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凡人的贞操与情欲

—— 余少镭《西游解毒》之西游情欲观

余少镭 2013年5月5日 11:16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这是《红楼梦》中的《好了歌》,说的是世人都羡慕神仙逍遥自在,又放不下功名利禄姣妻儿孙等。但《西游记》告诉我们,天庭诸神一样有功名利禄,要放下的,只有“性福”而已。所以,与唐僧差不多同个年代的诗人卢照邻在《长安古意》中叹道:“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此鸳鸯,不只说鸟,更说人。诗人的意思,不管鸟、人还是鸟人,能双宿双飞,便胜似神仙。

《西游记》中的凡人,有这么性福吗?

(图注:1986年版《西游记》剧照;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失节者非死不可

西游中第一个出场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唐僧他妈殷小姐满堂娇(作者注:下简称阿娇)。附录《陈光蕊赴任逢灾 江流僧复仇报本》一折,在贼人刘洪眼里,唐僧他妈“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可惜红颜薄命,这位宰相的千金小姐,选老公用的竟然是比买彩票更不靠谱的办法——抛绣球。

虽说瞎猫碰到死老鼠,给她砸中新科状元陈光蕊,当天成婚,当晚洞房(作者注:真没见过这么猴急的),还来不及尝到性福滋味,天一亮,就随老公匆匆起程赴任。路上奔波,满打满算半月工夫,到了洪江渡口,就遇到贼人。结果,老公被打死抛尸,阿娇想殉夫,被贼人刘洪一把抱住,“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她“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

阿娇这么一“权且勉强相从”,就“权且”了十八年。我们不禁要问,这十八年,斯德哥尔摩效应有没有在她身上起作用?想那陈光蕊一介书生,能考上状元,必是头悬梁椎刺股日夜攻读,身子早就被四书五经掏空了,书中虽有黄金屋,却无房中术,床上表现如何我们可想而知。刘洪乃江上悍匪,餐风宿露,身上凝结的是日精月华,要肌肉有肌肉要功夫有功夫,两相对比,阿娇能不产生性臣服心理吗?

在2011年轰动一时的“洛阳性奴案”中,我们似乎能找到问题的答案。洛阳技术监督局人员李浩,先后将6名坐台女囚禁在地窖之中当性奴达两年之久,其中还有两个被他杀了。而当案情曝光,民警进行调查时,被解救的女子,竟然还试图袒护李浩。两年时间,斯德哥尔摩症候就能产生如此神奇的效应,十八年,不是更能日久生情吗?

但阿娇不是当代的阿娇,她跟刘洪虽然有了十八年夫妻之实,最后还是非死不可。书中写玄奘报仇之后,殷丞相请她出来父女相见,阿娇“羞见父亲,就要自缢”。儿子问“今日贼已被捉,母亲何故反要寻死”时,阿娇说出了非死不可的理由:“吾闻妇人从一而终。痛夫已被贼人所杀,岂可靦颜从贼?止因遗腹在身,只得忍辱偷生。今幸儿已长大,又见老父提兵报仇,为女儿者,有何面目相见!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

她很清楚,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跟杀夫贼人做了十八年夫妻,可不仅仅是“失节”二字那么简单。纵然父亲、儿子能理解她,最关键的丈夫,就算能接受她,也很难做到心无芥蒂。

自缢被解救,投江被扯住,事不过三,最后一次,阿娇“毕竟从容自尽”。十八年前她想殉夫而不得,十八年后她的死只是殉节——非要说殉夫的话,殉的是哪个“夫”,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第一夫人的贞操问题

第三十六至三十九回,乌鸡国复仇记,一个很像《哈姆雷特》的故事。文殊菩萨奉佛旨度乌鸡国王,变一凡僧向国王化斋,言语之间产生矛盾,国王不识菩萨面,竟将文殊捆了,抛到御水河中浸泡三日三夜。如来觉得大失面子,先是让乌鸡国大旱三年,又令文殊坐骑青毛狮子变一道士,为乌鸡国求雨解旱情。妖道博得国王好感,趁国王不备,将其推下井中浸泡三年,自己再变成国王模样,在乌鸡国当了三年国王。直到取经团队经过,死去的国王托梦唐僧,孙悟空插手此事,如来觉得解恨了,才让文殊前来收了坐骑。

这一折里,佛、菩萨的肚量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关键是,三年里面,狮子精变成的假国王,是否跟第一夫人们嘿咻过?且看第三十八回,当乌鸡太子被悟空变成的白兔引到宝林寺,听悟空道出真相时,太子将信将疑,回去问他妈,第一件问的就是:“母亲,我问你三年前夫妻宫里之事与后三年恩爱同否,如何?”他妈一听,当场泪奔,“既问时,听我说:三载之前温又暖,三年之后冷如冰。枕边切切将言问,他说老迈身衰事不兴!”

一般说来,男人出现这种情况,不外两个原因:一是另有新欢(作者注:宠幸新的妃子),二是患了ED。可这假国王两样都不是——最后当它任务完成,文殊前来收回,并向悟空道明原委时,这猴子难得说出一句颇有普世价值的话:“你虽报了私仇,但那怪物不知害了多少人也。”文殊辩白道:“自他到后,这三年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何害人之有?”悟空道:“固然如此,但只三宫娘娘,与他同眠同起,点污了他的身体,坏了多少纲常伦理,还叫做不曾害人?”

