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唐僧

—— 西游解毒之西游情欲观

余少镭 2013年5月27日 16:14

《西游记》里的妖怪,出场任务,基本上都是为了破坏东土西化的革命事业。他们所采取的方式,除个别有点创意之外,大部分都落入两个俗套:一是想吃唐僧,一是想上唐僧。

食色性也,这话用在妖身上也合适。想吃唐僧,是为食;想上唐僧,是为色。但不管为食为色,终极目标其实都一样:长生不老。因为,唐僧身上的肉,还有身体深处的“元阳”(作者注:胶原蛋白古称),是三界中绝对无污染的绿色补品,藏有抗拒衰老和死亡的DNA密码。

直奔着肉唐僧去的,是妖精中的吃货;冲着胶原蛋白去的,那才是有品味有情操有追求的妖精。

(图注:张纪中版《西游记》剧照;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调情高手蝎子精

上篇说过,西行路上,最饥渴最急色的女人是西梁女国的国王。但紧接着她登场的蝎子精,显然比女王更懂调情。

第五十五回《色邪淫戏唐三藏,性正修持不坏身》,唐僧好不容易摆脱了女国王的纠缠,立马又被那蝎子精抓到毒敌山琵琶洞里。这蝎子精也不急,她先端出人肉馅荤馍馍和邓沙馅素馍馍给唐僧挑,唐僧当然说他只吃素馍馍了,于是,接下来,就有一段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描写:

“那怪将一个素馍馍劈破,递与三藏。三藏将个荤馍馍囫囵递与女怪。女怪笑道:‘御弟,你怎么不劈破与我?’三藏合掌道:‘我出家人,不敢破荤。’那女怪道:‘你出家人不敢破荤,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邓沙馅?’三藏道:‘水高船去急,沙陷马行迟。’行者在格子眼听两个言语相攀,恐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

笔者愚钝,初读西游,再读西游,只知道这段话里面有玄机,却不知为何唐僧只是跟妖精深入探讨吃荤吃素的问题,悟空就“恐怕师父乱了真性”?

经网上高人指点,才知道“吃水高”乃“吃水糕”谐音,水糕是一种面点,圆的,中间点有一樱桃红,形像女性乳房,所以,“吃水糕”在民间俚语里特有所指;而“邓沙馅”则是即豆沙馅,蝎子精将豆沙馍馍掰开给唐僧吃,性意味明显。面对蝎子精的言语调戏,唐僧的回答也开始玩暧昧了,悟空才怕唐僧把持不住。

性兴正隆的言语前戏,无端被孙猴子横插一棒,蝎子精恶向肉边生,用毒钩将猴子头皮扎伤,猴子败走。这下子,她无暇再玩前戏,叫小妖把前后门关了,再“将卧房收拾齐整,掌烛焚香,请唐御弟来,我与他交欢”。接下来,便是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

“那女怪,活泼泼,春意无边;这长老,死丁丁,禅机有在。一个似软玉温香,一个如死灰槁木。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这一个,束偏衫,丹心耿耿。那个要贴胸交股和鸾凤,这个要画壁归山访达摩。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衽,紧藏了糙肉粗皮。女怪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唐僧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那个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这个道:‘贫僧不是月阇黎。’女怪道:‘我美若西施还袅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女怪道:‘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僧道:‘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与你这粉骷髅……’”

两个口炮党,到深夜还是停留在嘴交上。蝎子精无法霸王硬上弓,恼羞成怒,只好叫小妖把唐僧“捆得象个猱师模样”。

执着追求性爱的蝎子精,最后得不到唐僧的胶原蛋白,被从天上来到人间的鸡叫死,又被猪八戒一顿钉钯,捣作一团蛋白,可称为爱粉身碎骨。不知以蛋白形态存在的她,是否会后悔。

情调达人老鼠精

同样是想上唐僧,跟流于恶俗的毒敌山琵琶洞蝎子精相比,第八十二回陷空山无底洞的老鼠精,就是一个颇讲情调的妖精了。

且看她的美貌:“发盘云髻似堆鸦,身着绿绒花比甲。一对金莲刚半折,十指如同春笋发。团团粉面若银盆,朱唇一似樱桃滑。端端正正美人姿,月里嫦娥还喜恰。”

这位鼠御姐设计拿了唐御弟,也不急着上,同样也是办了一桌菜肴,想与唐御弟先“酌酌”。跟蝎子精只有一荤一素两种包子不同的是,老鼠善于“拿来”,所以她所排办的那桌菜肴就丰盛多了,据围观整个过程的余先生数了一下,共有十八种时新果子,二十道美味菜肴,烹饪手法则京川粤味俱全。如此诚意,搞得唐御弟也不好过分却情,甚至“娘子”前“娘子”后的叫得嘴流蜜。

眼看“长老”跟“娘子”就要开宴,又被孙猴子变的老鹰给搅局了。不过,鼠御姐的性致,并不因老鹰搅局而有稍减,当唐御弟依照悟空之计,骗她先游园散心时,她也就毫无防备地挽着唐御弟的手,跟他浪漫地游园了。

诸位,在痴情男女无法随意开房的年代,游园啊,游园,多少嘿咻假汝之名而进行。偏偏那无底洞里面的花园,又是一个比苏州四大园林更精致、更有情调的所在。良辰美景,不发生点什么,怎么对得起千年修行?

