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死去活来的水刑

—— 西游解毒·天上人间十大酷刑(二)

余少镭 2014年1月4日 12:06

上文说过,《西游记》中,毒打类及穿刺类酷刑,其惨酷指数是相对较低的。因为受刑者乃神仙或妖怪,其痛感神经肯定比人类强悍,抗打能力较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卷帘大将军被打了八百下,随刑附赠七日一次飞剑穿胸胁百余下,也没影响他胃口,他依旧人照吃架照打。而天蓬元帅被打了两千锤,下凡当猪后,身体机能毫无受损迹象,食色两大欲皆超乎常人。至于穿琵琶骨,目的只是为了让受刑者动弹不得,无法施展神通而已。

所以,按惨酷指数排,在毒打、穿刺之上的,是水刑和火刑。

No.8 水刑

受刑者:文殊菩萨←→乌鸡国王

广义上的水刑,历史悠久,可追溯到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这部以古巴比伦国王名字命名的法典,在关于通奸罪的条目中规定:男人控告妻子与人通奸,必须提供有力证据,若妻子被判有罪,将被扔进幼发拉底河,最后的判决权交由“神”来完成——如果神认为她是清白的,她会安全到达对岸;如果神认为她确实有罪,则会被淹死。当然,大多数被判这种水刑(也译“泳刑”)的人,都到不了对岸。类似的水刑,在中国有另一个恐怖又充满羞辱性的名字:浸猪笼。

狭义的水刑,特指一种刑讯方式:犯人被捆在条凳或斜坡上,脚上头下;行刑者用毛巾将受刑者的脸盖住,然后不断地把水倒在上面,使受刑者有了窒息和快被溺死的感觉。而另一种类似的处死犯人的酷刑,则是用湿纸张将受刑者整个脸盖住,一层又一层覆盖,过程中不停浇水,直至受刑者窒息而死。

水刑之所以残酷,在于过程中无法呼吸的受刑人在神经中枢控制下,张开大口用力呼吸地吞咽,大量的水被吸进胃、肺及气管中,导致受刑人在水中呕吐、咳嗽,肺及气管分泌大量浓鼻涕,大小便失禁,饱尝难以名状的痛苦,不断死去活来。

另外,传说中的水牢,也是酷刑的一种。被关进水牢的人,虽然不会像上述受刑者一样在短时间内窒息而死,但人在水牢里无法坐下休息,更无法睡觉,不出几天,身体支撑不住,就会倒入水中被溺毙。这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其惨酷程度,实不亚于几分钟内的窒息而死。说起水牢,1980前出生的中国人最熟悉的,便是四川大邑大地主刘文彩的“收租院”里面的水牢。可笑的是,随着历史真相的逐步披露,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刘文彩是大邑一带有名的大善人,一生修桥铺路建校,乐捐好施。所谓水牢,纯属虚构,原址只是刘家的鸦片烟库。而刘文彩及其“收租院”的罪恶,只不过是当政者出于政治需要,煽动所谓的“阶级仇恨”而进行的惯性宣传运作。

说回《西游记》里面的水刑,与上述水刑又有所不同。三十六回到三十九回,讲的是真假乌鸡国王的故事。乌鸡国五年前遭遇天旱大饥荒,锺南山来了道士能求雨,国王与他结拜,两年后却被他推下井溺死,妖道化身国王,独拥一国。取经团队受真国王鬼魂所托,出手打怪,正得手之至,文殊菩萨准时出现,收了妖怪——原是他的坐骑青毛狮子。故事本身没什么,只是这故事之因果,着实让人大跌眼镜。第三十九回《一粒金丹天上得 三年故主世间生》,当时悟空问文珠,你的坐骑怎么不好好在你胯下服务你,却任它跑来肆虐?文殊一语道破天机:“悟空,他不曾走,他是佛旨差来的。”

各位观众,你没看错,这只祸乱乌鸡国三年的妖怪,竟然是如来差遣来的,是不是很崩溃?且慢,更崩溃的在后头:如来为什么吃饱了撑着派狮子来作恶?且听文殊道出:“当初这乌鸡国王,好善斋僧,佛差我来度他归西,早证金身罗汉。因是不可原身相见,变做一种凡僧,问他化些斋供。被吾几句言语相难,他不识我是个好人,把我一条绳捆了,送在那御水河中,浸了我三日三夜。多亏六甲金身救我归西,奏与如来,如来将此怪令到此处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报吾三日水灾之恨。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Oh,My Fod! 从文殊这段话,我们可以得知:第一,乌鸡国王是个好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好,已到了可以积分入西天户口的级别了;第二,文殊菩萨不是一个好的CHO(人事总监),人家都够格当罗汉了,你还来“几句言语相难”,这是要闹哪样呢?第三,西天睚眦必报,且加倍执行“以眼还眼”的法律原则,浸你三天,还他三年。