连一只石猴子,都知道“纲常伦理”不能坏,逼得文殊只好把他坐骑最隐私的事说出:“点污他不得,他是个骟了的狮子。”

无独有偶。第六十八回到七十一回,朱紫国第一夫人金圣宫娘娘也差点失身于妖怪。事因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所生的两只小孔雀,被年幼的朱紫国王射了个一死一伤。佛母便报复国王,让他“拆凤三年”,即失去第一夫人三年。这一次,自告奋勇下来完成此任务的,是观音菩萨的坐骑金毛犼。它掳了朱紫国第一夫人当老婆,同样也是三年之久。

那三年里,第一夫人失身了吗?也没有。是金毛犼也被骟了吗?非也。观音的坐骑,比文殊的坐骑级别应该高一些,至少也得是处级畜生,所以,它是不用骟的。不仅如此,它应该还是性欲极其旺盛的畜生,第七十回借一小妖之口这么说:“我家大王忒也心毒,三年前到朱紫国夺了金圣皇后,一向无缘,未得沾身,只苦了要来的宫女顶缸。两个来弄杀了。四个来也弄杀了。前年要了,去年又要,今年又要……”

那么,金圣娘娘是如何保住贞节的?

原来,这次管闲事的是道派的紫阳真人张伯端。据紫阳自己说:“小仙三年前曾赴佛会,因打这里经过,见朱紫国王有拆凤之忧,我恐那妖将皇后玷辱,有坏人伦,后日难与国王复合。是我将一件旧棕衣变作一领新霞裳,光生五彩,进与妖王,教皇后穿了妆新。那皇后穿上身,即生一身毒刺,毒刺者,乃棕毛也。”

看来,第一夫人的贞操才是贞操,宫女神马的,都是浮云,出场的任务,就是被妖怪“弄杀了”、“也弄杀了”。

爱江山,更爱高富帅

西游路上最奇特的国家,应该属西梁女国了。这个国家“自来没个男子”,传宗接代靠的是子母河水。所以,当取经团队经过这里时,简直如羊入狼群。

当唐僧喝了子母河水,在一位婆婆家暂宿之时,那婆婆便警告他们说:“我一家儿四五口,都是有几岁年纪的,把那风月事尽皆休了,故此不肯伤你。若还到第二家,老小众大,那年纪之人,那个肯放你过去!就要与你交合。假如不从,就要害你性命,把你们身上肉,都割了去做香袋儿哩。”在传宗接代问题解决的前提下,她们还这么迫切地想交合,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性福生活了。

再看,当师徒四人进入西梁国都时,那大街上做买卖的妇女,“忽见他四众来时,一齐都鼓掌呵呵,整容欢笑道:‘人种来了!人种来了!’”真个是“娇娥满路呼人种,幼妇盈街接粉郎”。若非八戒变脸吓唬她们,四人极有可能被那些色中饿狼榨成人渣。

当然,最直接、勇敢地追求性福生活的,还得数女儿国国王。这国王,也是西游中数一数二的白富美。她一听说取经团队将经过,连他们是否长得有人样都不知道,便决心招唐僧为夫,并将江山作嫁妆。她甚至等不及唐僧上殿,亲自摆驾到城外驿馆迎接。当她见到唐僧果然高富帅时,“看到那心欢意美之处,不觉淫情汲汲,爱欲恣恣,展放樱桃小口,呼道:‘大唐御弟,还不来占凤乘鸾也?’”说完,又立即“走近前来,一把扯住三藏,悄语娇声,叫道:‘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和我同上金銮宝殿,匹配夫妇去来。’”

见过这么急色的女人吗?都是性饥渴闹的。

唐僧听从孙悟空之计,为倒换关文假意答应成婚,并与女王同登凤辇,并肩入城。凤辇之中,女王时而“与长老倚香肩,偎并桃腮,开檀口”,时而“笑吟吟,偎着长老的香腮道”,恨不得在辇中就把“御弟”给办了,难怪八戒看得“口嘴流涎,心头鹿撞,一时间骨软筋麻”。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取精心切的女王,碰到的是一个不肯“丧元阳”、“走真精”的惜精如命的取经人,最后被戏弄一番,落得个“自觉惭愧”的收场,长使英雄泪满襟。

西游中的凡人,特别是女性,不管身居东土西土,都在“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统治下,奉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纲常伦理。这种生活,毫无性福可言,一点都不“鸳鸯”。这也就可以理解,嫦娥为什么要升天,“位列仙班”、“修成正果”为什么那么吸引人了。

凡人想成仙,成仙了思凡,这也像围城,城外的人拼命想冲进来,城内的人拼命想逃出去。

仙凡之外,有没有第三种可能,跳出此怪圈呢?

【编辑按】余少镭先生解读《西游记》情欲观之神仙篇已发表于《大家》,有兴趣的读者可移步:

余少镭:《天上人间,欲仙欲死

阅读(0) 评论 16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