且看那唐御弟跟鼠御姐到了花园之外,鼠御姐悄语低声叫道:“妙人哥哥,这里耍耍,真可散心释闷。”唐御弟也就不客气了,“与他携手相挽,同入园内”——又叫娘子又携手啊哥哥,这位鼠御姐,应该是西游路上最有艳福的女妖了。虽然还是取不到胶原蛋白,毕竟尝过了唐御弟的甜言蜜语,也不枉被佛道两家拿来当实验大白鼠了。

最后,她中了唐御弟的美男计,把孙猴子变成的红桃咽下去,功亏一篑,诠释了“爱情让人变傻”这句至理名言,人妖皆逃不脱。

死得很惨的女文精

西游路上,想上唐僧的女妖中,有一位常被人忽略,连电视剧都没她份的,那就是深藏功与名的美女妖精——杏仙。

杏仙之美,有书为证:“青姿妆翡翠,丹脸赛胭脂。星眼光还彩,蛾眉秀又齐。下衬一条五色梅浅红裙子,上穿一件烟里火比甲轻衣。弓鞋弯凤嘴,绫袜锦拖泥。妖娆娇似天台女,不亚当年俏妲姬。”(作者注:第六十四回《荆棘岭悟能努力,木仙庵三藏谈诗》)

这位杏仙,还有那几位跟她作伴的桧、柏、松、竹、枫等成精的植物们,可能是西游路上最另类的妖精。另类在哪里?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腹诗书的老妖精,将唐僧掳到木仙庵的目的,刚开始仅仅是为了跟他“会友谈诗,消遣情怀”,唐僧也就放松警惕,跟他们联诗作对起来。但是,杏仙对诗人唐三藏的一见钟情,使得故事急转直下。

杏仙不仅长得美,行步举止,更充分体现了有教养、高素质的淑女形象:“斟了茶,那女子微露春葱,捧磁盂先奉三藏,次奉四老,然后一盏,自取而陪。”如此典雅高贵,是再多的爱玛仕再多的玛莎拉蒂都堆砌不来的。千不该万不该,芳华绝代的杏仙,不该在听到四老将唐僧的“前诗后诗并禅法论”宣了一遍之后,起了爱慕之心,并卖弄诗才吸引唐僧。

“上盖留名汉武王,周时孔子立坛场。董仙爱我成林积,孙楚曾怜寒食香。雨润红姿娇且嫩,烟蒸翠色显还藏。自知过熟微酸意,落处年年伴麦场。”

杏仙这首即席奉和诗作,确是出手不凡。前四句用了四个典故,道出杏树自古就跟圣贤捆绑扬名;后四句是典型的自我品牌宣传,“雨润红姿娇且嫩”一句,已是“赤果果”的诱惑+挑逗。所以,当她诗兴大发之后,要唐僧“赐教一阕”时,唐僧不敢答应。这时候,女诗妖已按捺不住,发动肉弹攻势:

“那女子渐有见爱之情,挨挨轧轧,渐近坐边,低声悄语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几何?’”这就直接约炮了。可惜“耍子”一出,如从天上一下跌落人间,睁眼一看,还是成都郊区,唐僧当然不从了。

跟擅长打架的其他科妖怪不同,文科妖之怒,最多就是变身为口炮党——四老所带的鬼使,倒是长得挺吓人的,最后见唐僧不从,放出一句最狠的话来:“若是我们发起村野之性,还把你摄了去,教你和尚不得做,老婆不得娶,却不枉为人一世也?”

就这么几句连小孩都吓不了的话,阅妖无数的唐僧,竟也“止不住眼中堕泪”。这时杏仙见有机可趁,“陪着笑,挨至身边,翠袖中取出一个蜜合绫汗巾与他揩泪,道:‘佳客勿得烦恼,我与你倚玉偎香,耍子去来。’”这下子,连唐僧都勇敢起来了,“长老咄的一声吆喝,跳起身来就走”。

其实,杏仙对唐僧的感情,应该是西游路上最趋近于纯爱的感情。因为她没想着长生不老,完全是在诗文上跟唐僧惺惺相惜。

借谈诗之名骚扰异性,此乃古今男诗人套路,不成想,一个女诗妖,也借诗骚扰帅哥。但她一无背景,二无法力,结局只能是死得很惨了,还连累了她的那几位诗社成员们——树身被猪八戒一顿钉钯,三五长嘴,连拱带筑,挥倒在地,“果然那根下俱鲜血淋漓”。

这故事告诉我们,你若没啥背景,就别学人家写诗了,否则,纵做鬼,也不幸。

非美不可的妖精

小时候看西游,不明白为什么男妖怪都长得那么吓人,女妖精却都那么美。现在想来,答案其实很简单:修炼千年的妖怪们,既然能随心所欲地变身,那么,按最佳比例塑身,对他们来说,比现在倒模成批量生产充气林志玲还简单——而且还一次韩国都不用去。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个个都是魔鬼身材、天使脸孔的原因。

相对那些男妖怪们的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女妖精们的美丽性感,才是天下无敌的法力。连孙悟空在花果山当猴妖时,想吃人,也要“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因为这样最省事,男人自动上钩,有可能临死时还沉醉在性福之中,没有恐惧的人肉,才不会变酸。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跟女妖精食人之外还喜欢取“胶原蛋白”有关。试想,如果妖精个个都跟母夜叉一样,抓来的男人,不吓死也得阳萎,那还怎么个取精法?

现实中的男人,喜欢的是采阴补阳;三界中的妖精,怎么就不可以采阳补阴?

可惜,西游路上的超级女妖,虽然想上就上,却没有一个能笑到最后。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47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