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克飞,专栏作家。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通往外交之路

—— 旧时海归(7)欧阳庚(上)

叶克飞 2013年9月12日 09:51

(欧阳庚一家;图片来源于网络)

专注外交四十五年

在地质灾害史上,1906年是个惨痛的年份。那一年里,阿拉斯加、旧金山、厄瓜多尔、智利和哥伦比亚等地均爆发了七级以上大地震。当年4月18日,美国旧金山发生7.8级大地震,因天气干燥,地震后发生了持续三天三夜的火灾,2.8万座房屋被毁。

当时,香山籍华人聚居的旧金山洛克镇受灾极为惨重,死者众多。有一位名叫骆丽莲的女医生,她的大女儿也在灾难中丧生,伤痛中的她不顾大火威胁,救出大量华侨孤儿,在救灾过程中不幸被柱子压倒,重伤毁容。她的丈夫时任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这位外交官也无视自身安危,更未嚷嚷“让领导先走”,而是积极参与救助同胞和孤儿,其间遭遇了肋骨折断等伤痛,头部左边也遭严重烧伤,从此不长头发。

这位外交官如今声名不彰,却可算是中国外交史上的传奇。他横跨晚清和民国,在外交领域持续工作四十五年,辗转美国、加拿大、巴拿马、智利和玻利维亚等地。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的中小学教材中都有记载他护侨事迹的文章。

他是欧阳庚,当年的留美幼童之一,广东中山张家边镇大岭村人。

外交世家

1872年,14岁的欧阳庚作为首批留美幼童的一员启程赴美。先后在纽约西海文小学、纽海中学和耶鲁大学就读。1881年被强令回国时,他与詹天佑是仅有的两名大学毕业生。

欧阳庚涉足外交领域只因“家学渊源”,他的堂兄欧阳明时任清廷驻美旧金山总领事,任内勤于政事,积极保护侨民和华工利益。欧阳庚被堂兄招入领事馆见习,后接任总领事,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了二十多年。

在那场大地震中,他救死扶伤,事后还向旧金山银行担保贷款,组织当地的香山华侨重建这个明朝末年就已成为香山人聚居地的洛克镇,并自己出资建立孤儿院,收养数十名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儿。他还撰写了《同一经纬地震史》《震灾防火》《重建金山中华街》《大坑香山移民史》等文献,是地震史和华侨史上都颇具价值的文献。

但地震带给他的伤痛也始终未能平复,甚至在三年后(1909年)又狠狠地刺了他一刀:他的夫人骆丽莲医生因旧伤不愈而去世,年仅37岁。

骆丽莲是混血儿,父亲是出生在美国的香山籍华人,经多年打拼后,创办“维仁茶行”,生意兴隆,母亲则是美国的英格兰人后裔。美丽窈窕的她考入了耶鲁大学医学系,是当时华人子弟中少有的大学生。兼具东方知性美和西方女孩开朗活泼性格的她,曾在新生联谊会上表演过钢琴独奏,优雅大方,立时便引得欧阳庚的注意。这对小男女就此结识,并在一次赛艇比赛后定情。

当时,耶鲁与哈佛两校在各方面都竞争激烈,哈佛赛艇队均为美国人,耶鲁赛艇队却以在海边长大的中国广东籍男孩为主,日后大名鼎鼎的蔡绍基、詹天佑、钟文耀、黄开甲均是赛艇队成员,欧阳庚更是担任舵手。在那场比赛中,耶鲁队完胜,欧阳庚凭毅力赢得了骆丽莲的芳心。

也是在骆丽莲的引导下,欧阳庚成为了虔诚的基督徒。

1881年,留美幼童被强行召回,这对小情侣天各一方,却仍情系彼此。直至1884年,欧阳庚再次赴美,进入领事馆工作,二人才重逢,并于1891年喜结连理。可惜的是,骆丽莲早早辞世,这场原本甜蜜的婚姻在十八年后告终。

1914年,丧妻五年的欧阳庚再娶,续弦是画家陈锦梅。他们育有五个孩子,在这个家庭里,官员和知识分子两种元素并存,几乎又是一个民国精英家庭的样板,让我忍不住详细记录:

他们的长子欧阳可宏毕业于辅仁大学物理系和美国尼瓦达州大学无线电系,后参军,进入陈纳德的飞虎队,在缅甸和昆明参与抗战。

次子欧阳可亮毕业于东吴大学和日本拓殖大学研究院,后在拓殖大学和春秋学院任教授,著有甲骨文研究的《集契集》,多次回国参加河南安阳殷墟甲骨文史研究会,1992年5月在日本逝世。

三子欧阳可祥肄业于辅仁大学,抗战期间运送物资时牺牲,为辅仁大学八烈士之一,时年仅26岁。四子欧阳可强毕业于辅仁大学物理系,1980年后移居日本,曾任拓殖大学八王子分校、樱美林大学讲师。幼子欧阳可佑,辅仁大学化学系及台湾工业试验所硕士毕业,曾任台湾糖业公司工程师,西德拜耳大药厂台湾总代理,建盈化工公司总经理。

翻看民国官员和知识分子家庭谱系,我们常常会看到这种枝繁叶茂的形态,它不像今日的所谓“豪门”,以一家子部长厅长局长为荣,官二代们也未必“子承父业”并“进步神速”,反而注重学术,也有责任感,比如在抗战中前仆后继。

我们确乎有那么一个时代,虽然距完美甚远,虽然戛然而止,却始终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光辉。

45年外交官生涯

欧阳庚的外交官生涯被1911年的大变革切分为两个阶段,在晚清时代,他曾出任驻旧金山总领事、驻温哥华总领事、驻墨西哥条约特使、第一任驻巴拿马总领事等。

民国时代,他曾出任荷属爪哇(即印度尼西亚)总领事、驻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驻智利国第一任公使和驻玻利维亚条约特使。

在他的外交生涯中,有两袖清风、力保主权、力护侨民等美誉。还有人为他赋诗,“华夏后裔历八方,五洲万国有虞唐,老人若叙移民史,怀德每称欧阳王”,所谓“欧阳王”,是指“庚”的译音为King,意译为王。相关记载颇多,不再赘言。倒是有几桩八卦可以一提。

1910年,欧阳庚出任驻墨西哥特使,处理1908年墨西哥动荡中有华侨被杀害之事。

出发前,又因有印第安人为殷商后裔这一流传已久的传说,有人专门委托他进行查访,看看当地华侨有无当年殷人的痕迹,此事还得到了摄政王载沣的批准。委托者也值得一提,他们当时是著名外交官张荫棠的幕僚,日后一个成了国学大师,涉猎甚广,另一个则是考古学奠基人之一,也是著名农学家,这两人相交莫逆,日后却闹出一桩公案——没错,前者是王国维,后者是罗振玉。

欧阳庚抵达墨西哥不久,便有印第安人殷福布(INFUBU)的族人集体到清廷驻墨西哥使馆请愿,表示之前动荡中有七百多名印第安人被杀,这些印第安人都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所以称殷福布族,三千年前漂洋过海至此,希望清政府代为索赔。但摄政王载沣认为此事无据,“传闻难作3000年前之历史”,不予理睬。

凑巧的是,1922年,欧阳庚又前往智利,担任中华民国驻智利的首任公使。当时,他在使馆后发现三亩涕竹。涕竹在中国已灭绝,只见于传说,据称其截两节再剖开便可为舟,甲骨文中的“舟”字便是涕竹舟的象形。当地的印第安人告诉他,涕竹笋是印第安人的祖传外伤药,绵延三千年,恰与中国古代小说志怪集《神异经》中有关涕竹笋可治外伤的记录相符。

这《神异经》上所题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东方朔,到底是真作者还是假托其名,尚无定论,所载也多荒诞不经,但偏偏与数千年后的印第安人说法一致。

此事近年来越传越神。据说,在玛雅人的传说中,也有自称“三千年前由天国乘涕竹舟经天之浮桥诸岛,到科沈河畔种豆麦黍粟”的说法。

史载,公元前1047年,商纣王派侯王喜率大军十余万讨伐东夷,自己却遭周武王讨伐,兵败自焚,可侯王喜率领的这支大军却在山东半岛失踪。有史学家认为,这支大军在去国之际,选择乘涕竹舟出海,并被季风送到中美洲,并创造了中美洲史上极具殷商文明特征的奥尔梅克(Olmeca)文明。

此事属考古学界范畴,并无定论,只堪一笑。倒是欧阳庚,在那个相对闭塞的时代里辗转于世界各地,总能适逢其会。

(责任编辑:杨光)

阅读(0) 评论 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