:“尊府牛魔王,当初曾与老孙结义,乃七兄弟之亲。今闻公主是牛大哥令正,安得不以嫂嫂称之!”

旁人不知,还以为这是沐猴而冠的迂腐儒生呢。

凡媚上者必欺下,这是“势利定律”。对应该“像春天般温暖”的同志,比如缺点多多的猪八戒,孙悟空却总是揶揄、刁难,多次骂八戒是夯货、呆子、孽畜、恋家鬼;甚至看唐僧脸色行事,百般呵斥。

如第八十五回,孙悟空巡山,遇见艾叶花皮豹子精,还有手下三四十个小妖列阵,心里便想道:“我且回去,照顾猪八戒照顾,教他来先与这妖精见一仗。若是八戒有本事,打倒这妖,算他一功;若无手段,被这妖拿去,等我再去救他,才好出名。”

第九十六回,西游接近功成德满,在冠员外家中,冠员外要留唐僧师徒住上一年半载,唐僧坚辞,八戒便牢骚满腹。这时唐僧喝斥八戒:“你这夯货,只知要吃,更不管回向之因,正是那槽里吃食,胃里擦痒的畜生!汝等既要贪此嗔痴,明日等我自家去罢。”这时,孙悟空见唐僧变了脸,“即揪住八戒,着头打一顿拳,骂道:‘呆子不知好歹,惹得师父连我们都怪了!’”

其实,趋炎附势,乃人之常情。深藏功与名,对众生一同仁,那才是真正的“大圣”。可惜,孙悟空离“圣”字还有至少一个筋斗云的距离。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孙悟空的势利,是怎么来的?石头缝里蹦出来时就有的吗?这个我不敢说,但至少,在他一听说天上如他去做官便喜形于色时,这势利便已深驻他心了。

两次上天为官,见惯天庭特权阶层的生活,怎么还能以平常心态对待众生?都知道他在八卦炉中炼就一双很厉害的“火眼金睛”——请注意这个特别的名字,火者势之猛者,金者利之最也,所谓“火眼金睛”,不正是“势利眼”的另一种表达吗?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188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