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兵,法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研究领域为宪法、行政诉讼法。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美国陪审制度衰落后的司法噩梦

《美国法政观察》之五

何兵 11月16日 10:47

【一、赞歌与咒语】

许多伟大的人物,真情地赞美过陪审制。因为我想考察托克维尔曾经考察过的事物,观察180年来美国社会的演变,先倾听下他的赞美词:

陪审制度首先是一种政治制度,应当把它看成是人民主权的一种形式。当人民的主权被推翻时,就要把陪审制度丢到九霄云外。

表面上看来似乎限制了司法权的陪审制度,实际上却在加强司法权的力量;其他任何国家的法官,都没有人民分享法官权力国家的法官,强大有力。[1]

托克维尔在美国仅考察九个月,《论美国的民主》出版时,不过三十岁。一个年青人,有如此的远见卓识,我觉得和他曾重点考察美国的司法和监狱有关。医生诊病,时常依据病人的排泄物,小便和大便。诊断社会也要检验它的排水管道,监狱和囚犯。应当从一个社会的黑洞监狱,去验证这个社会,验证它的宪法。这不是心地阴暗,而是防止穷人披上皮袍,冒充地主。

对于陪审,除了赞歌,还有咒语。

托克维尔著作问世36年后,美国小说家马克吐温在《苦行记》中,记录了弗吉尼亚的一桩谋杀案。案件证据确凿,陪审团竟作出无罪判决。马克吐温破口大骂:“这种陪审制度禁绝智慧与诚实,奖赏无知、愚蠢和伪证……在一块自诩一切公民均享有平等、自由的土地上,对一些人滥施恩惠,而对一些人却肆意伤害,这是正确的吗?”

陪审团还是美国国父们发动独立战争的理由。在《独立宣言》中,国父们指责乔治三世:“在许多案件中,剥夺了我们要求陪审的权利。”

我之所以研究美国陪审团,是发现美国将220万国民囚在监狱,国民监禁率是世界平均数的五倍。这不仅让我吃惊,简直让我入迷。众目睽睽之下,检察官和法官们,是如何干成这件惊天大事?美国学者称为“无人面对的人权噩梦(Human Right Nightmare)”我首先疑心,自由的堡垒陪审团,肯定被摧毁了。

【二、日暮途穷的陪审团】

果不其然。国父们用鲜血换来的制度珍宝,几十年来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2011年,佛罗里达州律协主席唐斯(Downs)组织一个资深律师和法官的委员会,专调研美国陪审团的衰落,形成30余页的《陪审团审判衰落研究》(Study the Decline in Jury Trial):

1962年,联邦法院系统处理50320件民事案件,其中5802件经过陪审,占11.5%。2002年,处理民案258876件,4569件经过陪审,降至1.8%,1962年,联邦法院处理刑案33110件,5097件经过陪审,占15%。2002年,76827件刑案中,3574件经过陪审,降至4.7%。

依据报告,四十年间,联邦民事案件上升五倍,陪审绝对数下降1000多件。刑事案件上升二倍多,陪审绝对数下降1500多件。[2]

美国全国州法院服务中心前主任明斯特曼(Thomas Munsterman)给出了十三个州的重罪陪审数据。1976年,5.2%的重罪案件由陪审团审理,2002年,这一数据降到2.2%。威斯康星州数据表明,2003年,1.04%的刑事和0.53%的民事案件,经过陪审。2012年,1.25%的刑事和0.23%的民事案件经过陪审。[3]

不仅陪审团少见,法官也琵琶犹抱,很少开庭。1962年,联邦地区法官人均年开庭39次,到2002年,降到13.2次。平均每月开一次庭。每位法官,每年花在开庭的时间,不足300小时。[4]

法官不开庭,律师没庭开。弄得法官不像法官,律师不像律师。一位律师,半夜忽然心中犯疑:七八年没开庭,我还算律师吗?

【三、身怀利器的检察官】

国际“人权观察”组织,总部在纽约,在世界范围内推进人权。2013年,他们公开了一份长达82页的调查报告《无法拒绝的出价:美国联邦检察官如何强迫毒品犯认罪?》。报告依据美国量刑委员会公开的材料,以确凿的证据,揭开了美国检察官的真面。[5]

美国属于重刑主义国家,前几任总统皆以“硬汉”自榜奥巴马比较温情。刑法不仅狠,而且荒唐到不可思议。法官不得低于最低标准量刑,但检察官可以在标准之下,与被告达成形形色色的交易法律是门好生意。被告只要接受检察官的出价(Offer),放弃开庭,检察官可以变通起诉,让被告获得较轻处罚。

检察官要想做好这门生意,必须重刑在手,武装起来。如果刑罚都在三年以下,检察官没本钱,被告没劲头。若想生意兴隆,最好是“抗拒从严,加你十年”。国会果然如愿,出台诸多“上不封顶,下有保底”条款。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以下是“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

1.案涉最低量刑的毒品犯,请求庭审的案犯比接受交易的罪犯,量刑多11年。

2.案涉最低量刑但无前科的毒品犯不涉武器,请求庭审的案犯所获刑期,是接受交易案犯的两倍。(117.6个月对59.5个月)