在整件事情中,乌鸡国王如果真有罪错,也就是“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多再加一个“滥用暴力刑罚罪”。问题是,一个都可以当罗汉的善人,得受到多大的欺辱,才会这样使用暴力?再分析下去,事情就更奇怪了:按文殊的法力,就算变成凡僧,至于就被凡人凡绳捆了浸到御水河里三日三夜都逃不脱吗?还有,全宇宙最具大慈悲心的如来,何以只听文殊一面之词便对一个凡间国王实施如此残酷报复?

综合以上种种,以常理推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从一开始,如来就不是真的要请乌鸡国王来当罗汉。要知道,乌鸡国是西游必经之路,如来观音为了凑足所谓的八十一难,必定绞尽脑汁充分收集西游路上的万物众生来当游戏素材。而乌鸡国王很不幸走狗屎运,被西天选中。但是,无缘无故派一头狮子把一个无辜的国王杀了取而代之,被三界得知,再NB的宇宙真理都解释不过去。所以,派文殊去“度他归西”云云,就成了幌子——真相是:文殊是去故意找茬的!他凭三寸不烂之舌,极尽羞辱之能事,就是要乌鸡国王动怒,使用暴力对他,然后再“狮”出有名,顺便贩卖“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的因果报应论。

得窥真相之后,我们回头再看,表面上,文殊菩萨和乌鸡国王都受过水刑,其惨酷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时间上,文殊只是被浸了三日三夜。如果是凡人,被浸上这么称时间,皮肤先是皱缩,后会浮肿甚至糜烂,体温会逐渐下降,过程痛苦不堪,最后极有可能冻饿而死。但是,文殊是菩萨,法力无边,这点刑罚对他来说就相当于洗个澡。但是,乌鸡国王就不同了。首先,他是被推下井淹死的。在那深井之中的挣扎、绝望,到最后的窒息而亡,其痛苦过程难以言表。最后,人一死,一了百了,本来就算解脱了。可是,从他托梦唐僧来看,他死后这三年,应该是“水下有知”的。既然灵魂尚有意识,那么,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眼睁睁看着后宫、江山被妖所占,太子认妖作父,却徒唤奈何——如此折磨,才是最难以忍受的心灵酷刑!

有人说了,那他最后不是被救活了吗?后宫、太子、江山等,佛不是把一切都还给他了吗?恰恰在这结局上,我们可以再次看出,西天在设计西游这盘棋时,那种草菅人命的歹毒之处。

且看,乌鸡国王托梦唐僧,道明冤屈时,唐僧曾问他:“你何不在阴司阎王处具告,把你的屈情伸诉伸诉?”国王答道:“他的神通广大,官吏情熟,都城隍常与他会酒,海龙王尽与他有亲,东岳天齐是他的好朋友,十代阎罗是他的异兄弟。因此这般,我也无门投告。”瞧见没,这畜生的主子,在西天跟分管地狱的地藏王菩萨平级,也是常委级的,而且还是“奉佛旨”作恶的,去哪告去?

那么,乌鸡国王的魂魄又怎么能来找唐僧托梦呢?当唐僧也有些疑问时,他说:“师父啊,我这一点冤魂,怎敢上你的门来?山门前有那护法诸天、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紧随鞍马。却才被夜游神一阵神风,把我送将进来,他说我三年水灾该满,着我来拜谒师父……”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夜游神之助,乌鸡国王若擅自“上访”,肯定会被众神截访,面临被送下地狱劳教的厄运,谈何报仇?

夜游神何许人也?也就是一个“中国梦办公室”主任,撑死了算股级。一个基层公务神,怎么有如此胆量及能耐插手此事?还用问吗,当然还是“奉佛旨”了。若非佛差他前来,他怎么可能知道乌鸡国王“三年水灾该满”?给他个狮子胆,他都不敢。

也就是说,先派文殊惹怒乌鸡国王,逼他“激情犯罪”;再以惩罚为由,施以三年水刑;最后派夜游神引他托梦唐僧,让取经团队救他。如此折腾,只是为了给唐僧增加一难。而无辜的国王,三年受刑之苦,死去活来,妻离子散,干佛底事?

打个五毛钱的赌:信不信此事过后,乌鸡国王对如来、文殊还是感恩戴德,并且下旨曰:“今后谁骂我佛如来,视同骂我再生父母,以欺君之罪论处!”

(责任编辑:杨光)

阅读(0) 评论 4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