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东土西化:李世民的不二选择

—— 西游解毒

余少镭 2013年3月11日 14:01

文/余少镭

贞观十三年,大唐政治中心长安。

一场关乎国家命运的大讨论,正在朝廷上激烈地展开。

到底是全盘西化,还是坚定不移地走有东土特色的儒道主义道路?

《西游记》中之大唐,位于四大部洲之南赡部洲,原本民风淳朴,百姓只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意识形态方面,敬天敬地敬自己,不知信仰教化为何物。三皇五帝,皆以礼禅让,天下有德者居之,倒也相安无事。到了东周末年,天下大乱,人心不古,各种意识形态便趁机出来圈地盘。从春秋百家争鸣,到秦焚书坑儒,汉独尊儒术,纷纷扰扰之后,东土基本形成了儒、道平分秋色的局面——儒列三纲五常定礼乐,控制官方意识形态;道炼丹药方术求长生,独享民间香火崇拜。

几乎就在同时,来自西牛贺洲的佛教,也开始有意识地向东土渗透。佛宣扬众生平等,消灭阶级,消灭剥削,信众行善积德,道德分可逐世累积,到一定值就可脱离无常之苦,进入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极乐主义社会,那里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高度发达,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佛的这套理论,首先在本土进行试验,打造了一个“西天极乐世界”。而东土在如来眼中,“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第八回 我佛传经造极乐 观音奉旨上长安)。换句话说,就是世界上还有四分之一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超度呢。

西方势力对东土的渗透,早在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就开始了。但是,自秦汉到两晋南北朝,东土时而兴佛时而灭佛,佛教东扩进程颇为波折。原因无他,儒道两家势力根深蒂固。

这一切,如来看在眼里。他在等,等一个可以大举渗透、全面垄断东土意识形态的最佳时机。

这个时机,在大唐贞观年间,被如来等到了。

如来把赌注押在李世民身上。

隋末大乱,各路势力纷起觊觎天下,李渊趁机起兵反隋,李世民随父南征北战,夺得天下。可是,按儒家游戏规则,李渊立长子李建成为太子,皇帝之位轮不到李世民来坐。这时候,权欲这个魔鬼开始发威了——李世民眼看接班无望,终于在武德九年的六月四日那天发动暴力政变,血洗玄武门,杀兄建成弟元吉,逼父李渊让位。

靠血腥暴力夺得政权的李世民,明白“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的定理,因时利势,适当放权,任用贤能的国家管理人才,成功地由“革命帝”转型为“执政帝”,开创了东土历史上少有的贞观盛世,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偏偏在这个时候,如来抹黑大唐为“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

是西牛贺洲跟南赡部洲距离太远如来不明真相?

还是如来睁眼说瞎话?

当然都不是。我佛如来法力无边,四大部洲中哪个旮旯一只蚂蚁怀孕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他那句话,只是为佛教东扩找一个理由。

因为,这个时候的大唐,不管总量还是人均,GDP都稳居四大部洲第一。

哪怕是一个小土地神都知道,民间香火上供量,跟GDP是成正比的。

也就是说,谁控制了大唐的意识形态,谁就能垄断四大部洲最庞大的香火供。

那么,历史为何选择了李世民?

大凡被新意识形态选为代言人者,必具备几个条件:1.有够大的权力,可以说一不二;2.排斥原有意识形态;3.有明显的人格弱点,易被诱惑;4.有明显的把柄,易被抓住。

权力,李世民不用说,他已顺利接班,军队也牢牢控制在手里。意识形态方面,他肯定对儒家恨之入骨。为什么?兴唐他自认功劳最大却不被其父立为皇储,根源正在于儒家的“立长”。儒家是最重名份的,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论语》里面,子路问孔子说,卫出公请你执政的话,你首先干啥?子曰:“必也正名乎!”当时卫出公蒯辄正是夺了其父蒯聩之位,所以孔子如此愤慨。李世民弑兄杀弟逼父让位,在儒家眼中,就是个乱臣贼子。就算大家不敢说,腹诽是逃不了的。

所以,他迫切想为自己的统治“正名”。

这正是他的弱点,也是他的把柄,如来看得一清二楚。

如来又是如何做到的?

他让李世民做梦。

头两个梦,跟泾河龙王有关。这条无脑又倒霉的老龙,因为跟道士袁守诚斗法,私自减了天庭规定的降雨量,犯了天条。天要他死,却偏偏派李世民大臣魏征这个所谓的“人曹官”来斩它。袁守诚唆使老龙去找李世民求情,李世民答应了,拉着魏征下棋想把他拖住,人算不如天算,魏征打个盹,梦中就把泾河龙王斩了。这么一来,老龙不乐意了,说李世民不守信用,于是找他讨命,正纠缠着,如来得力助手观世音适时在梦里出现,把老龙喝退。可那老龙不依不饶,非到阎罗王那里告李世民的状,阎罗王也就听他的,派鬼卒把李世民传到地狱跟老龙对质——第三梦,是梦游地狱。

《西游记》第九至十二回所记,有诸多不合情理处:

首先,人间道士袁守诚,只是“当朝钦天监台正先生袁天罡的叔父”,但他不但对水族了如指掌,对天庭降雨量这种“天机”精确到分且敢于随便泄露,而且,他也知道天庭必叫魏征斩龙——这天庭,简直就是袁家开的。既然这么牛,他对李世民阻止不了魏征肯定也算到了,为何又要捉弄老龙给他求生的希望?

