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我来剥孙悟空的皮(二)

—— 西游解毒

余少镭 2013年8月25日 14:14

二评孙悟空:权欲熏心

孙悟空出世没多久,就想当王,其实这也是猴性使然。俗话说,不想当猴王的猴子不是好猴子,看过《动物世界》的人都知道,别说是自然界中的猴群,连被人捉来关进动物园里弄几堆假山石当“猴岛”的可怜猴子,也常常为争夺王位打个你死我活——“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法则,虽然不够文明,却还是要比世袭、禅让、钦定等公平些。当上猴王,就意味着对猴群中的母猴拥有绝对的性权利,其他公猴不得觊觎。但孙悟空不同,我们已分析过,他是只没有性欲的石猴,他想当猴王的原因,除了权力,还是权力。

当花果山群猴发现大瀑布时,好奇心使然,都想知道背后有什么,但都因为对未知之境的害怕而不敢一探究竟。有一只猴喊道:“那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这时,石猴就勇敢地跳进去吗?且慢,且看书中所写:“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个石猴……”为什么连呼了三声他才跳出来?就因为这是一场豪赌——以生命去博王位,所以他权衡了一下,三声过去,才决定押上生命去赌。

可以想象,权力的诱惑,对这只石猴来说有多大。

(资料图:1986年版《西游记》孙悟空剧照。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闹龙宫闹地府之后,孙悟空终于再次引起天宫高层的注意。玉帝想派天将收伏他,最终依太白金星所奏,派他下凡招安。当太白金星来到花果山,道明来意时,“美猴王听得大喜道:‘我这两日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却就有天使来请。’”(第三回)请注意“大喜”这个词。

在他第一次闹天宫打败托塔天王之后,太白金星再次下凡招安,孙悟空问天上是否有“齐天大圣”官衔,金星道:“老汉以此衔奏准,方敢领旨而来;如有不遂,只坐罪老汉便是。”此话一出,“悟空大喜,恳请饮宴……”如果说,第一次“大喜”尚可理解,被骗之后,天宫重施伎俩,他还“大喜”,那就只能理解为权令智昏了。

一再的“大喜”充分说明,得到体制内承认,是孙悟空最渴望的。

加诸孙悟空头上的光环,有一个最牛逼闪闪的,叫“反抗精神”。而能够证明他有此精神的,有且只有大闹天宫这一节。但是,在这两次的闹天宫中,他到底“反抗”了什么?

第一次上天,他被封为“弼马温”,让他管天马,他也就屁颠屁颠去“上任”去了,还干得挺欢的。只是在干了半个多月后,有一天,跟手下众监官喝酒,“正在欢饮之间,猴王忽停杯问曰:‘我这弼马温是个甚么官衔?’众曰:‘官名就是此了。’又问:‘此官是个几品?’”当得知“弼马温”只是个无品级、未入流的养马职位(相当于农业部畜牧业司里面的一个小公务员)时,他才勃然大怒,反出南天门,回到花果山。

当时他说了一句话:“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问题是,一开始叫他养马,他根本没觉得“下贱”啊!所以,关键还是官位太低。如果“弼马温”是一品或二品的官,那么,他也就乐于继续养马了。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第二次上天,闲逛了一段时间后,玉帝叫他去管蟠桃园,“玉帝道:‘朕见你身闲无事,与你件执事。你且权管那蟠桃园,早晚好生在意。’大圣欢喜谢恩,朝上唱喏而退。”(第五回)

说养马贱,管桃园不更贱?从马夫到农夫而已,可他又“欢喜谢恩”,为什么?因为这一次,他已经是玉帝封的“齐天大圣”了,有了这头衔,再低贱他也愿意干的。

其实,站在天宫的角度来看,招孙悟空上天,已经是破例让一个既没背景也没功劳的低层级妖怪进入体制内了。虽然“弼马温”没品级不入流,好歹也是“在编”——你知道公务员多难考吗?你知道有多少大学生为了能有个“在编”的身份,挤破头也要进环卫局当清洁工吗?你知道天蓬元帅、卷帘大将等高层,要历经多少修炼、“三千功满”才能上天获封吗?

