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性感”的西游记

—— 西游解毒之西游情欲观

余少镭 2013年6月9日 10:46

终于到了直面取经团队情欲问题的时候了。我曾试图用弗洛伊德的学说来对他们进行心理分析,但弗叔的东西,只适用于人,虽被捧为普世理论,其关键元素毕竟有浓烈的西方烙印,必须降格为地方“性知识”。只有来自极乐佛国能送人上西天的宇宙真理,才适用于所有生物。

唐三藏:欲取经,防取精

上篇专栏已说过,吃货妖精,看中的是唐僧肉;有追求的女妖精,看中的是唐僧的“元阳”。你想唐僧长途跋涉,风餐露宿,身体瘦兮兮的,剔骨去皮,掏掉下水,能有多少肉?妖精又胃口大,唐僧肉够吃一顿就不错了。但是,“元阳”就不同了,那是可再生资源,只要唐僧活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妖精居处,一般都是极阴之地,易于元阳的保存,随便为唐僧建个“元阳库”,更可复制N个小唐僧出来,三界的神仙妖怪,想吃唐僧肉都得来找我,到时那号称几千年一熟的蟠桃也会大大掉价——这岂不是一项可持续发展的事业?

所以,杀僧取肉,不如养僧取精。

要实现这个伟大的革命目标,唯一可行的方法,除了色诱,还是色诱。

现在我们来看看,唐僧是如何面对这些常人难以抗拒的诱惑的。

(图注:张纪中版《西游记》唐僧遭蝎子精调戏的场景;编辑配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一个考验,出现在第二十三回,所谓的“四圣试禅心”。这一次的考验,对唐僧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为啥?那时刚踏上西行长征路没多久,生关死劫没几个,正是革命信心十足的时候,不易受诱惑。再说,观音所化并指定配唐僧的,是四十五高龄的人母级寡妇,诱惑力大打折扣;碍于身份,菩萨也不敢牺牲色相动用身体语言。所以,唐僧的反应,只是“推聋装哑,瞑目宁心,寂然不答”;或“如痴如蠢,默默无言”,“好便似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虾蟆,只是呆呆挣挣,翻白眼打仰”。

如此反应,一个字:装。

同样道理,九十三到九十五回,玉兔精变成的天竺国公主,对唐僧的考验,也不值一提。因为这时九九八十一难已快历尽,西天在望,唐僧若再动心,便前功尽弃。而且,假公主跟唐僧也没什么肌肤之亲,仅仅是“玉手相搀”而已,诱惑力大打折扣。所以,在孙悟空眼里,“师父全不动念”。

真正的考验,是五十四回女儿国。此前我们已讲过,女王是急色之人,又不受礼教束缚,一见唐僧,便直接约炮。“三藏闻言,耳红面赤,羞答答不敢抬头”。女王主动拉她上龙车,他则是“战兢兢立站不住,似醉如痴”。接下来,女王更是跟他“倚香肩,偎桃腮,携手相搀”,唐僧也都从了,且主动敬酒。

这一切,你可以说都是孙猴子之计,目的是骗得女王在通关文牒上盖印。但是,那些自然的心理与生理反应,已在唐僧的神态上表露无遗。

好不容易过了美人关,更难过的“美妖关”接踵而来——蝎子精出现了,把唐僧掳到洞中,直接带上了床,“贴胸交股”。这一次,是唐僧第一次单独面对色诱,他的反应,就更暧昧了:先是言语上接了女妖的性暗示,接着在女妖床上也有半依半就之嫌疑,尽显口炮党本色,全无半点我地下党面对美人计时怒斥敌人的凛然正气。

到了陷空山无底洞,面对同样性感且更有情调的老鼠精,唐僧甚至以“娘子”相称,并携手游园,含羞同喝交欢酒。搞得悟空在暗中一直担心,“我师父被他这般哄诱,只怕一时动心”。

这一切,其实都是正常男人的反应。不同的是,唐僧总是在最后关头把持住了。有人认为,这种“把持”,对一个一心向西的和尚来说,一点都不难。

那么我们来看第五十六回开头,灭了蝎子精之后,师徒重新上路,书中如是说:“话说唐三藏咬钉嚼铁,以死命留得一个不坏之身……”各位观众,“咬钉嚼铁”、“死命留得”哦,你试试,难还是不难?

那么,唐僧为何能常人之所不能的?还是五十五回,在跟蝎子精口炮对轰时,唐僧一语道破:“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听到没,不关佛家的色戒事,只是他的胶原蛋白乃至宝,给了,身就坏了,就没资格去西天取经了,答应李世民的做不到,这还是轻的;破坏了东土西化计划,如来岂能饶了他?别忘了,他的前身可是如来二弟子,因“轻慢佛法”——对宇宙真理表示不屑,才被贬入凡间轮回的。想重登极乐,要回体制内身份,除了“咬钉嚼铁”之外,别无他法。

现在你知道,唐僧为什么经常哭了吧?

只是书中没告诉我们,如果唐僧的“至宝”遵循自然规律,满而溢了,又该怎么算呢?

孙悟空:轻车熟路勾二嫂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取经团队中最不受诱惑、打女妖精最不留情的,当属孙悟空了。他应该是作风最正派了的吧?