再说那泾河老龙,当神仙界公务员也不知几千年了,如何不知私改降雨量是死罪?既然犯了天条该杀,死后又如何能自由地找李世民讨命?按理说,李世民救是人情,不救是本分,再说他又不是故意不救的,阎王怎么就听死龙的话把李世民请下地狱“三曹对案”?而李世民见了阎王,阎王又说:“自那龙未生之前,南斗星死簿上已注定该遭杀于人曹之手,我等早已知之……”

有这么把人玩死的么?

种种乖谬之处,只要看到李世民在地狱里的所见所闻,就再清楚不过了:他进了鬼门关,“只见那街旁边有先主李渊,先兄建成,故弟元吉,上前道:‘世民来了!世民来了!’那建成、元吉就来揪打索命。”到了枉死城,“只听哄哄人嚷,分明说‘李世民来了!李世民来了!’……见一伙拖腰折臂、有足无头的鬼魅,上前拦住,都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这些是什么鬼呢?判官告诉他:“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众王子、众头目的鬼魂;尽是枉死的冤业,无收无管,不得超生……”

明白了吧?你夺得了江山,但手上血债累累,而且这些枉死鬼都在等着你下地狱好报仇呢!怕了吧?

当然,除了吓,也给甜头——判官大笔一挥,就给李世民添了二十年寿命。

怕死的弱点、欠下血债的把柄,都在他们手上呢,你能不听话?所以,最后判官对李世民说:“陛下到阳间,千万做个水陆大会,超度那无主的冤魂,切勿忘了。若是阴司里无报怨之声,阳世间方得亨太平之庆。凡百不善之处,俱可一一改过,普谕世人为善,管教你后代绵长,江山永固。”(第十一回 还受生唐王遵善果 度孤魂萧瑀正空门)明白了吧?要真正的“江山永固”,阳间再怎么维稳,也得“阴司里无报怨之声”才行。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得用我佛这一套。

李世民当然是“一一准奏”,不敢说半个不字。起死回生之后,赶紧就拨巨款建相国寺,出榜招僧,修建水陆大会。

现在明白了吧?佛费这么大周章,都是为了吓住李世民,让他乖乖听话,带领大唐全盘西化。

大臣中还真有不听话的。太史丞傅奕看到李世民有走邪路的危险,“即上疏止浮图,以言无佛”。傅奕的理由是:“西域之法,无君臣父子,以三途六道,蒙诱愚蠢,追既往之罪,窥将来之福,口诵梵言,以图偷免。且生死寿夭,本诸自然;刑德威福,系之人主。今闻俗徒矫托,皆云由佛。自五帝三王,未有佛法,君明臣忠,年祚长久。至汉明帝始立胡神,然惟西域桑门,自传其教,实乃夷犯中国,不足为信。”宰相萧瑀则认为:“佛法兴自屡朝,弘善遏恶,冥助国家,理无废弃。佛,圣人也。非圣者无法,请置严刑。”傅奕不服,继辩道:“言礼本于事亲事君,而佛背亲出家,以匹夫搞天子,以继体悖所亲。”书中暗表,此时萧瑀“但合掌曰:地狱之设,正为是人”。(第十一回)仅是意识形态之争,身为宰相,动辄便要“请置严刑”,甚至直接要对方下地狱,心肠何其毒也!

其实,傅奕的话里有四个字已刺痛了李世民。哪四个?“蒙诱愚蠢”!这不明摆着说我无脑才被佛所洗脑吗?不用萧瑀开口,李世民早定了。萧瑀一说,李世民“甚喜道:卿之言命理,再有所陈者,罪之”。他不仅是说说而已,“自此时出了法律:但有毁佛谤佛者,断其臂”。

意识形态的控制,首先靠吓。死去活来的李世民,很快就学会了。

_________【推荐理由】________

物理学家李淼先生曾有个有趣的发现:“我觉得,基督教对中下层人更有吸引力,而佛教对生活优裕,有了名有了利的人更有吸引力。”这篇文章可以看作初步回答。

穷人需要宗教帮他排解的是“苦”,基督教擅于做到这点:你苦,是因为你有罪;

而富人需要解决的是“愧”,所以西游记里如来很容易就掌握了唐太宗的心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可我知道你利用风雨干了些什么……(不许东

阅读(0) 评论 10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