既想进入体制内,又不耐烦循序渐进的游戏规则,一听说官职小就闹,这不叫反抗,而是撒泼。而当他在花果山前竖起“齐天大圣”大旗时,被镇压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如果说,第一次闹天宫,是因发现受骗而恼羞成怒,尚值得同情的话,第二次闹天宫,说起来就更令人不齿了——简单一句话,就是:国宴没他的份。

七仙女来摘桃,说王母要开蟠桃宴。孙悟空问有谁参加,仙女回答,东西南北海陆空各路神仙都请了。这时,“大圣笑道:‘可请我么?’仙女道:‘不曾听得说。’大圣道:‘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席尊,有何不可?’”还想坐首席呢!却不知,“齐天大圣”听起来牛逼,也就是虚职,离核心权力圈如此之远。而他的实权,也就监管特供农产品,最多偷吃几个特供桃也就是了,还想参加国宴?省省吧。

这一次,他却没发火,“反抗”更谈不上。一开始他用下三滥手段骗过老实巴交的赤脚大仙,只想变成他的模样混进国宴骗吃骗喝。不料到了宴会厅,国宴没开始,他闻到特供酒香,受不了,变瞌睡虫放倒厨工,“放开量痛饮一番”。最后喝多了,却怕了,“不好!不好!再过会请的客来,却不怪我?一时拿住,怎生是好?不如早回府中睡去也。”回府途中迷了路,走到了太上老君的兜率宫,想进去探望老君,老君讲道去了,宫中无人,他却偷吃起老君的仙丹来。“一时间丹满酒醒,又自己揣度道:‘不好!不好!’这场祸比天还大,若惊动玉帝,性命难存。走!走!走!不如下界为王去也!”(第五回)于是逃回花果山。

瞧瞧,这就是孙悟空的“勇敢”和“反抗”。

分析到此,已很清楚,孙悟空被迫和天宫的对抗,并不是自觉的“反抗”。当他闹得不可收拾,如来出场时,他和如来有了一段对话。如来问他为什么要闹天宫,孙悟空说了一句话,将他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就是想当玉皇大帝。如来告诉他,玉帝并不是随便就能当的,他让孙悟空做一道数学题:“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受无极大道?”

我替孙悟空算了一下,答案是两亿多年,也就是说,玉帝是从侏罗纪时代,混在恐龙堆里就开始修炼,两亿多年后才当上玉帝的。所以,如来骂孙悟空:“你那个初世为人的畜生,如何出此大言!”

这时孙悟空说了一句话,被很多人拿来作为他有“反抗精神”的铁证,他说:“他虽年劫修长,也不应久占在此。常言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第七回)《史记·项羽本纪》载:“秦始皇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即项羽)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孙悟空跟项羽一样,都想“取而代之”。这种豪情壮志,不是“反抗精神”,而是“取代精神”。因为他们都看到绝对权力带来的绝对威势,但并不反抗这种不合理的极权制度,只是想取代,想让自己拥有绝对权力。项羽若当上皇帝,很可能比秦始皇更坏;让孙悟空当上玉帝也一样。

几千年皇权制度熏染下,国人或多或少都有如此德性:不恨特权,只恨自己没有享受特权;不恨贪腐,只恨自己没有贪腐能力。所以削尖脑袋也要挤进特权队伍。

话说回来,猴也好人也罢,有权欲是很正常的。只是,嫌进阶太慢,急功近利,想一步登天,下场往往都很惨。比如孙悟空,再怎么闹腾,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最后连法律程序也不走,就直接给判了个“无期”徒刑。

在那暗无天日的几百年光阴里,孙悟空有没有对自己的权欲进行反思?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第四十回,悟空找太上老君讨要丹丸,救活了乌鸡国王,任务完成的假国王青毛狮子也被文殊菩萨收回。乌鸡国王对取经团队千恩万谢,一定要把王位让给他们。唐僧当然不受,国王又请孙悟空来当,“行者笑道:‘不瞒列位说,老孙若肯做皇帝,天下万国九州皇帝,都做遍了。只是我们做惯了和尚,是这般懒散。若做了皇帝,就要留头长发,黄昏不睡,五鼓不眠,听有边报,心神不安;见有灾荒,忧愁无奈。我们怎么弄得惯?你还做你的皇帝,我还做我的和尚,修功行去也。’”

我们可以相信,这是被关了几百年后,孙悟空对权力和义务关系的反思。虽然这里说的是人间皇帝,还受制于神佛,但天上皇帝也差不多,远不是权欲熏心时的孙悟空想象的那样——拥有了绝对权力,就可以绝对的逍遥快活。

且看下文《三评孙悟空:草菅人命》。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339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