也不尽然。

还是在“四圣试禅心”时,唐僧否决了有三个女儿的寡母关于取经团队集体入赘的动议,妇人大怒,唐僧就怕了,以商量的语气说:“悟空,你在这里罢。”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行者道:‘我从小不晓得干那般事,教八戒在这里罢。’”

从小不晓得干那般事?这不废话么,有谁是“从小”就晓得“干那般事”的?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孙悟空一急,口不择言,“从小”,应该是“从来”的口误。

问题是,他一出世就在花果山雄起称王,菩提祖师教他七十二变化之后,更以齐天大圣自居,号称打遍十万天兵无敌手。如此举世无双的英雄,怎可“不晓得干那般事”?

真相只有一个。唐僧、八戒、沙僧,甚至包括白龙马,不管身世如何复杂,其前身,皆是有情众生。而孙悟空却是石猴托生——只要你明白“石女”所指者何,也就不难明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孙猴子,为何“从小不晓得干那事了”。

最大的可能是,天地给了他一个兽身,却没给他那个能将兽性发挥出来的器官。后来阴差阳错,让他得到伸缩自如的“如意金箍棒”,也算是给之前的bug打了个补丁。只是那棒一使出,女妖便被打成肉泥,根本不是怜香惜玉的棒棒。

所谓造化弄人,不过如此。

本来,有一次机会能证倒以上猜想。第八十一回《镇海寺心猿知怪,黑松林三众寻师》,那是孙悟空在西行路上唯一的一次被性骚扰。还是那只老鼠精,化成美女迷惑住唐僧,跟着师徒四人到了镇海寺,用色诱的套路,三天吃了六个小和尚。为了除妖,孙悟空变成小和尚,半夜到大殿念经。妖精不知是计,照样搂抱、亲嘴,并直接约炮,“趁如今星光月皎,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和你到后园中交欢配鸾俦去也”。悟空将计就计,于是,“他两个搂着肩,携着手,出了佛殿,径至后边园里。那怪把行者使个绊子腿,跌倒在地,口里心肝哥哥的乱叫,将手就去掐他的臊根……”

诸位,还记得大闹天宫时,孙悟空被二郎神追得到处乱逃,变什么都被识破的前尘糗事吗?没错,后来他变成一座土地庙,“大张着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只有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后面,变做一根旗竿”。可见,再怎么能变化,关键器官还得一一对应,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石猴孙悟空,如果有“臊根”的话,他变成的小和尚应该也有的,如果没有,那么,老鼠精就会掐到空裆了,千钧一发之际,老鼠精“却被行者接住他手,使个小坐跌法,把那怪一辘轳掀翻在地上”。接着现真身,抡棒就打。

只是,性无能的孙悟空,不查则可,一查,也还是有作风问题的。在《吃人事小,西游事大》一文中,我们提到,孙悟空打死了白骨精,跟唐僧说那是妖怪,唐僧不信,还指责孙悟空“乱道”,孙悟空便笑道:“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

从小不晓干那事,却懂得变女色迷惑人以吃人,也算是“天才的创造性的发挥”了。

孙猴子更大的污点,还在于“勾二嫂”的恶迹。

路阻火焰山,三调芭蕉扇,是大家都熟悉的西游情节。但当有人将“勇敢机智”之类褒词送给孙悟空时,估计是忘了,他使用的,是极其下作的手段。

首先,他借不到扇,竟变成一蟭蟟虫,飞到茶沫下,被罗刹女喝下肚,在她肚子里挠心顶肺,耍了个够,逼得罗刹女将扇借他。这一节,好玩是好玩了,却不想想,嫂嫂的肚子,岂是小叔子想进就进的?

更变态的是,发现借到假扇后,孙悟空又变成牛魔王的样子,再去欺负那个被丈夫抛弃的怨妇。罗刹女以为丈夫回来了,喜出望外,赶紧排办酒席。“酒至数巡,罗刹觉有半酣,色情微动,就和孙大圣挨挨擦擦,搭搭拈拈,携着手,俏语温存,并着肩,低声俯就。将一杯酒,你喝一口,我喝一口,却又哺果。大圣假意虚情,相陪相笑,没奈何,也与他相倚相偎。果然是:……面赤似夭桃,身摇如嫩柳。絮絮叨叨话语多,捻捻掐掐风情有。时见掠云鬓,又见轮尖手。几番常把脚儿跷,数次每将衣袖抖。粉项自然低,蛮腰渐觉扭。合欢言语不曾丢,酥胸半露金钮。醉来真个玉山颓,饧眼摩挲几弄丑。”

活脱脱一幅香艳的勾二嫂春宫图。就算入了黑社会,如此行径,也是要三刀六洞的,何来“英勇机智”可言?我们还想问的是,“从小不晓得干那般事”的孙悟空,既会变女色诱惑他人,也会变成大哥的模样勾二嫂,挑逗她,羞辱她,手段如此熟稔,得多分裂的人格,才干得出来?

古往今来,什么人最容易产生此类变态心理?

没错,除了太监,再无他者。

(原标题:养精蓄锐,一路向西)

(下一期,我们将重点八一八猪八戒的性史,敬请关注。)

(实习编辑:张小金)

阅读(0) 评论 488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