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mouse,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曾任职于《南都周刊》、《香格里拉》、《明日风尚》等媒体,目前供职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穿越Across》。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新疆流浪儿:回去与回不去的

张海律 2013年11月13日 09:16

10岁的阿里木江狂奔到清洁工那哀求“救我”,人贩子老板艾合买提追了过来,说孩子不听话回去好好教育,接下来的“教育”中,小木拉提被吊在了出租屋转动的电扇下,挨着棍棒伺候。

来自库尔勒的巴图尔,已是有着一双大手不便行窃的大孩子了,一次被警察抓住后,娴熟的吐出含在嘴里的刀片,狠狠往自己头顶上滑去。和往常一样,因为嫌犯年龄,派出所只得将他交还给“爸爸”艾合买提手中。

这是11月9日,央视一套在《今日说法》栏目中播出那期《新疆:流浪的孩子要回家》里的画面。整个50分钟的片长,都让观众无比动容和难过,更深刻知晓自己身边那些讨打的“新疆小偷”之真实处境。有的时候,这些孩子甚至都不是被拐卖,而是被自己亲属贩卖的。

央视五套早在10多年前的一期关于喀什足球学校的《体育人间》节目中,就有过类似场面,在一堂有关未来梦想的文化课上,一个小孩站起来自豪的说:“长大了我要跟叔叔去深圳当小偷”,老师走过来赏赐了一记耳光。

其实,早几年,就已有拐卖和操作新疆流浪儿行窃的幕后黑手被陆续曝光,让深受其害的大城市民众扭转了对这群无辜可怜孩子的态度,从相约反扒甚至见到就揍的暴力自卫,到“关注流浪儿童、送孩子回家”的全民救助行动,可谓收到了相当不错的成效。成立于2005年的河南安阳反扒联盟就见证了这一过程,组织者佳泉和他的朋友,最初也是嫉恶如仇的暴力反扒,到后来和街头的孩子们搞熟了后,就都不好意思再抓了。

全国性的解救行动很成功,人贩子头目艾合买提被判了二十年,观众依然愤恨“判得太轻了”。巴图尔和阿里木江后来都回了新疆,在一所半军事化管理的公益学校呆了一年多后,巴图尔回到库尔勒帮老爸做烤全羊,同时以学来的理发手艺开始赚不那么多的干净钱;阿里木江表现出了跳舞才艺,并被幸运的照顾到新疆艺术学院附中学习。紧接着《今日说法》的播出,11月11日,以阿里木江为原型的电影《爱在旅途》在乌鲁木齐首映。

这一期《今日说法》新闻纪录片的最后,一部负责从乌鲁木齐派出所接送返疆孩子到公益学校的中型客车发动起来,车上仅有一位小乘客……

显然在严打后,大城市闹市区街头的新疆“手艺人”锐减了,在纽约大学新闻系读书的姑娘陈东楠2011年回到老家西安,彻底找不到流浪儿童了。但有心的她,通过跟反扒联盟的佳泉联系,来到了安阳,发现了另一群长大了的、被彻底耽误了年华的新疆小偷。从最开始的抵触排斥,到后来的融洽相处,成年的新疆小偷们接纳了东楠,也为她完成一部最贴近拍摄对象的纪录片,创造了极其难得可贵的土壤。

脾气暴躁的艾力在9岁时,被亲哥哥以3万块钱卖掉,他操着别扭的汉语回想起这事后愤而强调:“我的哥哥,15年没见了,如果他再出现,我弄死他。我在这儿耗了十几年,整个生命都完了。”因为吸毒的木沙染上了艾滋病,虽有免费救治政策但那只针对户口所在地。木沙很想回故乡见见妈妈,毕竟曾许诺“长大挣钱后买辆小车,妈妈坐前排,媳妇坐后排。”东楠也给他买了火车票,他却最终只是在安阳火车站前蹲了一会儿离开了。

这个小女生博取拍摄对象信任的能力是如此之强,以至于让她拍下了木沙注射海洛因、艾力和好友小穆萨勒索行人、吞刀片后的艾力被几乎已成好友的反扒人士佳泉接出医院的一切画面。也让最终成型的这部毕业作品《偷》,相较《今日说法》中的新疆流浪孩童,更有着让人难受的直接冲击力。曾浪迹于东部大城市街头的新疆小孩至少还博得全社会同情,并被陆续接了回去,而这些已与街坊混熟、下手捞不到几个钱、却还被毒瘾困扰的新疆青年,又有谁关心他们呢?

在这部在今年荣获纽约亚美国际影展最佳纪录短片的毕业作品开头,木沙曾有一段诗歌般的自言自语,“娘啊,回去吧娘,就当没有儿一样。”后来,他至少去了趟梦想中的上海,并开始努力试着戒毒和找工作。而暴脾气的艾力在安阳死了,原因不明,只有对这伙新疆小偷又恨又爱的反扒名人佳泉还在继续调查。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