3.有前科的涉毒犯,请求庭审所获刑期,是接收交易的8.4倍。接受交易的案犯中,只有23.6%被追究前科,76.4%不追究。请求庭审的案犯,72.3%被追究前科,27.7%不追究。

4.涉及武器的毒品犯,请求庭审的案犯,受到多项罪名指控的可能性,是接受交易案犯的2.5倍。2004年,一位22岁无犯罪记录的青年,因为拥有毒品并试图出售(拥有武器,没有使用),因为不接受交易,被判四十年。其中三十年,因为拥有武器。[6]

案例:2005年,艾弗里拥有并试图出售50克毒品,最低量刑标准十年。她拒绝和检察官交易,因为给出的交易条件也不少于十年。结果检察官以艾弗里有两次前科,请求最高量刑。她被判终生监禁,不得假释,只有老死监狱。接受人权观察组织调查时,她说,她此前三次拥有毒品总量,不过100克,当时受到的处罚是社区监管(community supervision)。这样的前科,检察官可以不追究。当人权观察组织问检察官:她被判终生监禁,是否公平?检察官拒绝评论。[7]

【四、法官是朵云,检察官才是爷】

强制最低量刑的法律经常是十年以上,使法官丧失了裁量权。大量案件量刑权,从法官手中实质性地缴获给检察官。检察官们爱憎分明,大获其胜。血淋淋的事实,一再教育被告:请求审判,牢底坐穿。虽然宪法是立国的柱石,民权的圣经,但并不能阳光普照。至少对于被迫放弃宪法权利的被告而言:宪法是张纸,法官是朵云,检察官才是爷!

检察官们泰山压顶。2012年,联邦涉毒犯,与检方达成交易的,人均获刑5年4个月。要求开庭审判的,人均获刑16年。[8]被告们望风披靡。法庭之外,生意兴隆通四海。以下数据,反映涉毒案件接受交易和请求审判之间的时间演变:

1980年68.9%交易,31.1%审判;1990年78.4%交易,21.8%审判;2000年,94.5%交易,5.5%审判;2010年,96.9%交易,3.3%审判。[9]

美国的检察官们,不仅把陪审玩废了,还把法官的庭审玩废了,真是太神奇。只听得大法官肯尼迪有气无力地抱怨:“将量刑的裁量权从法官手中,转移到检察官助理通常比被告还年轻手中,是误导。”[10]不知他是否回味起托克维尔的判断:与人民分享司法权国家的法官,权威最大。

我们安徽话说:杀猪杀出屎,各有各杀法。学者称为“目的论”。美国法官不开庭,法院像个交易所,这也无所谓。关键是,法院能否公正高效地处理案件?

美国联邦资深法官杰德拉科夫,201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最近在美国法律界热议。拉科夫法官,现年72岁,哈佛法学院毕业。执业律师多年,曾任七年联邦检察官,1995年,经克林顿提名为联邦法官。2014年,入选《财富》杂志世界50位最有力量的领导者,是美国法律界名符其实的道里高手。文章的题目叫“无辜的人,为什么认罪?”

今天美国的刑事司法,与国父们当年设想的,与影视节目中宣扬的,与美国民众确信的,面目全非。对于美国国父们而言,陪审是司法的核心元素,不仅用来发现真相、追求公正,更是防止暴政的盾牌。

宪法第六修正案所赋予的“所有刑事被告,享有请求快速和公开审判的权利,享有公正陪审的权利”,宪法赋予被告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这些都是浮云(mirage)。实际上,我们的刑事司法系统,几乎完全是一种失去法官监督的闭门交易。最终结果,主要由检察官自己决定。辩诉交易在许多国家,被视作“魔鬼的交易”,在美国却成了常态。220万人身陷大牢,其中200多万人是因为辩诉交易!检察官们控制着交易,还有效地控制了刑期。

究竟有多少无辜的被告,被迫认罪?一些犯罪学家深入研究的结果是,占在押犯人的2-8%。拉科夫法官认为,最低也有两万多无辜的人,被逼认罪,锒铛入狱。[11]

以下是美国“洗冤者行动”组织公布的案例:

检察官对比文斯和迪克逊两人,以请求判决死刑相威胁。两人被迫自认,1979年在密西西比,犯下强奸和杀人重罪,并指证另一位无辜的人鲁芬,两人被判终生监禁。2010年DNA验证,三人是无辜的,但迪克逊和鲁芬,已冤死狱中。

布拉福德承认杀人,并指认三名共同被告,从而获得十二年的量刑。服刑六年后,DNA检测证实他和三名共同被告是无辜的。布拉福德说,检察官以终生监禁威胁他,逼他认罪并指证其他三人。[12]

