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五评孙悟空:自卑自大

—— 西游解毒·我来剥孙悟空的皮(五)

余少镭 2013年9月25日 10:18

真理再往前一步,就是谬误;自信再往前一步,就是自大。所谓“自大一点念臭”——古往今来,自大者之所以让人避之唯恐不及,更因为自大乃自卑的外在表现。

这对如影随形的孖生兄弟,也是成正比的:越自卑,则表现越自大;越自大,则内心越自卑。典型如阿Q,他何尝不知,在未庄,论身份、地位、能力,他都处于最底层,偏偏“所有未庄的居民,全不在他眼睛里”,连城里人,他也是瞧不起的。遭受打击时,便是一句“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什么东西”来实现精神上的胜利。

但阿Q的自卑自大,跟孙悟空一比,又是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的。

细读《西游记》原著,我们不难发现,孙悟空有“三个自卑”。

【历史自卑】

在《二评孙悟空:权欲熏心》一文中,我们已分析过,孙悟空一出世,骨子里就渴望得到体制的承认。特别是在龙宫抢宝、地府撒泼之后,自信膨胀为自大,以为凭他的神通,上天谋个一官半职自是不在话下。

不料,被玉帝宣召上天没多久,孙悟空就发现,他被当猴子耍了(不对,他本来就是猴子)——刚被封为“弼马温”时,他是“欢欢喜喜,与木德星官径去到任”,半个多月后,才在与下属的酒谈中得知,此“弼马温”乃体制内最低最小“未入流”的官职!这下子恼羞成怒,才打出南天门(其实也没打),灰溜溜回花果山。

且看孙悟空回到花果山,面对众猴问他“官居何职”时,他是如何回答的:

猴王摇手道:“不好说,不好说!活活的羞杀人!那玉帝不会用人,他见老孙这般模样,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原来是与他养马,未入流品之类。我初到任时不知,只在御马监中顽耍。及今日问我同寮,始知是这等卑贱。老孙心中大恼,推倒席面,不受官衔,因此走下来了。”

而在回答独角鬼王的同一个问题时,孙悟空是这么说的:“玉帝轻贤,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

以上回答中,孙悟空认为玉帝封他“弼马温”是“不会用人”、“轻贤”,这正是典型的自大话语。而“活活的羞杀人”这话,则注定了在此后的千百年里,“弼马温”将成为孙悟空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来的五行山、紧箍儿再怎么厉害,或早或迟都会消失于无形,而“弼马温”这仨字,才是真正让孙悟空永世不得翻身的“三座大山”。

且看,西游路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妖怪,就拿“弼马温”来戳他软肋。第十七回《孙行者大闹黑风山 观世音收伏熊罴怪》,讲孙悟空追到黑风洞前讨袈裟,熊罴怪不认识他,问他“姓甚名谁”,孙悟空诗兴大发,现场创作出一首六十四行四百多字长诗,将自己吹成“历代驰名第一妖”。

不料,“那怪闻言笑道:‘你原来是那闹天宫的弼马温么?’”就这么轻轻一句,兜头一盆冷水,让孙悟空的气焰即刻变成“恼火”:

行者最恼的是人叫他弼马温,听见这一声,心中大怒,骂道:“你这贼怪!偷了袈裟不还,还伤老爷!不要走!看棍!”

巧的是,最后一个妖怪玉兔精,也拿“弼马温”来揶揄孙悟空。第九十五回,当孙悟空又吹自己的手段,要玉兔“现相降伏”时:

那怪道:“我认得你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弼马温,理当让你。但只是破人亲事,如杀父母之仇,故此情理不甘,要打你欺天罔上的弼马温!”那大圣恼得是“弼马温”三字,他听得此言,心中大怒,举铁棒劈面就打。

不仅妖怪,自家人也拿“弼马温”来骂他。而骂的次数最多的,就是猪八戒了。我们都知道,猪八戒就是孙悟空的出气筒,除“呆子”不绝于口外,还多次被他开涮、打骂。八戒知道打不过他,但最能伤到他的,还是“弼马温”仨字。于是,从云栈洞不打不相识开始,猪八戒就总是拿“弼马温”来刺他。据笔者不完全统计,西游路上,八戒骂“弼马温”,有据可查的,就有十五次。连唐僧被他气着时,也骂过两次“弼马温”(三十七回和五十七回)。

其实,在体制内,“弼马温”至少也是正股级。但因为孙悟空嫌它小,就成了一个骂人的词,而且比什么“妖猴”、“泼猴”都管用。这正是孙悟空的历史自卑之处,也是胸口挂再多牛逼闪闪的“齐天大圣”、“斗战胜佛”勋章都掩盖不了的。

【现实自卑】

历史上的“弼马温”让孙悟空蒙羞,现实中他算个什么呢?

没错,玉帝曾对他说过,“今宣封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第四回)。但谁都知道,那也是玉帝哄他的,撑死了,也就是民主党派主席。而且,在他二闹天宫被如来判了终身监禁后,“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官职自然也就没了。所以,西游路上,但凡他祭出“齐天大圣”名号想吓人时,除土地山神这些小神丁外,还真没几个买他的账。

其实,在两界山(原五行山)唐僧放他出来时,已说得清楚:“你这个模样,就像那小头陀一般,我再与你起个混名,称为行者,好么?”这里说得很清楚了,虽是“混名”,也是他的真正身份,就是一个小头陀、行者、和尚。

如此卑微的身份,跟“齐天大圣”有天渊之别,孙悟空能认吗?但不认也不行,人家刚放你出来呢,没他,你还得继续服刑呢。于是,“悟空道:‘好!好!好!’”连叫三声好,真的好吗?当然不是,师父赐名,怎么着也得说声谢谢吧?一个谢字都不说,好好好,内心有多么不情愿,可想而知。

阿Q跟人打架吃了亏,精神胜利法马上祭出——这是“儿子打老子”,“我总算被儿子打了,现在世界真不像样,儿子居然打起老子来了。”无独有偶,孙悟空在向熊罴怪要袈裟时,开口就是:“快还你老外公的袈裟来!”熊罴怪问他“姓甚名谁”时,他又说:“你老外公乃大唐上国驾前御弟三藏法师之徒弟,姓孙,名悟空行者……”熊罴怪问他有什么手段,他笑道:“我儿子,你站稳着,仔细听了!”

打起来根本占不到便宜,就在口头上占便宜——动辄要当人“老外公”,称别人为“儿子”,跟阿Q真是天作之合。

同样的心理,因为从“齐天大圣”到“行者”,落差实在太大,他碰到敢称仙称王的妖怪,总是气不打一处来。同样还是在黑风洞外,开门小妖问:“你是何人,敢来击吾仙洞?”孙悟空便骂道:“你个作死的孽畜!甚么个去处,敢称仙洞!仙字是你称的?”只能自己封圣,不许别人称仙。

第二十六回,毁了人参果树之后,去找观音救树,观音故意命守山大神去迎——此守山大神,就是被观音收了的熊罴怪。于是,这段描写,就颇有意思了:

那大神出林来,叫声:“孙悟空,那里去?”行者抬头喝道:“你这个熊罴!我是你叫的悟空?当初不是老孙饶了你,你已做了黑风山的尸鬼矣。今日跟了菩萨,受了善果,居此仙山,常听法教,你叫不得我一声老爷?”

同是妖怪,我还在西行路上吃苦当和尚,你一点功劳都没有就进了体制当上大神,享受各种特权,这不叫人羡慕忌妒恨?

第八十六回,碰到艾叶花皮豹子精,自称“南山大王”,又惹得孙悟空无名火起:“这个大胆的毛团!你能有多少的年纪,敢称南山二字?李老君乃开天辟地之祖,尚坐于太清之右;佛如来是治世之尊,还坐于大鹏之下;孔圣人是儒教之尊,亦仅呼为夫子。你这个孽畜,敢称甚么南山大王,数百年之放荡!不要走!吃你外公老爷一棒!”

又是“外公老爷”,看来,这是孙悟空谋求心理平衡万试万灵的“精神胜利法宝”。

【能力自卑】

都说孙悟空“神通广大”,但细读原著,拿他跟西游路上的妖怪一比,我们就可以发现,他的所谓“神通”,其实是有很大水分的——筋斗云再快,快不过大鹏;七十二般变化,变不过二郎神;打水战,不如八戒沙僧;而陆战跟空战,别的不说,月宫里的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拿根捣药杵,就能跟他“斗经半日,不分胜败”。

刚碰上熊罴怪时,孙悟空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充满自信的,所以他对熊罴说:“若问老孙的手段,说出来教你魂飞魄散,死在眼前!”(第十七回)但是,这第一个妖怪,就已经让孙悟空吃不消了,“只斗到红日沉西,不分胜败”。当唐僧问他,“你手段比他何如”时,他只好实话实说:“我也硬不多儿,只战个平手。”最后,还是请来观音,才收了熊罴。

随着越来越多妖怪让孙悟空吃到苦头,他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自卑,这也是正常的。但越自卑,他就越嘴硬。到了第八十一回,西游都接近尾声了,在镇海禅林寺,当孙悟空对唐僧说寺里有妖精,他要去捉时,见过他真实手段的唐僧忍不住说:“倘那怪有神通,你拿他不住啊,却又不是害我?”这一次,他就吹牛逼了:

行者道:“你好灭人威风!老孙到处降妖,你见我弱与谁的?只是不动手,动手就要赢。”

自吹自擂到这份上,实在让人无语。最后,孙悟空在神佛帮助下总算磕磕绊绊完成任务,如来——这位孙悟空连他的手掌心都逃不出的最高领导,却封他为“斗战胜佛”。这名号,不知是真的褒扬,还是对他战斗力的讽刺,只有天知道了。

(责任编辑:杨光)

阅读(0) 评论 107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