美国检察官,不打你,不骂你,他们用死刑,吓死你。

【五、民主国家,并不总在进步】

民主制度,并不能一劳永逸地克服专制和暴政。专制和暴政,完全可能在不经意地,在民主国家,在一些领域长期地复辟,以民主的面目再现暴政。民主国家的自由和人权,并非永远在进步之中。当多数人拥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多数人暴政”可能在多数人自我喝彩声中,改头换面,润物无声地降临。托克维尔说:“我最担心于美国的,并不在于它推行极端的民主,而在于它反对暴政的措施太少了。”[13]

无论在美国的民事还是刑事审判中,作为反暴政措施的陪审团,已经奄奄一息。职业检察官和法官,实质上垄断了审判权,普通人民的审判权,日暮途穷。法官和检察们,心地冷酷,此乃职业使然。他们对普通人民的疾苦,麻木不仁。与此伴生的是,220万美国人正在监狱服刑,2000万人有过重罪记录,600万被剥夺选举权!虽然一部分学者和法官开始揭露丑闻,但温和的改革方案刚刚提出,检察官们就已放言抵制。由检察官而不是法官控制刑事司法,这种怪异的现象,我以为只发生在中国,没想到还发生在美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究其原因,除了自由的堡垒陪审团被摧毁外,美国刑法上采重刑主义,民事上人民有健讼之风,诉讼法上又采司法中心主义立案登记制。重刑主义导致检察官一方面大权在握,一方面焦头烂额,忙于销案;立案登记制又导致法官焦头烂额,忙于销案。任何一个司法系统,都有其客观容量。超过容量,系统就要崩溃。宪法赋予的权利,必然徒有虚名。一位醒悟的被告曾电话律师:如果我组织几千甚至几十万被告,拒绝辩诉交易,主张宪法权利,司法系统是不是崩溃?[14]

此外,美国陪审团制度,人员过多通常12人,程序过于务虚,繁文缛节,费时费钱。陪审团没有量刑权,对检察官、法官们滥用刑罚,束手无策。不像大陆法系,陪审员既决定事实,也决定法律,彻底分享职业法官的司法权。美国律师,计时收费,导致不良律师,滥用程序。一场刑事审判,通常要两三天。开庭费用,数万美元,远不如大陆法系的参审制便捷。但要让自负的美国人民相信,自己的祖宗家法,不如别人的灵光,比登天还难。目前,美国总统和国会,信誓旦旦地要改革刑事司法。奥巴马并已采取紧急措施,提前释放6000名非暴力罪法,最终释放4万左右。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陪审团短期内,难以重振雄风。对于这个十世单传的婴儿,我相信美国人民会抱残守缺,搂于怀中。抚爱着他的面颊,听着他的啼声,并在嘤嘤的啼声中,含泪缅怀祖先的光辉业绩。

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

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

【文中注释】

[1]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商务印书馆,页311-319。

[2]MayanneDowns:Reportofthespecialcommitteetostudythedeclineinjurytrials.Dec2011.https://www.floridabar.org/TFB/TFBResources.nsf/Attachments/2CC9BF48C4496442852579950050E988/$FILE/final%20report%20jury%20special.pdf?OpenElement

[3]ThomasMunsterman:Thevanishingtrial?http://www.ncsc-jurystudies.org/~/media/Microsites/Files/CJS/Jury%20News/THE%20VANISHING%20TRIAL.ashx。威斯康新州数据见Trendsincivilandcriminalcases,Wisconsin2003-2012.http://www.wisbar.org/NewsPublications/RotundaReport/Pages/Article.aspx?ArticleID=11435

[4]NeilEllis:Thevanishingjury:Alawyer’slament.TheAmericanInterest,Jan1,2008.http://www.the-american-interest.com/2008/01/01/a-lawyers-lament/

[5]An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toPleadGuilty

[6]HumanRightWatch:”An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topleadguilty.Dec5,2013.P5,7.https://www.hrw.org/report/2013/12/05/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plead

[7]HumanRightWatch:”An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topleadguilty.Dec5,2013.P7.https://www.hrw.org/report/2013/12/05/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plead

[8]JedS.Rakoff:Whyinnocentproplepleadguilty?.Nov20,2014.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4/nov/20/why-innocent-people-plead-guilty/

[9]HumanRightWatch:”An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topleadguilty.Dec5,2013.P22-23.https://www.hrw.org/report/2013/12/05/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plead

[10]HumanRightWatch:”An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topleadguilty.Dec5,2013.P23.https://www.hrw.org/report/2013/12/05/offer-you-cant-refuse/how-us-federal-prosecutors-force-drug-defendants-plead

[11]JedS.Rakoff:Whyinnocentproplepleadguilty?.Nov20,2014.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4/nov/20/why-innocent-people-plead-guilty/

[12]InnocenceProject:Whentheinnocentpleadguilty.Jan26,2009.http://www.innocenceproject.org/news-events-exonerations/when-the-innocent-plead-guilty

[13]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商务印书馆,页289-290。

[14]MichelleAlexander:Gototrial:crashthejusticesystem.Mar10,2012.http://www.nytimes.com/2012/03/11/opinion/sunday/go-to-trial-crash-the-justice-system.html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身中一刀)

阅读(0) 评论 255

精华评论

向上